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自由撰稿人,關心性別以及社會福利議題。

女為悅誰者容?社會期待與自主的拉扯

終於訪到中國同胞,C是位來台灣念研究所的女生,記得第一次見面時我問她:廣東人真的那麼愛喝湯啊,她則回煲湯是常見的料理,來台灣吃飯喝不到湯很不習慣。回到受訪者本人,隻身來台念研究所,才發現邊觀光邊唸書的念頭太天真了,現在正在與論文搏鬥中,是位個性開朗不怕生的孩子。

目前有一位男友在中國老家,平均兩個月會回鄉探親一次。在老家挑選的衣服大多是連身洋裝,來到台灣之後,才發現台灣的學生大多穿著休閒的牛仔褲跟T-shirt,記得第一天開學沒多久,同學都會訕笑著說:穿著禮服的C來上學囉,再加上台灣氣候普遍強風,無法穿著飄逸偏薄的長裙;且在台灣,同學會認為連身洋裝是『隆重的』,回到穿著本身,C認為自己的身體裸露或是穿著選擇,不該因為他人眼光或意見而有所妥協,但她還是覺得有所限制。

問起平時跟男友出門的打扮,若選擇短裙或是露肩的服裝,覺得自己穿著開心,男友就會抱怨「女友的身體只有我能看」, 男友把持了身體的私密性,但她認為這是我喜歡的衣著,所以男友念歸念,她還是會選擇自己喜歡的衣服。選擇衣著,首要考慮天氣,偏重實用性,但若為了工作,也許可以妥協穿著西裝跟高跟鞋,對於「身體自主權」的想像,C坦承她是個善於隱忍的個性,家裡父母屬於管教型的,常會要求女兒應該穿著得體、淑女一些,C笑著說就是要進得了廚房,上得了廳堂的守舊八股觀念。

雖然她嚮往著完全的自主,無論何時都能夠自在地活著,但她心裡還是有股壓抑,她知道他無法自由選擇,在某些場合中就是要符合「社會期待」,家庭教育還是她最在意的事情。她也不覺得要以身體穿著或改變來作為抗議的手段,內心的嚮往跟社會期待的拉扯與矛盾;心理想著是一個女性不應該遭受性騷擾,或是身體被限制該怎麼呈現。如果可以,她希望成為那無拘無束的女孩,但在遭受性騷擾或是不善眼光對待,隱忍忽略的行為卻是她唯一的表現。

女性從出生、成長過程都不斷被監看,舉手投足、穿著、遣詞用字、彷彿該符合某種社會大多人想像的女體,遮掩身體,壓抑情緒,遇事不該抵抗,罵髒話就是潑婦,男人婆。甚至我認為衣著某種程度限制,就如同之前facebook上的某張照片,同時個男人跟女人裸露上半身的正面照,抗議著男性在身體裸露有更多優勢,為何女性身體被賦予更多意義?她的身體被其他觀看者賦予餵養、表演、性暗示,但男性就沒有這樣多的困擾?雖然我在其他文章談到男性也會遭受性騷擾,但男性在身體裸露限制規範,的確比女性少許多。

也許我還沒遇到一位能夠完全駕馭身體自主權的生理女性受訪者,且待下回遇見再好好聊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