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essa

一個堅持寫作的人。

感受經濟學 06|在交友軟體來一場快閃約會

發布於
今天來聊聊交友 / 約會軟體的體驗,最受歡迎的就是 Tinder 了!

感謝 @由羽禾 的建議,從本期開始會多補充一些對案例的個人想法~

〖趨勢〗

線上交友的伴侶已成主流選項

交友軟體的需求,最早源自同性戀族群難以在日常生活尋找伴侶,而透過 App 定位功能,尋找所在位置附近的對象。自從 2012 年 Tinder 推出後,迅速成為無論哪種性傾向的大眾,都愛用的交友軟體,推薦看看這部影片,用縮時動態記錄了 Tinder 月活躍用戶在全球的壟斷地位。雖然 Tinder 難免還是給人約炮用的印象,不過現今在看待交友軟體已經比較平常心了。(下面那個趨勢線像毛毛蟲的圖表,就可以看出靠線上交友找另一半的比例,已經大幅超越傳統的認識管道啦)

PNAS

在非異性戀族群更受歡迎

從美國民調來看,使用線上約會網站或交友軟體的人以 18 ~ 29 歲的年輕族群為主,而相比之下,同性戀與雙性戀的族群使用率更高,且其中有 21% 的人表示曾由此進一步交往或結婚。

為了研究這個題目,我自己也實際用了 Tinder 和美國第二大的交友軟體 Bumble。Tinder 不虧是用戶量最多的,我好像用不到五分鐘就得到超過百位右滑我了吧 XD 喔對了,科普一下,用左右滑表達喜好的方式,是因為想找 Mr. right(最適合自己的人)就用手指滑向右邊,反之就是左邊。

然後不意外的是,Tinder 男性居多,鼓勵女性更積極獨立的 Bumble 則是較容易滑到女性。Bumble 的創辦人 Whitney Wolfe Herd 就曾是 Tinder 的共同創辦人,希望解決交友軟體長期以來對女性的騷擾等惡意問題,這其中的創業故事又是另一個有趣的話題了。


若即若離的戀愛關係

排斥交友軟體的人,傾向覺得線上交友沒辦法好好認識彼此,都是看外表啦!(欸好像也真的是這樣)但對於社交圈小、不擅交友的人來說,要在日常生活認識新對象確實有難度。我覺得真實的痛點是存在的,交友軟體某方面來說,是擴大觸及對象的「池子」,在碰到有緣往下發展的之前,首先要見過夠多的人吧!

另外一個革新是,年輕世代可能很難想像傳統的相親網站有多麻煩,要填超多個人資料,從個人職業、身高體重,到年薪、對生兒育女的期望、信仰、興趣與抽菸癖好等等都要填,我之前試過,填不到一半就放棄。

Tinder 從註冊開始就十分方便,只要交姓名、年齡、性傾向和幾張照片,就可以開始滑滑滑了。也因為資訊呈現變得很簡便,開始有不少網站文章鑽研「交友軟體文案術」,如何在 bio 前三行勾引對方的注意力,甚至哪些照片的外型、肢體動作更吸引人。

從更大的趨勢來看,隨時能上線交友,也表示隨時能想離開就走,人們可以不用再這麼嚴肅的看待一段關係,強調忠誠關係、首次約會的浪漫相遇,這類重要性或許正在降低。而以外在第一印象,迅速決定接下來有沒有必要繼續認識彼此。


〖案例〗

找飯友、找人脈、找閨蜜都可以

如今交友軟體促成了更多跨國情侶,在世界各地也各有流行的 App。不過更重要的意義是,使用交友軟體的意義也拓寬了,除了配對約會對象,也可以是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例如台灣有 Eatgether 以約吃飯聚餐來交友。

在 Bumble 一開始用就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交友模式,也會依此推薦相同目的的對象,為了解決兩人起初不知道聊什麼的尷尬場面,Bumble 也有破冰遊戲,用兩人同時回答小問題的遊戲,幫助更熟悉彼此。

更透明、安心的交友體驗

為了解決詐騙、頻繁訊息騷擾的問題,目前交友軟體也會有實名認證或舉報的功能。比如 Tinder 是透過用戶拍指定姿勢的照片,驗證是否為本人使用,驗證成功後就會有藍勾勾。而相較 Tinder 只有照片和短短的幾行字供判斷,Bumble 也會建議用戶運用更多個人興趣與偏好的 tag,幫助用戶用更深入的第一印象認識彼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感受經濟學 01|太空泡泡演唱會、現場表演音響、虛實混合體驗

感受經濟學 02|不在現場?後疫情的旅遊型態

感受經濟學 03|走進畫裡,成為作品的一部分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