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自由撰稿人,關心性別以及社會福利議題。

情慾的主導權 支配與被支配

因緣際會下,第一位受訪者K二度受訪,約了一個上午走走逛逛,午餐時進入正題,從身體外表的自主權,更進一步談到「性慾」的自主權,女性到底為何約炮時,就會被稱作蕩婦,但男性團體間卻會誇大其「豐功偉業」,聊談之間出現一個有趣的插曲,我們搭捷運時,後頭有位男性拿著手機爭論著,說:「我身邊也有很多女人啊」,這句話讓我們同時露出懷疑且厭惡的表情,才發現我們對於異性戀支配父權有相同的警覺性。

K另外分享到,在一次小團體討論的過程中,彼此分享對於性愛的態度與方式,才發現組員當中一對情侶是開放式關係,彼此的炮友還可以相約出去一桌吃飯,眼見討論熱絡,K也透露了自己並不想進入固定伴侶關係,若能找到合適的對象,並不排斥單純只有性的關係;討論過程中,一位組員當下並沒有提出任何回饋,卻在討論結束後,私下傳訊息問K能否成為一夜情的對象,但這卻讓K感覺噁心、不舒服。為什麼課程討論可以,私下約砲卻被拒絕?也許這位男性一直搞不懂的是,情慾不該被支配,而是一種合作的關係。

性除了傳宗接代繁衍的基本功能之外,人類社會是少數將性交「社會化」的群體,先不論生物假交配的行為模式,「性」多半被視為一種權力關係、被當作一種威脅與暴力的手段,極端的例子便是性騷擾或是強暴。回到約炮,對於開放式關係來說,類似於吃飯看電影,只是一種娛樂活動,做好安全措施,自由其實是一種狀態,而不是模式。

大多數人對於性愛會有種主從關係的認定,就像我們傻傻地去問男同志你是零號還是一號,但在親密關係中,無論是S還是M,在關係當中是種相對角色;K又分享到,他有位朋友曾經跟他抱怨男友在性事上「撞號」,兩人進了房間,男友卻趴著要女方幫他服務,甚至買了整套的肛塞、繩索跟口球要求女方助興;女孩原本滿心期待在床上能成為被支配的角色,卻大失所望,有趣的是,女方漸漸習慣於S的角色,甚至在日常生活中逐漸改變原本害羞內向的個性,變得強勢而有主導性。也許在角色扮演中,也間接強化了自信心與企圖?這的確是個有趣的觀察。

婚姻諮詢時,常會聽到一種狀況:互相抱怨性事不契合,或是性愛變成一種儀式,為了生孩子而行房、為了獎賞你做了我喜歡的事情,我們約個晚上翻雲覆雨一番來慶祝,但這真的是一種良善的親密關係?K又說道,他認識另外一對情侶,因為男方嫌棄女方的工作,女方的自尊心受挫,憤而不與對方同床,卻謊稱受不了對方睡覺時的打呼聲,求歡被拒的男方卻搞不懂,親密關係是日常生活的延伸,而不只在床上,有人說,前戲要從晚餐開始,也許女性在建立親密關係時,更注重的是日常關係的累積,而男性卻以為只要依循某種公式,便可順利抵達本壘。

性愛是生活的一部分,我們也許可以用不同的眼光來看,我覺得台灣社會仍缺乏討論,性治療好像只負責陽痿跟早洩,女性只能關心她的月經跟不孕,樹德科技大學開設了性學研究所,雞排妹最近也開了Youtube頻道【深夜保健室】,用清新健康的方式來聊兩性之間的問題。我期待更多的討論跟溝通,讓男性撇除A片裡荒誕的錯誤訊息,彼此認識需求,例如「異物」這個社團便立志推廣討論,增進男女的性技巧,不只是取卻自己,更是幫助每個人都能成為更好的性伴侶。我們不要再支配對方,而是互相合作,讓性事有更多的樂趣。

身體自主權與蕩婦羞辱_到底身體是誰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