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塔人【vaigoup1906】

我希望是一座艾菲爾鐵塔,眼界像塔尖一樣高、胸襟像塔座一樣寛、毅力像塔身一樣堅。

【我話我鄉】想起澳門當天夕陽下

四、五十年前的澳門,是由半島和兩個明顯的離島(氹仔與路環)組成,如今這兩個離島被填海工程連成一片,界線已分不清楚。回想兒時光景,在離島氹仔長大的我,在天主教學校聖善小學讀書,每天放學後都要回到寶昇鞭炮廠去,因為我媽在那兒工作。

放學路上長滿了各式花草,四季有不同的品種,春天以玫瑰和茉莉花最美,夏天來臨果樹多得數不勝數,龍眼、荔枝、蕃石榴等果子,在蟬聲襯托下掛滿一樹,秋天時半山散滿了野生的小黃菊,蜜蜂繁忙地穿梭其中,交織成一幅寫意的圖畫,冬天時份鮮艷的大紅花,從大宅內跨過籬笆伸出路旁,常惹來我們一眾頑童摘取,好嚐深藏花瓣下那一丁點的甜蜜。可見這些大自然的美不會拒人千里,花草樹木也不會只在公園或老遠的郊外才接觸到。

除了地上的美景,學校到鞭炮廠之間,還可以選擇由海灘走,那時候潮退潮落十分清晰,潮漲的時候,水位可高達石堤邊緣,偶而可以看到有水蛇或水母等生物游動,退潮時,經常有幾個人利用木板在泥漿上滑行來抓花魚,越是滑得離岸越遠,他們抓到的花魚就越肥大,退潮多在黃昏出現,在落日餘暉之下,木板人在泥灘上來回穿梭滑動,替金黃色的斜陽畫出一環又一環的泥巴路,一幅美妙絕倫的沙龍傑作油然而生,可惜昔日這個小島清晰的海岸線今天已失蹤了,取而代之是一座座賭場建築,那些亮得令人眼花撩亂的霓虹燈變成了主人,黃昏泥灘上那線夕陽倒影只能成為回憶。

除了大自然的美,那個年代,澳門的人文社會也充滿浪漫柔情,十歲以後,我家搬到澳門這個半島上來,好些日子我總愛獨個兒大清早起來,騎著藍色的鳳凰牌腳踏車,在大街小巷中穿梭,晨曦的十月初五街和營地大街,小販們早已忙著鋪張各種蔬果、日用品或粥品早點,彼此間互相呼應好不熱鬧,等著快將上班或買菜的人前來光顧;不用半小時,車子驅進西灣半邊橙,沿途一旁樹蔭婆娑,另一旁歐式洋房從身邊節節引退,由於路上的車輛不多,早晨的空氣十分清新,讓我歡暢地迎上撲臉的涼風,那刻是多麽悠然自得。

今天,相信很多人已享受不到這種生活,或許,澳門今天的城市面貎已改變了,從昔日那種撲實的睦鄰生活,現在變成美侖美奐和表面五光十色的旅遊城市,在人工化的葡式建築前,在擠得水泄不通的交通中,澳門人的時間和個人的生活空間也變得不由自主,加上博彩業的蓬勃發展,那種紙醉金迷的生活方式,令人對澳門以往的踏實感到漸漸陌生。


社區活動—「我話我鄉」徵文期中進度報告

社區活動提案-「我話我鄉」徵文活動

大自然永遠是那麼美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