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lyBull

Crypto Anarchist, UNIX nerd/geek, FOSS advocate Liberalist, Feminist, ex-NGOer (由于本号非匿名,所以发表的内容不多,不问前程,继续赶路)

被壓迫者劇場系列:《被壓迫者劇場》 原序

發布於

原出處: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9396285/



章节名:原序

页码:第19页

2012-05-04 22:33:24


本书试图揭露所有剧场都必然是政治性的,因为人类一切活动都是政治性的,而剧场是其中之一。

那些想要将剧场从政治范畴中抽离出来的人,正试图带领我们走向谬误的境地——而这正是一个政治性的态度。


在这本书当中,我也同时举例证明了剧场是一项武器,一项强而有力的武器。因为这个缘故,我们必须为它而战,也正是这个原因,统治阶级无不汲汲营营于能够长久地控制剧场,并且把它当作实行支配驾驭的工具。在这个支配过程中,他们改变了“剧场”最初的意义,虽然如此,剧场仍然可以成为解放的武器之一,因此,我们必须创造出适切的剧场模式,改革势在必行。


这本书试图展现的是某些根本性的改革以及人们对于这些改革作为的反应。“剧场”原意指的是人们自由自在地在空旷的户外高歌欢唱;剧场表演是人们为了大众之所需而自己创造出的活动,因此可称之为酒神歌舞祭,它是人人都可以自由参与的庆典。之后,贵族政制来临、人为的界分也跟着诞生:于是,只有某些特定人士才可以上舞台表演,其余的则只能坐在台下、静静地接受台上的演出——这些人就是观众、普罗人民。而为了使这样的景象有效地反映出支配阶级的意识形态,贵族政制又创造了另一个界分:某些演员将饰演主角(上流贵族),其余的则是歌队——多多少少象征着群众。在亚里士多德的悲剧压制系统里,清楚地向我们展露了这类型的剧场模式的运作。


之后,布尔乔亚阶级兴起,改变了原有的这些主角——他们不再是拥抱道德价值、上层结构的客体,而是变成了多面向的主体、拥有殊异性的个体、且是从群众中平等分化出来的一员,成为新的贵族阶级——这正是马基雅维利的德善诗学。


布莱希特(Brecht)对这种布尔乔亚阶级诗学的回应,是将被黑格尔论为绝对主体的角色人物驳回成客体;他是各种社会力量影响下的客体,不是上层结构价值里的客体。社会存在决定了思想,但反之不亦然。


要完成这项工作始末唯一欠缺的,是拉丁美洲正在发生的变革——统治阶级所构筑的籓篱之解体。首先,演员与观众之间的高墙被摧毁:所有人都必须演出,所有人都必须是社会变革的主角,这就是我在《与秘鲁民众剧团的实验》一文中所描绘的经过;接下来,主角与歌队之间的区隔被打破:所有人都必须同时是主角且是歌队的一员——这就是“丑角”系统的主张。于是,我们发展出一套“被压迫者的诗学”,以剧场演出为手段所挣来的最后战果。


Augusto Boal

July 1974, Buenos Aire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被壓迫者劇場系列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