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塔人【vaigoup1906】

我希望是一座艾菲爾鐵塔,眼界像塔尖一樣高、胸襟像塔座一樣寛、毅力像塔身一樣堅。

《談六四》澳門錯失了一個黃金機會(ID:vaigoup1906)

圖片來源:zhuanlan.zhihu.com

那是89年的夏天,澳門颱風特別多,從五月中到七月中,60天內總共刮了12次,澳門天文台所懸掛的颱風訊號,最高呈烈風級別的9號和8號風球竟佔了一半,其中一次9號風球的前一天,街上風勢陸續增強,大雨又下個不停,一輛白色頂上裝著掦聲器的小貨車,沿著各大街小巷不斷行駛,走遍了澳門所有的街道,車內副駕駛座上的我拿著嘜克風,不停透過揚聲器呼籲市民出席明天的遊行活動,揚聲器很清楚地呼喚:『明天大三巴中午12點舉行示威遊行,風雨不改!』在陰雨連綿的天氣加上人們的鬱結心情下,這輛小貨車的呼聲頓時好像產生了一種激勵作用,令路上的途人都相繼投以支持的目光,而高樓上的居民有不少人更高聲回應,『好,不見不散!』

翌日,大三巴牌坊出現一幕歷史性動人的畫面,在遊行活動時間開始前一小時,我們已看到參加者從四面八方湧向集合地點,當年澳門的人口大約只有35萬人,我從來沒看過澳門街上會聚集那麽多人,除了牌坊石階上滿是人潮之外,四周山坡上、大炮台的高地和圍繞在場地四周的大小街道已陸續塞滿了人,凡是能站得著的地方都給人潮填滿,有些人還帶了自製標語和橫額,口號不是表達對學生的支持,便是譴責北京政府的暴行,當天的情景我永世難忘,天氣情況雖然轉差,雨勢一時大一時小,但所有人都懷著同一種心情和目的,表達對暴行的不滿和對學生訴求的支持,所以每個人都想用行畢全程來表態,無懼風雨的阻撓。

當日我走在隊伍龍頭前方,負責用對講機與訊息站溝通,站台由澳門童軍總會會長梁少培負責,為隊伍的行進調節速度,記得當龍頭到達黑沙環的龍園時,在望廈體育館前遇上了大風雨,那兒是個低洼地帶水深達腰,我們一排人拿著一條黑底白字的長形橫額,寫著「澳門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在暴風雨中逆向而行,而同一時間我透過對講機,知悉遊行隊伍龍尾還未離開大三巴,這是非常誇張的狀況,龍頭行進路線已走了一半,隊伍還不斷有人加入,致使龍尾還未離開出發點,最後龍頭到達了新馬路的噴水池,龍尾才剛離開出發點,這等如說遊行隊伍的人潮把澳門剛好圍了一圈,相信當日參加人數必定超過20萬人,等於每三個澳門人就有兩個出來遊行示威!

隨著北京形勢不斷惡化,其後很多人用各種不同方式來表態,有人集體登報發聲明遣責北京政府、有人打電話到電台表達悲憤心聲,還有不少社團,包括澳門中華教育會設立銀行帳戶為北京學生籌款,計劃將錢帶到北京交給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結果錢籌了一大筆,但最後沒有成行,而那筆錢一直存放在中國銀行,直到今天都沒有人敢去處理。

一場「六四」似乎令澳門人對中共政權產生反感,連立場一直跟著中央意旨走的愛國社團都有組織遊行,其中之一的澳門街坊總會聯合會會長劉光普還公開譴責北京政府的暴力行為,很多親中媒體瞬間變得很開明,一時間澳門好像變成了一個「反共基地」,不過這種現象只是澳門民主發展的一個小陽春,六四的確是一場波瀾壯闊世界級的民主運動,可令蘇俄解體,東西德統一,但隨著北京政局「穏定下來」,中國民主運動被壓下之後,澳門的政治氣氛在數年後又回覆六四之前「平靜」,甚至在回歸後更有急速倒退的現象,澳門在民主政治的發展路上錯失了一個黃金機會,實在令人不免有點可惜!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区提案活动--「谈六四」征文(赞赏公民:goodreader)

「谈六四」台湾人更应该关注“六四”对两岸未来的影响-matters社区活动

「谈六四」讨论“民主是否适合中国”,绕不开“六四”-matters社区活动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