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職於設計管理,歡迎各式委託與合作邀約。

從「文青現象」來談「假裝文化」。──引言

大學讀設計系的時候就發現許多人有「假裝自己很努力」的習慣,平常總是什麼都不做,到了真正要交件前開始真正著手做事,一邊做事也一邊盡量浪費時間,就只是利用極瑣碎的一點點時間在認真做事,做完之後才說什麼「唉,為了做這個作業連睡覺都沒辦法睡。」

當然這樣的日常累是很累,但做事情不掌握重點,又總是把所有事情拖延到期限前的最後一刻,再把自己搞得很焦慮,那也都是咎由自取。這樣假裝很努力,讀完了大學,真的有學到什麼技術嗎?我看不少人是沒有什麼收穫就畢業了。就只是浪費了大量的時間,表現得像精神病患,或這根本也是一種精神病。

要怎麼假裝自己好像很努力,或是很有創造力呢?這個層面從外表和生活來經營,其實很簡單,就是把「品味」看得比什麼都還重要,藉由高額的消費習慣來堆積品味,常常在獨立咖啡館喝手沖精品咖啡,一邊在桌上放本很有味道的書,也不見得要看,因為沒有大量閱讀習慣的學生,平常大腦也沒什麼在運動,看了也不見得真正能看懂什麼。

偶爾畫畫,偶爾拍照,偶爾拍片,偶爾寫文,偶爾寫評論,偶爾經營一個非個人形象的社群平台,也許是自己偶爾插畫的粉專,或是偶爾寫社會現象的社論粉專。平常會和朋友高談闊論,聊一些很深很難的社會議題,自己不懂沒關係,反正朋友也不懂,大家就是一起不懂裝懂,聊得很認真,感覺就好像真的很厲害一樣。但學生時期討論社會議題這麼多年,當到了真正有社會運動在街上進行的時候,卻又不會付出行動站出來,只會窩在咖啡館滑滑臉書,幫有些在街上打卡的朋友點點讚。偶爾真的被慫恿一起上街的時候,也只是享受著跟朋友一起同聚同樂的氣氛。

偶爾關注次文化,但其實也沒有很用心研究或投入一項領域去研究,就是每個都沾一點,覺得很酷就覺得好像很厲害,也不知道那些事情是怎麼發展過來的,也毫不在意。

在和外人談論議題的時候,每次溝通不順利,就很得意,嗯,別人果然都不懂我。我懂得最多,理解力最清晰,論述最犀利,氣勢最得理不饒人,絕對總是站在雞蛋的一方,朝著空中到處亂丟石頭。

以上就是文青學生的戰鬥論,畢業之後更是可怕,更是造成許多他人困擾。而這種文青也從來不會好好靜下心來讀幾本書,總是買了書之後就放在書架上裝飾,以為把書買來就是把書中的內容給消化了。卻往往只是熟悉書封設計和大綱,要談論起一本書,也許對書封設計和推薦語還比較熟悉,書中內容,多半只讀完推薦序就放在那邊。但沒有關係,總之是假裝讀完一本書了。

這類人放老了之後,就會像是伍迪艾倫的電影《藍色茉莉》中的茉莉那樣。

— 摘自《從「文青現象」來談「假裝文化」》(假裝會出這樣一本書)
隨感62碎碎念84生活75隨筆18
45
45

回應15

只看衍生作品
  • 文青自带“伪性”,已经成为一个毁誉参半的名词。不过我觉得这部分中仍有巨大潜力,一小撮是可以走出文青的阶段而开始认真读书、作论。不管怎么说,买书做摆设也总比买包包、化妆品强一些(就虚荣心而论)。不必过于在意,要是人人都手捧《纯粹理性批评》或者《资本论》,那真是相当疯狂的时代。

    • 我覺得「文青」這個稱呼的出現,其實是主流青年已沒有閱讀習慣的一種反映。有些人是為了讓自己與其他青年區别開來,所以追求「文青」這清新脫俗的形象;另一部份是主流青年看到别人在看書,就語帶嘲笑地稱呼對方為「文青」。

      真心喜歡看書而又以「文青」自居的人,我倒沒認識過,哈哈。

    • @思考 饱读诗书的人大概都欣然自称为“文人”或者“读书人”。不过我比较喜欢自居“文中”(文艺中年),不知是否言过其实哈哈

  • 在台灣,這群人被稱為假文青,徒具形式,買書、逛咖啡館、咬文嚼字卻沒有實際投入社會運動,這的確是個有趣的現象。

  • 是否可以這樣理解,您所謂的這個群體,他們假裝很努力、假裝很有文化、假裝很有品味,為的就是讓別人覺得他們很努力、很有文化、很有品味。說到底,就是很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或者說很希望別人這樣看自己,不惜為此花費時間和精力苦心經營,為了可預期的回報而有計劃地投入。

    對此持批判態度的,比如您,您可能覺得他們費力獲得的評價名不符實,甚至費力的過程都荒唐可笑。可是,如果他們明知道自己無法達成實質上的成就,卻有被這樣肯定的心理需求,那麼在您看來,是否這種需求本身就應該被否定?還是他們有什麼別的替代性選擇?

    • 上游的意思应该是:没有“文化人”的水平,就不该有被认可为“文化人”的心理需求,也不该有塑造自己“文化人”形象的行动,而应该默默啃书本,够knowlegable后再张扬自己”文化人“的形象,这时,他们被评价为”文化人“的心理需求才是正当的。

    • @谢祎旻 其實也不只是「文化」這個維度。人往往就是會在意別人的評價,除了是否足夠有「文化」,也可能包括是否足夠聰明、努力、幽默、孝順、浪漫等等。每一個面向似乎都會有一條看不見卻真實存在、被廣泛認可的劃線標準,想要過線卻未能/無法過線的人,大概處境就會比較尷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