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塔人【vaigoup1906】

我希望是一座艾菲爾鐵塔,眼界像塔尖一樣高、胸襟像塔座一樣寛、毅力像塔身一樣堅。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30章:別了,我的故鄉!

毛澤東曾說過「干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相對來說,在中國大陸、港、澳、台,甚至其他華人社會裡堅持爭取民主自由亦要犠牲很多東西,在中國追求民主和自由是件危險的事,很多人死的死,下獄的下獄;台灣的民主政制能有今天成績,至少也要獻上鄭南榕和詹益樺的性命;香港今天在《國安法》的刀鋒下,民主派人士被殺個片甲不留,已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而澳門更是一早被中共清洗了門戶,批評時政之聲成了絕响,在澳門特區政府的打壓下,沒有一個活得好,雖然不至於喪失生命,但所有的生活變得十分艱苦,被親朋好友冷待,在社會上被孤立,家人的學業和工作大受影響,甚至有人還被警方監控,惹上官非。

90年代是我人生中「事業」最顛峰時刻,在工作、社會層面和政圈中都有不錯成績,工作崗位是澳葡政府某個小部門的主管,是首批政府裡高級職位的華人,管轄的下屬過百人;在社會上是多個公益團體的創始人或領袖,包括國際知名的基督教機構YMCA,社工組織和多個學術團體的會長或理事長;從政方面,是澳門民主派《新澳門學社》的核心人物,與立法會議員吳國昌和區錦新等人並肩作戰,也擔任過「澳門青年委員會委員」和「澳門基本法諮詢委員」等社會公職。

就在事業略有成績之際,我的婚事也在同年代圓夢,由於身兼官職和多個社會公職,結交的朋友左中右各方都有,同輩中多是日後特區政府的司、局級官員,加上內子曾在何厚鏵開設的金灃投資公司上班,令首任澳門特首也在我們的婚宴嘉賓名單中,除此之外,還有人大政協和10多名特區政府的準「司長」和「局長」朋友,好不熱鬧。

以上的內容並不是要炫耀我過去的身份和社會地位,而是想藉著自己作為一個例子,告訴人們,堅持民主自由免不了要付出代價,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想要有民主和自由,就不能在中共的政權下好好生活,要有好的物質生活,就必須要放棄民主和自由的追求,兩者不可兼得!

從描述中,看到我的背景非常特殊,既有特區政府官員接班人的條件,同時具備民主派民意的政治能量,也擁有社會公益團體影響力的優勢,所以我給中共鎖定了,成為一個不可多得的籠絡對象,記得在婚禮舉行前,中共官員已從廣州的親戚摸清了我的底蘊,然後透過當時我在修讀碩士學位的論文導師來接觸我,不停邀請我出席飯局,想在我身上下功夫,目的要塑造一個「愛國」的民主派模範人物。

與我接觸最多的中共高級官員是以廣州為基地的周處長,結識不久,已三番四次邀請我到廣州會面,除了晚宴,還多次為我安排入住花園酒店,每次離穗回澳,都用他的高級轎車吩咐司機把我送到澳門關口,當他知悉我正籌備婚禮,還即時送上一封賀禮,其後打開一看,紅包內的禮金等於澳門一般人賀禮的20倍,我覺得厚禮超出了可接受的範圍,於是領受了其中的800多元,把餘下的絕大部份賀金很有體面地還給他,我明白如果全數禮金收下,虧欠他的人情實在太大,但如果全數退回,又太不給面子,所以收下的禮金剛好比一般人的水平多一倍,以示恭維。

老實說,在他們心目中,我是很具統戰價值,在一次重要的飯局裡,周處長安排了他的上司與我見面,他的官職有多高沒有透露,但從周處長對他畢恭畢敬的反應來看,相信來頭一定不小,筵席間他對我說了這樣的話,他說:「澳門很多人千方百計找機會來接近和討好我,但我都沒有理會,相反主動跟你邀約,證明我們是十分重視你,你要好好診惜這個難得的機會。」姑無論他的話是真是假,我當時並沒有對此作出任何回應。

除了周處長,還有國安部的人找過我,他們的做事作風和周處長可不一樣,國安部的人不太著重深耕細作,每次都是直接來電表明身分,不像周處長那樣透過親戚和老師的關係入手,再用時間來增進友誼,而且聚會多談國家的重要,用間接的洗腦方式來改變我對共產黨的看法,而國安部的人每次都是有目的而來,不是探問澳門民主派有什麽活動,就是想了解一些海外民運人士的動向,話題都十分敏感。

我和周處長最後一趟聚會中,他開宗明義對我說:「如果你肯為國家做事,國家一定不會虧待你!」此話一出,意識到是時候我要作出決擇了,如果肯為中共做個維穏好模範,一定會得到很多好處,仕途定會十分順暢,司長或許當不上,但局長一職相信不成問題,如果不肯就範,堅持與特區政府或中央唱反調,在官場就會被迅速邊緣化,繼而剝奪一切所有發展機會,甚至用各種方法迫害你。

為了不想出賣自己的靈魂,令自己的人格破產,我決定不再留戀這份高薪厚祿的工作,不再應酬那群神出鬼沒的中共官員,於是在最後一次和周處長飯聚之後,主動中斷了一切跟他的聯繫,不久也告別了這個出生和成長之地,這個尤如大監獄的澳門,言論自由、政治氛圍和社會意識形態已完全變得令我默生,雖然離開澳門會失去一切「優質生活」,但總比每日行屍走肉地過活好。

今天港澳兩地已實施了《國安法》,整個社會瀰漫著一片白色恐怖氣氛,老實說我也擔心自己一直在寫文章去批評特區政府和中共劣行,相信如果中共真的要對付我,隨時拿著任何一篇文章也可以把我以言入罪,如今回澳相信已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在遠方的我唯有無奈地對她說聲:「別了,我的故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29章:曾多次為這片土地哭泣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28章:為官是貼催命符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27章:人性敗壞一切從權力開始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