Vanessa

一個堅持寫作的人。

正能量之於無限滋長的怨念

發布於

這幾天工作忙碌的時候,經常會看到這樣螢幕裡的自己,彷彿是另外獨立出來的工作角色,可以很快接話給回饋,但座位上的自己早在盤算下一件事、下下件要做什麼,表情冷靜,偶爾要釋放禮貌的微笑,總之,很需要分心的思考,才能活過一場場會議。

想起朋友 S 的寓言,在一家十分重視人際關係的企業,每個人都有強烈的使命感,樂於為彼此補位,所謂工作不只是為了工作,公司的夥伴就像家人一樣,在乎彼此的感受,也召喚個人的自我實現。

社會太需要這樣激勵人心的故事,需要讓個人有參照的職涯成長樣本,需要讓企業相信,團隊文化仍然有長期養成的必要,有些事慢歸慢,但他會對每一個人、對組織將往哪裡去,產生巨大的影響。

即便如此,但還是有人不快樂。即便答案如此顯而易見,還是有人對這樣的用心良苦無感。


對此他必須拉開距離來看,在宏大的願景、愉快的演員們幕後,一齣齣細心準備的劇本,人們是為何而排練,又演給了誰看,有人轉身看到那些觀眾的表情了嗎?

在一連串社會期望與自我督促下,很多終究是要自己負起責任的,沒有冒犯誰,為什麼會有這些詭異的感覺?最好是先誠實面對自己吧。我希望你可以痛苦的成長著,但是否因此要長期的不自在,我不確定,你是直視現實的人,即便身處理想的粉紅泡泡也是如此。


有一點倒是別誤解了。有時我沒說,不表示我自認沒有能力說。


我只是


懶,OK?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