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彣

喜歡貓咪漫步般的生活,活在生存下的大野貓

十年-疙瘩的魔咒

發布於


L女孩,我們在一起生活十年, 小五到高中,甚至幸運的考上同間大學同系所,彼此無話不談,嘗試著不同的個體生活圈,L女孩生性活潑,喜好廣交朋友,而我,生性不容易混熟,大多喜好簡單人群及樂團。

剛上大學時,我有一個從高中交上來的男友在北部讀書,經常聚少離多,而我也不喜歡被管束減少參加術科樂團活動的關係,終於崩壞情感協議分手💔。

他找上了好友L女孩,一起玩遊戲,一起聊天視訊,一起渡過彼此分手的低潮,而我。。。繼續沈浸在樂團及開發自我,參與學生活動中心的幹部,天天晚歸,即便我忙碌,L女孩的生活圈,依然關注著,除了卡丁車、系籃經理以外,哈哈~那真不是我的擅長,但也因為她的開朗,總覺得自己要更努力生活。

大二下的一天,看著沒抽到宿舍的通知,對於校地偏鄉遠地,自己又是外地人的狀態下,沮喪的走回宿舍,想抱抱L女孩討拍取暖。

那日,L女孩神情異樣,漠不經心的說:嘿~我有話跟你說。兩人便到寢室外面的交誼廳,坐下,四目交對,她依然支吾不語,我便開口:有甚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L女孩:我跟愷哥交往了。

我:很棒阿!感覺你們有共同興趣,也很健談,很合適阿!要好好得珍惜彼此。(其實我也早有隱約的知道他倆人曖昧感覺)

L女孩:可是,我對於你跟他交往過的事情,有忌妒,有疙瘩的感覺....(這是甚麼操作?)

我:誒~那怎麼辦,我剛好也沒抽到宿舍,將來也沒機會可以跟你住在一起了,可能~這部份你也不用擔心了。(對於不知道怎麼回應這事,拿了樓梯自己下了)

很快的,也沒住滿二下,趕緊找到租屋處,就這麼搬出去了,說真的,是賭氣也好,是難過也好,我從來也沒想過,會因為一個前男友,我們友誼如此經不起考驗,也許時機這麼剛好,這麼如此,大三,我倆的課除了必修,基本上也沒關聯,漸行漸遠。

大學畢業後的半年,我正開始走向工作的目標,我聽說你們分手了,有天,電話來了,妳說要見面,見了面,說了彼此的近況,知道妳開始著展開保險業務的學習,很好,分開前,妳說著:要常聯繫,我回著:恩,再見。

C女孩,2007與我同年踏入人生摯愛的樂團,她是一位學生學員,我是專職團員,因年紀的差異,起初彼此素不相識,沒什麼交集,在大賽及表演的姻緣下,認識這小女孩,初期,可以感覺到她對舞台及技術上沒有很大的信心,容易卻步,事實上,我也好不到哪裡去,只因她經常打招呼,某天,想到自己學習的路程經常不容易,就覺得,好像應該拉著C女孩一起向前走,一起成長,於是,結下了如同姐妹的緣份,一個小10歲的妹妹,無論,技術、表演、功課、寄宿、談心,每週末我們都不斷的見面交流,有時討論著人們之間的想法、做法、情感...等等,畢竟C女孩還是世事未涉的學生,有些事有些話,我會保留對同儕的想法跟做法,只能向她說,每個人的立場不同,我個人不欣賞他人風格,並不是否定了整個人,每個人都有獨特的性格,總會有一處值得讓人欣賞,C女孩的長大過程及大學考試,我幾乎都參與了重要的階段性成長。

在認識C女孩的第八年,我有了人生新規劃,並且找尋學習人生第二技能,甚至有了自己的家庭,離開了與她共同交集的環境,C女孩,也還在成長,成為努力的大學生,變得有信心的女孩,有了更多朋友,也漸漸經常與過往自己不欣賞的人群們在一起,剛開始我也常對自己說,無所謂,大家都有屬於自己的優點,人們往來,都是互相學習的。

偶爾,我與先生還是會支援性的參與前公司的演出,每次與C女孩的見面,越看越陌生,但也沒在意很多,彼此還是經常用通訊軟體連繫,分享彼此的生活,某天,C女孩,拿著前公司的改變政策用通訊軟體向我詢問了想法,基於,覺得公司需要進步的立場,我也對這政策有了讚賞並分析了優缺點的想法,C女孩的反應,另我有點訝異,她不斷得想說服我這是一個不好的政策,我心想,妳不是學生兼職團員嗎?為何這麼在乎這個政策?

過往,C女孩有過用通訊軟體截圖對話與教授鬧不愉快的經驗跟我抱怨過,那時,我還不知道教授的心情,那天,我的第六感突然出現了不妙的感覺,問了C女孩,妳是否截圖我倆之間的討論對話,到別的群組討論呢?果不其然,擔憂的事情發生了,雖然我不太在乎這對話會讓人做文章,但這舉動就是讓人覺得不舒服,於是,我跟女孩說,恩~我們暫時先不用通訊軟體討論這事,這週末演出見面在聊聊。

完成工作的行程,找了C女孩一起聊天,聽聽他對截圖的說法,說說我對截圖的看法,雖然事實已經造成了,但也想與她分享這做法,若是未來持續的使用,可能會造成自己的傷害,溝通的過程,我不在像姐妹間的嘻笑談吐,而是用嚴肅面對了這個問題,談話結束後,我依然擁抱了她,說著:早點回家休息吧!這事過了,別想那麼多,我們也互相反省。

之後的日子,C女孩經常已讀不回,畢竟也是她的學姊,能理解學校忙起來,沒完沒了,有幾次同場工作,她刻意迴避不再與我對視,打招呼也不理,以往寫明信片寄過去給她會開心的回應我,種種的變化,開始讓我覺得難過失落的,但總還是想好好溝通,問問發生什麼事,有天,終於有機會,藉買飲料的名義,在路邊一起等待她爸媽來接送,單方面的聊上幾句,她沈默不語,低頭不斷使用手機~剩我一人呱呱說不停,像是熱臉貼冷屁股,就在遠遠看見接送的車子即將接近,C女孩終於開口:以後我應該會很忙,不會常跟你聯絡了,我有自己的朋友圈了。車子來了,我依然笑著向她說再見,留下了錯愕的自己,心裡也向第二個十年說了再見。

我難過了很久,經常與先生聊著聊著哭出來,重感情的我,或許不是一個優秀的朋友,但至少我真心誠意的對待珍惜的朋友,不曾跟其他共同朋友提起我倆的變化,聽見她的消息總是輕描淡寫帶過,有天,因為朋友知道我跟C女孩很好,但總覺得怪怪的,問起我,妳跟C女孩發生了什麼事?我問:為何這麼問?她說:有天C女孩晚上打給她,巴拉巴拉說了一堆奇怪的話,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她說了一句,我們之間有了疙瘩。

第二個循環,一樣十年朋友,一樣的對我有疙瘩,像魔咒一樣不斷的在腦海裡回盪回盪回盪盪盪盪...

好幾次,一直不斷得反省自己,好幾次都覺得應該是自己的人格有缺陷,深陷自責的狀態,兩年後,生了一場病,雖然不是什麼治不好的病,但也是長期壓力及情緒不好的累積,讓我省悟回頭看見更珍貴的事,更珍貴的朋友,朋友真的不需要多,懂你者便為你知音,其餘,淡淡的欣賞就好。

十年,每個十年,都有嶄新的成長,而我們都是真誠的就好。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