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自由撰稿人,關心性別以及社會福利議題。

《蜜蜂與遠雷》—被音樂奴役的工匠,還是音樂人?

若要以類似的日劇內容相比,交響情人夢參雜了酸甜苦辣,還有點粉紅泡泡的橋段,但《蜜蜂與遠雷》走的路線不同,透過女主角亞夜的掙扎,看到一個演奏者的矛盾,到底是為了完美的演出而走上音樂之路,還是因為真心喜愛演奏?

戲中有許多不同類型的表演者,天才狂暴型、被老師壓著打的年輕新秀,追求簡樸與初心的兼職樂手,卻在看完其他人的表演後,真心感到差距,這不是有熱忱就可以,天份跟技巧才是決勝的關鍵。

回到演員,我覺得女主角(松岡まゆ)的演技又更為精緻,女主角是個失意又復出的天才樂手,在徬徨、沉默與畏縮之間搖擺,好不容易見到老友,露出了難得的笑容。面對鋼琴時,想起小時候的痛苦與疏離,沉默跟掙扎,到最後想起與母親一同遊玩琴鍵的心情,那個解脫且剛毅的神情,最後一抹勢在必得的笑容,讓人醉心。

樂手的天份跟技巧的卻是必要,但真心喜歡演奏才是表演者與他人不同的地方。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