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星

最容易生存,卻又是最難生存,平凡要不沾與極端之間取得平衡。(裝厲害)(你就不會乖乖吃起司嗎) 那麼今天想看什麼故事呢?

不好意思,沒罐罐

這感覺不發就忘啦,發(......我的起司才不會交給你這小貓)(我是不偏袒任何一派,有得摸就摸)

好吧,沒錯,走進學校,我還在想同學會不會又睡過頭放生我跟老師打桌球時,連續的「喵喵」叫在前面響著,牠是在學校長久以來都有的橘貓,是還有另一隻黑白條紋的也在一旁曬太陽,但完全不搭理任何路人。我走過去蹲下,然後橘貓被我摸了下頭,搔個下巴,但似乎因為我沒食物給牠吃也走開,在我後面趴下貼著我的屁股。感覺知道我沒食物但把我當成沙發,挺信任我的,但我馬上起身,牠也受到一點驚嚇起來,我拍拍牠的背,然後牠們還是在原地繞著,等下一位可能有罐頭的人給牠們飽餐一頓,我繼續走去體育館。

「感覺橘貓肯定會肥起來了。」

我要罐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