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ikium

Cybernetics Anarchist

面对暴力时的弗洛伊德式三段辩护

發布於
近日在生活中看到的齐泽克提到的三段式辩护的实例。
Spouted Jar -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CC0 Public Domain)

齐泽克经常提到的一个笑话是「借来的水壶」。弗洛伊德借这个笑话来表明梦的奇怪逻辑。笑话是这样的,面对一个破了的水壶,一个人给出了以下三个理由为自己辩护:

  1. 我从来没向你借过水壶
  2. 我还你的时候,水壶还是好的
  3. 我从你那借的时候,水壶就已经破了

看起来三条理由层层递进,把责任都撇干净了,但实际上三条辩护内容本身是相互矛盾的。如果理由1是真的,那就没有2和3什么事情了,因为借水壶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2和3同理也互相排斥。到头来,三条互相矛盾的辩护只揭露了一点:这人正在急于为自己摔坏了借来的水壶找借口。

齐泽克观察到,这一现象其实十分普遍,人们在急于否认什么的时候,往往就给出了三条彼此相斥的拙劣理由。比如为伊拉克战争的辩护中,支持者给出了三条理由:

  1. 我们确实发现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2. 即使现在没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假以时日,我们一定可以发现
  3. 即使到头来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们也有别的理由支持这场战争,想想萨达姆这个可恶的独裁者和侵略者……

而在《论暴力》(On Violence)中,他提到了大屠杀否认者也有类似的奇怪逻辑(P. 110):

  1. 根本就没有发生大屠杀
  2. 即使发生了大屠杀,犹太人也是应得的
  3. 即使犹太人并不应得,他们现在也失去了抱怨的权利——想想他们对巴勒斯坦人做的那些事情……

这类弄巧成拙的辩护其实并不少见。就在今天,我看到了一个完全一致的实例。某通讯软件新闻频道下,有一件关于国内地铁上女子被保安人员殴打撕扯的报道,一用户前后发了三条评论为保安辩护:

  1. 我们不知道地铁上发生了什么
  2. 拒绝保安的要求使用暴力没有问题
  3. 如果是在美国,就上电击枪了

实际上,三条理由也是相互排斥的。如果不知道地铁上之前发生了什么,也就无法衡量保安行为是否恰当。如果认为在任何情况下拒绝保安都应该使用暴力的话,那也就没有必要提第一条理由了。更进一步,如果拒绝保安使用暴力没有问题,那么「美国上电击枪」反而应该是受到鼓励的行为了。第三条理由却是把它当作反面的对比来说的:你看,虽然保安的暴力行为并不合理,但想想还有可能有更严重的后果……

正如齐泽克所指出的,三条相互矛盾的理由,正是急于为行为寻找正当性的表现。这位用户深知保安的行为不合情理,应当谴责;但又不想让自己站在与「官方」相对立的立场上,于是急于为保安的行为寻找借口,来说服别人/自己。

如此分析,这位用户还有些许恻隐之心,倒是值得欣慰。但恐怕经过反复训练,在此类场景下只会应付,自己则放弃思辨,最终只好战战兢兢地无脑站队,似乎也没有跳脱出这种思维而为自己争取自由的可能,也令人感叹开启民智之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