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彣

喜歡貓咪漫步般的生活,活在生存下的大野貓

記事-外亞維儂藝術節6-無國界語言

一個月,兩個劇目,天天輪替,即便在出國前,前輩跟我們分享了許多不同的經驗,我們也不斷得假設了許多不同的可能性,到了當地,還是有許多技術上是要克服的。

演出,是每天都在做的事情;而把演出做得更好,是每天最重要的任務。

演出前,在二樓的休息室裡,心裡總窺視著,今天會有多少人來?

這次準備的曲目,都有濃厚的台灣背景,他們會知道我們想表達甚麼嗎?是否能與觀眾有共鳴?

全員全上,舞台空間已經是極致了/2011年

但很快就發現,這些擔心都是徒勞的,鼓聲的開始,已經將我們與觀眾連接在一起,無論是雞叫聲、蛙鳴、鳥吱都挑起了他們左顧又看的找尋,象徵性的面具及兵器,都引起他們的好奇,雖然不是很清楚他們欣賞的當下,有何想法?有何畫面?但能確定的是,我們打入他們的心。

前幾篇文中,有說明觀眾與我們之間的距離,很近很近,也就是說不只是他們看我們很近,而我們也很清楚可以看到每個人的表情,在曲目的進行中,演員的精氣神與樂曲相容,透過他們的反應,我們好像也可以得到回饋,使得在演出上,會有不同的反饋,正所謂的人來瘋,底下人瘋,台上人更瘋。(((笑....

每次演出的反應都是成功的嗎?

有首曲子第一聲就雞鳴叫,咕~咕咕,鳴叫時明明很成功阿~在台灣的反應,是一下就嘩嘩大笑的,而法國觀眾的臉上卻出現了謎之音,雖然後續的演出讓他們有了頓悟的感覺,但卻讓我們有點使不上力,覺得失落。

那場之後,大約過了兩三天,師兄早起出去散步,回來的大喊:我找到問題了。早上的我們還矇矇的,召集大家圍坐在一起,師兄鎮定的說明:我知道為甚麼觀眾沒反應了,因為,法國的雞叫聲是勾勾里勾~,瞬間,大家恍然大悟了,對阿,動物也有語言!

當天演出,勾勾里勾~聲一起,滿觀眾哄堂大笑,我們就知道,成功了。那是一個特別的經驗,原來,入境隨俗,也要從最基本環境聲音開始。

不只是打鼓,邊唱邊打邊跳也是本事阿!/2011年

演出的開始,是我們每個人最忘情的時間,無論是生病、經痛、受傷、心情不好,在那段時間裡,都會忘得一乾二淨,那是我們最佳狀態。

50分鐘訴說了台灣民俗、原民、風情,我們展現了心中的台灣。

50分鐘,當演完得到的手腳喝采,下台歡送觀眾離開時,彷彿我們都是同個語系的人們,互相分享,相約著下一次見面。

每每這時候,便是眼眶泛淚/2011年

不會法文的我們,結束時操弄著短短的生硬法文,誰都說不准,那矬劣的話語,為我們帶來了多少親切感。

事後,看見觀眾給我們的留言,給我們的擁抱,都是修復我們疲憊的身體,帶來的是滿足的心靈。

觀眾們留給我們的一下鼓勵話語/2011年


記事-法國亞維儂藝術節1-前夕

記事-外亞維儂藝術節2-自立根深

記事-外亞維儂藝術節3-文宣生存戰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