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我想下班

...

生活記事-工人姊姊

經過航班被迫取消多次,終於工人姊姊明天可以坐上飛機回菲律賓了。我們跟工人姊姊一起生活了四年,她因為想念小孩就不續約了。我和先生非常感謝這位工人姊姊照顧我女兒,有她我們才能心無旁騖的工作,我常常跟她請教要怎麼跟我女兒相處和做飯,偶而也會跟她聊天,亞洲天團5566竟然是我們姊姊的偶像,真的56不能亡。

我女兒在知道常常被她叫「媽媽」的姊姊要回菲律賓後,大哭一直抱著姊姊要她不要走。我跟女兒說:「姊姊已經照顧妳四年,她的小孩很想她。姊姊對妳這麼好,妳是不是也要對她好讓她做她想做的事情回家照顧小孩?而且妳們以後可以視訊啊,或是說不定姊姊以後還會來香港或是台灣工作。」女兒也慢慢接受這個事實,自己做了卡片和禮物送給姊姊,今天放學回家之後跟姊姊正式分別應該不會哭那麼慘吧。


在香港,菲律賓和印尼等外傭被稱為工人姊姊、helper 、家傭或菲傭/印傭,香港比台灣申請工人姊姊的門檻低,只要有一定收入和地址證明,都符合資格請工人姊姊的,反之台灣要計算點數才能請,例如家裡有重大疾病的長者。另外,香港給工人姊姊的最低月薪是4,630港幣,跟台灣差不多,據我的工人姊姊講甚至台灣給的薪水還比較高,對香港家庭來說這樣的家傭支出並不高,而且只要先講好,她可以幫你帶小孩、打理家裡、洗車做任何家務。台灣如果有名人請照顧老人的外傭去帶小孩,應該會被媒體罵翻吧!

因為聘請門檻低,香港請外傭很平常,甚至有一個家庭請兩到三個姊姊。到了假日,中環、維多利亞公園、北角和沙田都可以看到非常多的姊姊在聚會。依據香港入境處資料,香港在2020年底有37.4萬名外傭(香港人口大概七百多萬),全港265.7萬個住戶中,有35.57萬戶僱用家傭,當中9成僱用外傭。除了正式僱用,也有些姊姊會利用假日去幫別的家庭打掃賺取額外收入。

我自己的觀察是,外傭在香港是被無視甚至是被歧視的一群。她們經濟收入在香港不高,沒法像一般人在香港待滿七年就可以拿永久居民變成像一般市民一樣可以去向政府維權,命運掌握在雇主手裡,所以她們在香港就是活在自己的群體裡,如果要跨越去跟本地人平等地相處甚至是交朋友,是很難的,可能透過嫁給本地人或老外可以改變。我常常假日在商店裡看到店員對姊姊們都是不耐煩或是大呼小叫。我自己的姊姊也遇到很多不愉快的經驗,在入境處,在仲介那邊,在社區電梯中或是在餐廳。

當然,因為疫情的關係讓工人姊姊一位難求,姊姊有了bargain power,希望雇主會因為想要留住姊姊而對姊姊好一點。但基本上社會對姊姊的態度還是一樣的,最近疫情在外傭感染的案例增多,應該外傭姊姊又會被人抱怨了。

我覺得大家都是人,誰也沒比誰高一點,何必這樣去為難人好像顯得自己不那麼慘。我們請姊姊的時候,出發點就是我們對姊姊好,她也會對我們的女兒好,大家互相一下,就這樣過了四年。有時候我去接小孩上下課,我還比較喜歡跟工人姊姊講話,因為有些家長真的太愛攀比又愛探聽,讓我覺得很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