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igoup1906

我希望是一座艾菲爾鐵塔,眼界像塔尖一樣高、胸襟像塔座一樣寛、毅力像塔身一樣堅。

在國安法下,我們的夢魘很快便會成真

昨夜來一噩夢,夢裡不是遇上恐怖妖怪,也不是被鬼「壓床」,而是看到自己身處在人民廣場(前身稱皇后像廣場),正要集合前往一個有中央領導人出席的慶典,但很多人怨恨人身自由被剥奪了,在人們沸騰的情緒下,特區警察佈下了嚴密的封鎖線,他們還配備雷射尺,用來測量人與封鎖線的距離,雷射尺照到我頭上,特警高聲警告我要與他保持兩公尺距離,喝令我勿再接近,否則開槍,最後被迫退回人群中。

及後進入了演講廳,我坐在前排位置,正當有人在台上侃侃而談,誇耀香港現時的美好政治形勢之際,突然有一班清潔工人,推著三、四個大型垃圾桶在講台前經過,結果引來哄堂大笑,此時一個兇神惡煞的國安人員從後台衝出來,想控制場面,但他沒有戴上口罩,我即時反應用手指責他犯了《公眾場合必須戴口罩令》,引發全場觀眾也同時伸手指責他,在萬指齊發下,結果他舉槍想射殺我,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我從夢中驚醒過來‥‥

很久沒有被噩夢驚醒過了,可能是最近「港版國安法」的震憾實在太強烈,內心不其然留下一種無名恐懼,對一個長年生活在有法治和言論自由環境下的人,一下子將要面對這麽巨大的社會轉變,產生這種從心底裡拼發出來的驚愕是十分正常,如果「港版國安法」真的實施,到時我們連一句口號都不能喊,一聲怨氣都不能發,而且在沒有法律的保護下,在國安盤問之時,我們還有保持緘默和要求有律師在場的權利嗎?香港原有在判決前被告是推定無罪的制度還存在嗎?我們還享有48小時後無證據下警方要無條件釋放的權利嗎?以上這些問題,答案已昭然若揭,一切都會化為烏有,在所謂國家安全的大前題下,國安人員就可以決定你的生死,而國安人員則聽命於黨中央,而黨中央就是由一群極權統治者所把持,他們眼中凡看不順眼的人,全部都是危害國家安全的人,除非你可以對黑警的惡行視而不見,和埋沒良知去順應特區政府的制度暴力行為,否則危害國家安全的人一定包括我和你。

但回心一想,在恐懼之餘,港版國安法我們又何足懼之?中國政府做每一件事,都要考量一下政治成本,如果中央要和香港攬炒,七成外滙靠香港的日子又何以復再?如果習近平要收復台灣,香港更不容有失,否則6月6號韓國瑜這隻狗奴才連高雄市長個位都會保不住!從長遠利益來看,香港政局越穏定,對中共的生存越有利,因為這是一個打破和西方僵硬關係的一道透氣門,但可惜習近平並不知道香港問題不是錯在港人,而是在於特區政府的錯誤管治手法,一個心高氣傲的特首,以其非理性的方式來推行各種令港人反感的措施,才令港人對特區政府不滿,加上中央對香港形勢的錯判,縱容香港警察不斷作惡,結果致使大部份港人從心底裡認同了勇武抗爭者,導致香港陷入一個軍政府管治的狀態,若果中央政府不看清問題的事實根源,恐怕有了港版國安法,香港問題不但得不到解決,問題反而會更加嚴重。

国安法的思考

在香港國安法下的建制派

假〈國安法〉之名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