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ikium

Cybernetics Anarchist

#加速主义#

最开始听到「加速主义」,是来源于国内很 cynical 的说法。既然你不让我做这个,那我就顺着你来,推行你的方法比你还积极,想法和「我惯着他」这个相声所描述的也没差多少。因为正面的发声渠道越来越少,加速主义作为剩下的唯一可行(但未见得有效)的方法,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一段时间前,听说了西方语境下的 accelerationism ,于是稍微调查了一下。就这篇关于加速主义的卫报文章提到的种种不同想法,大致可以简化为以下三种(几乎按时间顺序先后):

  1. 悲观的左派:种种革命尝试的失败让左派看不到出路。既然马克思断言共产革命是历史必然,那么即使不进行主动努力,它还是会到来。而且,为了让这个理想社会尽早到来,还不如现在就激化矛盾。这类加速主义的语义和国内的最像,他们会 cynical 地采取自己所批评的方法,希望反对的系统因内部矛盾而瓦解。
  2. 乐观的右派:以 Nick Land 为代表的人,以技术手段寻求一种「去政治化」的未来。就我自己看来,和加利福尼亚意识形态十分接近。粗略地说,当技术进步发生时,现在的政治分歧要么会消失,要么会变得过时。因此,我们应当集中追求更先进的技术,没必要过于关注现在的分歧。
  3. 乐观的左派:Mark Fisher 和 Alex Williams 合作撰写了加速主义宣言(原标题直译:#加速#)。它拒绝了反资本主义的原始主义倾向(primitivism),也就是说,资本主义发展得太快了,破坏了原来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因此我们应该慢下来,回到过去的美好时代。相反,他们认为资本主义的问题在于它发展得不够快。在这种叙述中,资本主义其实是在假创新之名,行停滞之实。而反资本主义者,应当将真正的生产力进步从资本主义的桎梏下解放出来。

我个人对第三种最感兴趣,下面详细解释一下什么叫「假创新之名,行停滞之实」。

「解放生产力」这种说法相信大家听得都很熟悉了。宣言的两位作者称马克思本人是第一个加速主义者。毕竟「共产党宣言」不是说,让我们回到「田园诗」式的生产关系中去,而是想象一个新的关系,其中生产力的发展比资本主义更快,同时也更人性化。

宣言作者认为,资本主义标榜自己是「创新的」、「加速的」,实际上只是速度上的创新,而不是方向上的创新。好比两个人在高速上开车,一个人说,如果走这个岔路的话,可以更快到达目的地。另一个人说,想要更快到达目的地的唯一方式就是加大油门,所以你就别再想拐弯了。在资本主义系统中,你可以创新,但只能在一个限定的框架中创新。

资本主义不仅生产商品本身,同时也生产了一种特定的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系统的唯一目的就是自我再生产。它拒绝任何改变,甚至拒绝对改变的想象。学界称为「capitalist realism」,即资本主义是唯一现实可行的系统,没有第二种可能。为了说明这一点,人们常常指向占领华尔街运动和阿拉伯之春。如果我们考察革命的两个步骤,摧毁和重建:前一步通过互联网形成了十分有效的去中心化组织,但在后一步上提不出任何有效的替代方案。Adam Curtis 在同名纪录片中,用 HyperNormalisation 来形容这种状态。处于这种状态下的社会,政治想象能力被瘫痪,无力应付接踵而来的灾难。

因此作者认为,加速主义者应当比“现代性”更现代,想象一种和资本主义不同的现代性。不是拒绝资本主义带来的加速,而是取代资本主义成为加速的主体。具体来说,就是打开对替代方案的探索,同时释放被压制的创新潜力。对于具体的目标,作者称「70年代以来科学技术被资本主义目标所奴役」,因此仍不知道潜力释放后的社会到底是怎样的。但作者也提到了智利的 Cybersyn 和苏联50-60年代对控制论和线性规划的探索,作为一种「实验精神的象征」。

作者认为加速主义者应当追求三个中期的具体目标:

  1. 建立知识基础设施。
  2. 进行大规模媒体改革,即用传统媒体、调查记者来对抗对现有状态的叙事。
  3. 不假设已经有一个全球性的无产阶级,而是将各种无产阶级身份有机整合到一起,重建阶级力量(class power)。

至于实现的方式,作者没有确定地给出,但和左派理论相比,比较有特点的是:

  1. 接纳技术(但仅有技术不够,还要有相应的政治经济行动)
  2. 接纳经济学
  3. 接纳非民主非公开的过程
  4. 全球的,而非分散的、地方的
  5. 拒绝「直接行动主义」(direct action)作为一种有效手段

总的来说,左派失去对未来的想象力的确是一个越来越明显的问题,对技术的接纳、乃至放到核心地位的政治理论也让人耳目一新。我的担心是,如何防止在这场军备竞赛中,因为同态竞争越陷越深,以至于到最后根本找不到二者之间的区别了呢?

近些年来,让左派重建想象力的讨论也很多。如果想进一步了解的话,可以参考:

  • 上面提到的卫报报道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7/may/11/accelerationism-how-a-fringe-philosophy-predicted-the-future-we-live-in
  • 加速主义宣言本身 https://criticallegalthinking.com/2013/05/14/accelerate-manifesto-for-an-accelerationist-politics/
  • Four Futures: Life After Capitalism by Peter Frase
  • Inventing the Future: Postcapitalism and a World Without Work 和同名电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