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essa

一個堅持寫作的人。

正常之上,反常之下

發布於
好久沒隨心所欲地寫文了,這次認真地面對自己的感受吧

生活中有很多我們早已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做人有禮貌是基本,在職場要遵從上司管理,在考場要依照考試規則安排,競爭中有輸有贏。

有一些更精確來說,比較像是是一種信念,相信人出發點是善良的,相信努力終將有回報,相信負面情緒是可以透過轉念改善的。

正常之上

於是,對於那些堅守著某些念頭不放,甚至拿著更多懷疑糾結的想法纏著自己的腦袋時,旁觀想安慰的朋友,起初會帶點同情,希望他不要這麼苛責自己,哎呀你仔細看看,你也沒自己想像的那麼糟糕,會不會太誇大了

這串想法稍稍解開一些縫隙,至少認知到不要這麼全盤接受負面的質疑,但回到日常又遭遇點小挫折時,自我反對的聲音再起,好似從沒痊癒過,心裡只惦記著失敗的次數,就足以推翻這些年已有的累積

太少了,他想,以轉化率來說,以對策略和資源的投注程度來說,現在的結果仍然十分不滿意。後來那些朋友也都不知怎麼說才好了,變成一種比氣長的遊戲,熬過就能見天明,在此前的等待請不要忍不住想太多。

還好有黑夜和白日呢,歸零死過又重新開始的循環,昨天覺得就要放棄的時候,隔日充電精神後又能審視一下這機會。

重點是你想不想,沒有應不應該,最近我常這樣提醒自己。

直到某通電話早晨忽然打來,對方確認了我之前不回應的原因後,重新確認了接下來的時限和規範,只是有句話聽起來有點刺耳,「既然不申請了那就和大家一樣 OOO」

嗯?難道我原本申請的是比正常人更多一些的待遇嗎?掛掉後我有了這種疑惑,我本該生氣的,但還好我沒有吧。

要知道,那些外表自信淡定,看似可以果斷迎接一切的人,也都有能力侷限、一時錯愕的時候,我不想再這麼生氣,因為不值得氣周邊的人或怨嘆社會,更不值得把怒氣發揮在自己身上。


反常之下

關於不安全感。最近複習溝通表達課,會談到在人際矛盾衝突時,有時想擺平紛爭或試圖降低情緒化氛圍的人,會忍不住說一句:「你先冷靜一下」

結果對方反而更生氣。哈,你有什麼資格?你最理性你最冷靜 OK?

會不會同理也是這樣,「你會這樣表現似乎反映某種不安全感?」如果你被這樣說,你的念頭會是?

防衛性很強的人,或許真的就會下意識要反對這句話,你才沒安全感,還有幹麻要追求安全感。以前我被問個走心問題什麼這樣你快樂嗎,我也是愣住,我沒有要追求快樂啊?

比較開放心態的人,大概可以放鬆下來好好檢視自己當下反應的原因,會不會連結到某些特殊經驗,是不是可以在人際互動上做得更好,至少也是讓旁人舒服的互動方式。


這世界的運作邏輯,有時我從旁理解來看,有時覺得有趣,有時也格外疏離。好像我們活到某些追求成長的年齡階段時,就愈來愈活出一個中庸樣子,你想做自己很 OK?但社會有社會對你的期待,不要太超過,對人好一點。

每個人都可以活出獨特的自己,但我們也希望你討人喜愛。

你不想這樣做?


那你有苦頭吃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