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646 

文學|落入平穩日常的陷阱 feat.《我所預感的悲傷未來》

Uni

試圖拯救他人,可能反而會受到傷害、遭人誤解,可能最後誰也保護不了,一切都徒勞無功。即使如此,你也願意負重前行嗎?像這本《我所預感的悲傷未來》一樣以「真相」、「結局」作為賣點的作品,我覺得不帶有任何對劇情的預期去讀會比較享受,所以通常也都不太讀介紹文案。

文學|「魔都」、村上對於名古屋的一些觀察 feat.『東京するめクラブ 地球のはぐれ方』

Uni

村上春樹是這樣形容名古屋的——「物語性を拒否した場所」,拒絕了故事性的地方。說也奇怪,名古屋明明躋身於日本前三大都市之列,它在大眾心中的印象卻總是非常稀薄的。即便在這裡當了一年的居民,我還是很難具體指出這個地方帶有怎樣的色彩。我在留學期間遇見的土生土長的名古屋人其實非常少,去掉...

文學|在東京來點不期而遇 feat. 『奇妙な星のおかしな街で』

Uni

時隔八年再訪的東京,雖然並非全然陌生,但也說不上什麼懷念。過了早晨尖峰時段的地鐵日比谷線比我想像中還要空曠,我也就找了個座位,開始打量起車廂內來。四周乘客們的面孔都被口罩遮住了大半,讀不出什麼表情,但東京人的襯衫似乎比名古屋人的更加俐落合身,西裝褲也燙得更筆直些。

文學|讀一篇不夠就讀十篇 feat. 『つめたいよるに』

Uni

「雖然有些難懂,但是『清水夫妻』確實是到第415頁就結束沒錯。」當我在教授的回信中讀到這行字時,一股熱辣辣的羞恥感一路竄升到了我的耳尖。啊,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呀。日本文學的課程進入春學期之後就改變授課模式了。我們每週都得先讀完指定讀本,然後在上課時間內用書面形式回答老師對作品的提問。

打卡|想要優雅漂流的海膽

Uni

嗨,我是Uni。我的名字和海膽的日文一樣,唸作屋你。今天是我居家檢疫的最後一天,也是我使用Matters滿一個星期的日子,就藉機述說一下來到這裡的過程好了。在日本愛知縣的河和港準備出海前 今年八月底,我結束了為期一年的日本交換生生活,同時也告別大學生的身份,成為了一個真正在漂流的人(說白了,就是個米蟲)。

留學|生存紀實#6 有點羞恥的公司忘年會

Uni

忘年會,顧名思義就是要忘卻一年中的不愉快,相互勉勵彼此辛勞的年末餐會。再說白一點,其實就是讓大家在酒精的作用下,免去職場禮節、急速拉近關係的一個場合。傍晚的課一放人,我就趕緊跳上地鐵直奔到榮站,在車站的人潮中也一邊發訊息給前輩道歉說我再幾分鐘就到了。

留學|生存紀實#5 從台北車站到名古屋車站

Uni

這天,我們親愛的S從美國來到名古屋探親了,當然不是專程來探我,而是來探她的八乙女光先生。S是我從高中認識至今的好友,近年雖然只以半年一次左右的頻率在相見,但見面時總能敞開心胸聊上好幾個小時也不會有一絲疏離感。暑假期間,我們約在捷運南京三民站的早午餐店吃了頓飯。

留學|生存紀實#4 山上體育課、性別研究圖書館

Uni

偶爾,會在一些很奇怪的點上意識到自己正生活在日本。比如說,當體育課在踩飛輪的時後,老師播放的BGM會是米津玄師的〈馬と鹿〉或是King Gnu的〈飛行艇〉。和台大打散系所的體育課不一樣,名大的體育課會依照學院分開時段開課。在學期初的第一堂課,先把所有人集中在一起,由大約五、六個...

留學|生存紀實#3 學伴小笑

Uni

說起我的學伴小笑,她就是個人如其名、眼睛總是笑得彎彎的女生。學伴這個角色的正確稱呼其實是Tutor,由NUPACE辦公室依據留學生的語言能力、專業和興趣指派給我們,像小笑就和我一樣隸屬於工學院。我們每週四固定見一個小時的面,做些雜七雜八的事,或聊些不著邊際的話題。

留學|生存紀實#2 葬禮上該流淚嗎?

Uni

進入十二月,我的鬧鐘是越調越大聲了。但拜暖氣之賜,我今天終於不會離不開被窩,也不必再為了趕上十分鐘一班的地鐵衝到斷氣。一整個星期的第一門課,是以留學生為對象的日本文學入門講義。今天要在課堂上讀的是芥川龍之介在1916年發表的短篇小說《手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