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星

最容易生存,卻又是最難生存,平凡要不沾與極端之間取得平衡。(裝厲害)(你就不會乖乖吃起司嗎) 那麼今天想看什麼故事呢?

在椅子上發誓吧2

(那我們也是故事人物的話應該也是被看透了,讓我偷懶幾天)(本大爺是不會被看透的,起司起司)(嗚哇!心聲一覽無遺大會,算了,讓我看個……等你們都往下翻,待在這也不會有後續的喔)
Photo by christian buehner on Unsplash

隔了一年後,女子在聖誕節的日子進到一家餐廳用餐,在旁邊都是親子與情侶的狀況,一人用餐,她並沒有點兩人份,而是請服務生在對面座位放上大布偶,餐點送上來,女子很迅速的將餐點一掃而空,然後沒有久留,只將剛才的餐點照片傳在聊天室給朋友,還有已經許久沒回應的聊天室,每一天,將生活的照片傳上去,但都沒有話語。

女子上床看朋友傳來KTV的狂歡照片,對朋友已經醉昏的模糊照片笑了一下,然後說記得搭計程車回來。

她將工作整理完,覺得流了些汗決定再洗次澡,突然不曉得是心血來潮什麼的,她拍了張剛洗好澡只包一條毛巾在上半身重點區的半身照片,發在那個無反應的聊天室,打字說回來就可以看,但是等到女子將自己打點好要睡覺後,果然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已經一年了,嘗試想要忘記,但是我還是難以忘懷,每當翻到以前的照片都會再哭泣,明明都已經決定不讓他擔心了。)

(我不想相信神,因為我清楚明白神是不會降臨在人世,所以信了也不一定會實現願望,更別說祂們存不存在都不知道。)

(如果真的存在的話,祂們會怎麼解決我的願望……?)

她將手機放在枕頭下,默默流了淚後睡著了。

「啊勒……小姐……小姐醒醒。」

女子迷惑不解現在是什麼情況,但睜眼看到一個少女,身處於充滿門的巨大房間內,龐大的門在四面八方都是,旁邊不同的家具上也全是小小的門,而自己坐著的地方也是一扇門,讓她下意識想退開,卻採到一扇小門摔了一跤,頭伸進一扇門裡,卻看到黑暗的洞穴,而且還有很小的人被女子嚇得驚慌失措昏死。

「趕快起來,妳這樣會把裡面的居民全部活活嚇死的!」

少女把女子拉起來,並變出一個雲朵讓她坐著。

「請問妳是誰?還有這裡是什麼地方?」

「哼哼~要不要說呢?但我先問妳怎麼到這裡好了,妳怎麼能跑到這裡啊?」

「我只是在睡覺而已啊?」

「那麼我知道了,那我為妳隆重介紹吧!足以連續當七輩子有錢人而且還心地善良又沒被人害的好運氣的小姐,妳是一位故事人物,現在妳踏入了我故事少女的門區,在這裡的每一扇門都是一個故事,無論那是隨筆寫出來、小小童話書、小規模故事、長篇小說等等通通都能從這些門進去,以實際體驗故事也好,或是魔改劇情也罷,隨我高興,反正跟原本故事不一樣這件事也可能只有我記得,或是作者把我混入的劇情直接放出來也沒關系,反正我會變臉,那不是問題,有沒有很厲害啊!」

「可以讓我先整理一下腦袋理解妳在講的內容嗎?」

「當然,我們可以邊喝果汁邊聊喔!」

女子在喝了些被稱為寒瓜果汁後終於冷靜下來。

「所以照妳話來說,我並不是個現實人物,可能是正在寫故事或已經寫完的人物對吧?」

「沒錯喔,所以我也不曉得妳怎麼進來的,除非......現在就有觀眾在看我們在講話也說不定?」

少女指向天花板與四周牆壁,然後變出許多眼睛對著她們看的示範。

「那這樣不就是全部的人都被監視了嗎!」

「沒有沒有,這些眼睛只能看見作者給他們看到的世界,也就是說只有主角與旁邊路過或來往的人會被跟拍而已……夥伴的話肯定會有些修行過程啊或是私下悄悄話等互動,當然有些還有福利畫面,只是你們絕對都沒發現。」

「那我們現在也算是一種故事被人看著……嗎?」

「我不知道?」

「為什麼是疑問的回答?」

「或許我也是故事的一份子也說不定啊!時而熱心助人,輔導世界轉為正途。時而冷血殘暴,破壞世界直到毀滅。而我會根據我體驗到的一切來做選擇,卻不曉得這是否也是描寫了我,創造我的人做的。」

「是嗎……。」

女子雖然對世界的認知有了突破性的了解,但她似乎也有頭很痛的感覺,也許這就像是當時少年的他在某個下課時間說的「知道的太多反而會破壞思考」這樣的概念有關……。

「等等,妳說妳能將故事改變,那妳能不能把我的那個人……我最愛的人帶回來……。」

故事少女將女子手上的手機照片拿起來看,然後詢問她的故事,然後少女將手機還給女子,原本女子還抱著希望,但是少女卻回了不一樣的回答。

「做不到。」

「咦?但妳不是說……?」

「該怎麼說呢……我阻止我自己去幫助妳。」

「那是什麼鬼理由!難道說妳是個冷血無情的人嗎?」

「那麼妳就當做是這樣吧。」

希望落空的瞬間,女子一時衝動將茶杯打破,飛濺的陶瓷碎片割傷她的虎口,也劃傷少女的臉頰,少女僅是閉下眼睛後,傷口迅速結痂並脫落,沒留下任何疤痕,女子的手血流不止,但是少女並沒有治療。

「妳經歷的人生求學過程是真的,妳痛苦的一年對妳來說也是真實的,而在作者與那些讀者來說,妳不過是在幾百字、幾千字、幾萬字、甚至更多字裡寫的人物,而我也算是讀者之一,妳認為身為讀者,有誰沒看過慘劇?有誰沒看過、聽過各式各樣的悲慘故事?對,我們會有麻痺的時候,雖然我的體驗都是隨機的,但果然是活久就不會大驚小怪的那種感覺,我對故事體驗感覺不夠深時,我就會在這裡沉澱一陣子,等心理恢復後我才會繼續前往其他故事。」

「而在我看來妳的故事沒有到終點,所以我不想干涉,就是簡單的心態,想看妳會走向什麼結局而已。而且趕妳走的原因也是有的。」

故事少女指向當初女子進來的門,女子看到門開始慢慢消散,讓她不理解發生什麼事,因為失血過多的關係,意識也開始漸漸模糊。

「如果門消散的話,失去原本世界連結的人物待在這裡我沒看過,因為我也不曉得會有什麼後果,由於看妳還算個正常人,還是趕緊送回妳原本的世界吧,雖然結局已經定了,但那終究是妳的意志,同時也是作者的意志,當然妳必須相信是自己的,誰想整天都在想著自己手腳腦袋都有條線操控呢?」

女子在雲朵上虛弱喘息,故事少女看她體力不支才跳過來蹲下治療傷口,恢復她原本的出血量回身體,還一邊說身體還要再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所以要她無須擔心。

「那麼再見啦!超級幸運的小姐,如果我確定妳的結局我會出現在妳面前的喔,可別忘記我了啊!」

少女將女子故意用漂浮的方式轉了幾圈後,女子才墜回原本穿越來的門,因為轉圈的關係,讓她覺得噁心想吐,然後突然驚醒,她第一件事就是去廁所嘔吐,可想到的第一件事不是埋怨故事少女,而是先想到吐出來的是聖誕餐點感到非常後悔。

「所以那是什麼奇怪的體驗,穿越異空間?做夢?什麼跟什麼啊哈哈哈!」

對於女子照實的回答,室友瘋狂大笑,還說真的有人看的話,她現在就要把衣服都脫光,結果被女子說一點都不賢淑後作罷。

「我的故事真的還沒結束嗎……?」

跨年過去了,從那天後女子將那個沒有回應的聊天室刪除,並且解除好友,決定這樣也不是辦法,她將這些拋棄,將注意力轉為自己的工作,每天工作完後就回到住所,在假日跟朋友去玩,跟室友嘗試新遊戲,她不知道一切是否是由某人寫出來的,跟故事少女說的一樣,沒必要去探討,自己是怎麼想的最重要,在踏實的生活中,女子漸漸重新找到過去的感覺,終於,再次到了那一天,她來到男子的墓前。

在墓前,女子放了幾瓶飲料與點心,因為沒有帶香來拜,所以她選擇雙手合十,然後才在墓前開始她的儀式,雖然只是講講話的自言自語,但她集中精神專注,即使這只是自我催眠,但是如果閉著眼睛,僅僅是想像也好,也希望也能聽到幻聽,於是這個儀式開始了。

名為「離別」的儀式。

「好久不見囉!你最近還好吧?到底是跑到哪裡了呢?應該不會到別的時空把妹了吧?那我肯定要狠狠把你給宰了。據說你的同事說你是連同機器一起不見了,而且在這兩年也沒有搜尋到跟你機器一樣的訊號,對了,你知道嗎?我已經是個領導了喔,領的薪水可多了!我朋友可忌妒極了,但是她還是願意跟我去車站前的便當店吃飯,真的是個好朋友,幸好沒有遇到像故事一樣會捅人背後一刀的人。」

女子像過去少年向她聊天一樣開始一直講,最近的生活、當時傷心的時候、神奇的遭遇、他父母最近狀況、同學會舉辦、生日、遊樂園、大學……。

女子默默掉下眼淚,然後哭泣聲響起。

(原來你一直以來做的是那麼辛苦的嗎?還是說我就是如此不堪一擊呢?)

然後女子起身,離別儀式就此結束,她正要收拾東西時,一隻手抓住她的手臂。

「下午好啊……我好恨啊啊啊啊啊……!」

「不要啊啊啊啊!」

故事少女將自己帶來的慰問品,水果甜鴨胸擺在鋪好的地毯,又從空間拿出好幾罐汽水大刺刺擺在墳墓上,讓女子趕緊阻止她,但少女似乎一副要讓她不用擔心的樣子,很乾脆的繼續擺放,沒多久後墳墓變成浮空冰雲在保鮮飲料的展示桌了。

「好啦!開始用餐囉!」

「給我等等,先給我解釋現在是什麼情況。」

「忘記了嗎?我不是說過確定結局我就會出現嗎?」

「所以說到底……他還在嗎?」

故事少女大喝特喝,把自己的零食(鴨胸?)和女子帶來的食物幾乎快吃完了,還打了嗝,然後起身看向墳墓,然後朝向那裡的空氣半握住的感覺,然後憑空拉出了人,被拉出來的男子瞬間反應不過來,順著作用力男子跌到堅硬的地板,而女子看著這景象,說不出任何話。

「原本應該是接納意外,使自己堅強的結局啊……但是我才不要這麼爛的結局呢?那我只好直接把人抓出來囉!那麼你們繼續慢聊,拜拜!」

故事少女毫不在乎直接丟下兩年不見的兩人在原地,而先行動的是躺在地上的男子。

「……誰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我剛剛不是才在折躍嗎?怎麼突然回來了?而且這裡是墓地?妳今天有認識的人過世嗎?」

「我也不清楚啊,而且你知道我剛剛在拜拜的人是誰嗎?」

「不會是我吧?」

女子走過去男子旁邊,然後將男子拉起來,然後頭靠在男子胸口。

「明明已經過了兩年,你卻不曉得我多麼痛苦,不公平。」

女子泣不成聲,男子並沒有對這一切產生要追根究底的想法,而是選擇緊緊抱住現在情緒不穩定的她。

在那之後,各種麻煩的問題接連不斷,包括對回來的過程、實驗的研究、身體檢查、戶口重辦等許多問題,兩人沒有提到關於少女的事情,只說在女子離開時突然男子就從後面憑空出現,讓實驗室的科學家們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認定為規則外的特例,或者奇蹟。

在男子回來後的一年,兩人要辦結婚登記手續時,一位公務人員請他們填寫單子,然後女子在離開時,給了她糖果,說是喜糖請收下,公務人員將衣服換回便服,將衣服還給還在昏迷的正版公務人員,變回了故事少女的樣子。

「還給我一些糖果,當我小孩子啊!」

少女雖然抱怨著,但還是把糖果吃完,這個世界的故事也已經結束,但它沒有停止運轉,只有在讀者們眼中停止了,而一切也是因為這樣,世界保持平衡。

「好了,接下來要去哪個故事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在椅子上發誓吧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