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塔人【vaigoup1906】

我希望是一座艾菲爾鐵塔,眼界像塔尖一樣高、胸襟像塔座一樣寛、毅力像塔身一樣堅。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16章:中共統戰工作手到拿來(中)

 (編輯過)

「聯合次要敵人,去打擊主要敵人」是中共殺敵的慣用技倆,首先在對手陣形中進行滲透或統戰工作,將敵人分化成兩批對立勢力,把他們劃分成主要與次要敵人,然後煽動次要敵人與主要敵人進行鬥爭,令對手內部產生內鬨,等待雙方鬥得你死我活之後,中共在適當時機再把剩餘勢力剷除掉。中共這種對權力核心的滲透工作,在澳門也做得十分成功,筆者曾經辛苦經營的一個社工組織,也在中共的滲透下成為他們的戰利品。

我所說的社工組織是澳門一個社工專業團體,會員都是由擁有社工專業資格的社會工作者所組成,協會成立於八十年代,創立初期頭幾年資源十分匱乏,不單沒有運作經費,甚至連開會的地方都沒有,所有會務文件都要存放在每屆會長家中,每次開理事會不是借用會長的家,就是要在餐廳某個角落舉行,會務發展受到資源的局限而裹足不前,筆者有見及此,在擔任會長一職後定下了目標,要為協會建立一個永久會址和長遠收入來源,結果幸運地經過半年四出奔走之後,獲得曹其真女士(她父親是香港港龍航空公司創辦人曹光標)的支持,無償地給協會捐贈了十多萬澳門元(約五十萬新台幣),同時又得到一位女士的協助,透過她的關係獲得一家慈善機構,以低廉價格租出兩個相連單位的物業作為會址,協會終於有了自己固定的會址,同時又向教青司(回歸後改稱教青局)青年廳申辦多個社區服務計劃,成功獲得了政府定期的資助。

從此以後協會擺脫了過去的經濟困局,開始踏入一個自給自足的新紀元,除了從資源方面建立了生存條件之外,還為協會修訂了章程,以社會工作專業和民主選舉原則立下憲章,明確規定組織架構和財政運作機制,以期令協會在一個廉潔和透明的制度下運作,而本人也依從憲章規定,在連任一次會長後便把權力交予有能之士。

當筆者卸任會長一職後,協會在多屆繼任者的管理下也沒出問題,但到了姓趙的當上會長後,協會的立場忽然變得親中了,據我所知,趙氏經常和左派社團走在一起,最後還被新華社澳門分社收編了,最糟糕的是所辦的服務從社工專業角度轉向以政治効忠為主的維穏活動,協會漸漸成為「愛國」社團一員,與街坊會、工聯和婦聯等左派政治組織無異,社工專業形象漸趨模糊,某年正當理事會要進行改選之際,有部分資深會員看不過眼,想透過選舉重新奪回權力之時,趙氏一干人等竟阻撓他們進場參加會員大會,雙方彊持不下,場面十分火爆,最後驚動了警察到場調停,結果當天的會員大會宣佈流會,可惜當時我早已離開澳門,身處海外而無法為協會撥亂反正。

中共對這個社工團體所做的統戰工作,就是他們今天在美國做滲透工作的縮影,中共把美國反共最強烈的人列為頭號敵人,例如川普和共和黨人,然後把民主黨和其他的中立人士列為次要敵人,在他們之間製造對立分化,從中挑選一些有政治能量的人物進行統戰,包括華爾街金融界大亨、科網公司巨頭和政界領袖,以建立起一股反川普的政治力量,今年二月,國務卿龐培歐曾在「全國州長協會」的會議上,呼籲各州政府要注意中共對地方官員的滲透,他並表示中共正對州長和他的團隊下手。

民主黨一向與華爾街金融界精英和科網公司巨頭之間的利益關係千絲萬縷,中共透過巨額生意和金錢利益把他們綑綁一起,然後支持這伙人去對付主要敵人川普和其他共和黨人,在這次2020年美國大選,華爾街大佬成為民主黨的主要金主,科網巨頭則以科網技術在背後替民主黨提供投票舞弊軟件系統和網絡言論審查,而民主黨更透過郵寄選票各種漏洞進行舞弊,最後中共更利用了種族矛盾為民主黨建立一群「支持者」,煽動黑命貴和Antifa等組織對川普和共和黨的支持者發動攻擊,加速了美國社會的分裂,其實中共才是拜登進入白宮背後的真正造王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15章:選舉舞弊是平常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14章:教育投名狀(上)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13章:港澳再生緣(上)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