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C.

一個在海線工作的醫師,工作之餘寫作、攝影、繪畫,同時也喜歡電影和ACG,歡迎認識新朋友。

我不想成為一名醫師

(edited)
「I don't want to be a doctor...」
值班室裡頭的上下鋪床,寫滿了過去學長姐們對於人生的憤怒跟疑問,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立刻接受白袍的重量,我自己也是如此

「I don't want to be a doctor.」

值班時躺在床上,抬頭看著上舖的床板,覺得這一段很有意思,這些學長姐,就跟多數的從醫你我一樣,抱著不同的夢想和嚮往,卻只能在過勞的夜裡苦撐,雖然憤怒,但最後都朝著這怪異且既定的規劃成熟老去。

今天值班,我是一位負責拔管的菜鳥實習醫師,當我壓著病人傷口的這段時間,我背後的大片玻璃窗外是熱鬧的中友商圈,連假的氣氛在如梭的燈火中顯得燦爛,但我手裡卻是沒有搏動的軀體,失去凝血功能的血注著急地想脫離冰冷的枝幹,就像斷掉的心電圖一樣,直直墜落。

在我關掉呼吸器,拔掉氣管內管時,病人家屬圍成了一圈,他們看著曾經的家人,逐漸變冷、石化出深紅色的紋路,我看著他們,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受,像是難過,也像是失敗和挫折的融合,我知道我不厲害,但這樣子的結果還是很打擊到我。我完成了移除所有管路的工作後默默離開,心裡想著:

「I don't want to be a doctor like this.」

我想起哭著趴在病人身上的他的家人,如果有能力做得更多,或許就能有更好的結果,我想,這也是一些學長姐,雖然一開始不能接受這份工作,卻能從這打雜的一年中,逐漸成熟的原因吧。


寫於2019,某個值班的實習夜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