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

自由撰稿人,關心性別以及社會福利議題、非營利組織工作者,覺得待在這領域是一種宿命。

追尋,到底是追尋想像中的愛情?

發布於

R是一位按摩師,對於親密關係保持著距離,會稱為伴侶為床伴,但並不覺得需要以交媾作為情慾抒發的方式,擁抱、撫摸與交談,看到喜歡的對象就會嘗試邀約對方,以按摩為名義,希望能夠進一步發展關係。可能是小時候遭受父親毆打的經驗,缺乏了年長男性的依賴親密感,在找尋對象時,曾經就找過年長的男性,卻也因此陷入了段婚外情,成為當時公司老闆的地下情人。

後來還跟老闆女兒成了朋友,但這段戀情只有R跟老闆知曉,R覺得這樣不是辦法,尤其在老闆女兒面前好似搶了別人的父愛,雖然隱約覺得自己在找尋失去已久的父愛補償。家中父親會用打罵的方式教育R,對於任何看不慣的事情就會大聲「嘖」,撇嘴,好像全天下都對不起他一般,直到許久之後才稍稍跟父親靠近了些。

說起性騷擾的經驗,印象在國小時,會玩假裝男女朋友的辦家家遊戲,哥哥會試圖撫摸R的下體,但家中房門沒鎖,這對年幼的R來說是迷惘的,直到哥哥因病過世,總覺得哥哥是R年少時認識的異性戀男性,而這樣的男性卻有個很漂亮的女朋友,還堆了一堆東西不知道該不該賣掉。

小時候R認為自己是內向的,父親總是不在家或上酒店徹夜未歸,而R為了存到出國旅遊的機票,選擇到酒店工作,短短的3個月時間,看盡了酒店的樣貌生態。

來酒店的客人是寂寞的,而R不是個善於撒嬌的人,還被酒客問說妳怎麼不牽我的手,R說道,在酒店就是要營造一種曖昧的女友感,而酒店稍微豐厚的收入也讓R順利存到錢,看著同事也是來來去去賺快錢,R離開了酒店開始追尋自己的人生意義。

喜歡精實健美的男體,那時在某個地方遇見的實習生,R笑著說,那看起來好可口,曾經主動邀約實習生上床,並躺在一起,卻碰了軟釘子,也遇過毫不憐香惜玉只想完成慾望的異性戀年輕男性,R講著生活遭遇是片段而破碎的。在缺乏性吸引力下,R說自己在床上像個死魚,還說因為自己有長年背痛,在口交時只能跪著,但這些描述卻引述著R不斷轉換的人生,就像浮萍一般,不曾定居下來。

後來學習的按摩技能成為R主要的工作,透過手按摩,與客人的交談,R漸漸地找到節奏,重新好好認識每個初見面的人,不再斷斷續續的,好似投入了一段自己也不是很喜歡的情感關係,做愛就像個偶發或半推半就,所謂的歡愉不再來自肉體,而是更多的寂寞。R在做長期的諮商與服藥,也慢慢調整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許還會繼續漂泊,疏離了親情也疏離了自己,直到有一天真正找到生活的重心與方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