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

自由撰稿人,關心性別以及社會福利議題、非營利組織工作者,覺得待在這領域是一種宿命。

生理性與性別流動的觀察

發布於

P是一位護理系的學生,高中時讀女校的關係,成長過程中接觸異性戀男性的機率,與同年齡的女生來說少很多,再加上專業學科的學習過程,「生理性別」被化約成醫療觀點,因為要學習如何做生理評估、翻身、注射以及術後監測等,護理師的工作會把女性跟男性視為「個案」,因此覺得性別對P來說是少被討論的。加上護理科系的男同學,性別特質也比較陰柔,更讓P感受不到陽剛氣質帶來的威脅與不公平待遇。直到某次進入夜店玩耍,才發現有許多異性戀男性是如此野蠻。

進入夜店舞池跳舞,原本該是個好玩且舒壓的活動,但在跳舞的過程中卻時不時被陌生人摟腰,甚至後來跟女性朋友互相抱著,試圖閃避莫名而來的侵擾,左邊的腰由朋友護著,卻發現還是有人從右側縫隙伸出手來摟著她,昏暗的環境根本無法辨識,後來因此對於夜店有不好的印象,之後便會選擇lounge bar或純喝酒聊天的地方去玩耍。

對於異性戀男性的追求,P表示無奈與厭煩,好像他們都依循著某種套路,先是噓寒問暖、送宵夜,約出來吃飯遊玩,之後便會盤算著該如何獲得些「報酬」,記得曾經跟學姊一同參加聯誼,發現聯誼的對象是醫學院學生,好像傘蜥蜴一般張揚著自己,不斷說自己財力雄厚,前途一片光明;禮貌性互換了聯絡方式,便不斷收到騷擾訊息,更扯的是,同行的朋友也收到一模一樣的訊息,顯示這人根本就是渣男,在姐妹們的共識下終於封鎖這人,便不再往來。

市面上販售許多泡妞聖經或把妹聖經,P表示那些內容不值得一提,畢竟每個人的相處模式或是容易被感動的點皆不同,套路只會顯得求偶這件事非常廉價。

話鋒一轉聊到女性的穿著,P記得之前曾經在甜點店打工,而店家制服設計類似女僕裝,還要搭配過膝長襪跟娃娃鞋,也許當初面試時沒有特別被告知,但工作一段時間後,在同事間的八卦與閒聊中,才知道店長會刻意選擇面容姣好,體態纖瘦的女性優先錄取,就算能力再好,只要身材略為豐腴,便會落選。這讓P意會到,原來這個社會是如此建立框架,服務業要求的,只是為了讓客人覺得賞心悅目。

目前有穩定交往的異性伴侶,氣質也是比較陰柔,蓄著長髮,但這一切卻不敢跟家裡人說,家裡頭認為,就是要嫁個有錢有勢,充滿成功氣息的異性,尤其以醫學系尤佳,甚至說:不管這人長怎樣,經濟實力夠養家就行。這也讓P覺得無法與家裡溝通,索性不跟家裡談感情事。家裡屬於保守一派,性別敏感度也是匪夷所思。不得不講到,P覺得許多生理女性缺乏性別敏感度,男性在品頭論足甚至排名喜好時,這不應該被撻伐嗎?為何還能參與其中?性別平等應該立基於男性女性都能彼此平等看待,不管性別特質是什麼。

回到自己專長所學,在跟著老師做性別有關研究時,發現有女同性戀對於乳癌或子宮頸癌等必須切除性徵感到滿意,認為脫離了女性的身體;而另一邊的生理女性,卻因為切除子宮無法生育,導致她失去身為女性的自我認同,沮喪,難過,甚至因此而離婚。性別與生體的認同跟展演,在不同的性取向上卻有南轅北轍的差距。

回到自己,雖然對性別不平等與性別敏感度普遍低落的現況感到不平,但P還是憧憬著婚姻,覺得跟人廝守到老也是種浪漫,尤其可以簽下手術同意書的那刻,更覺得伴侶是重要的。性別的流動在P看來似乎對自己影響不大,但作為期待性別平等的那一派,心中還是有些想法正在萌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