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C.

一個在海線工作的醫師,工作之餘寫作、攝影、繪畫,同時也喜歡電影和ACG,歡迎認識新朋友。

親愛的妳,寫於大五 2017

【Dear Monkey Lin】

國中時候,曾經有一個不知道怎麼認識的好朋友,她是一個可愛的妹子,笑起來眼睛周圍會有深深的笑紋,個性大剌剌,說話直白而粗野,她常說我很好抱,總喜歡正面抱我,看見我的時候常常撲上來,讓我不知所措 ,不諱言她身材很好,有時候抱上來是會讓我硬的那種,在制服底下有著青春的尷尬,偶爾老師走過,我會要她鬆開手(畢竟是真的古怪),但大部分的時候,我就讓她掛在我身上,跟著一群朋友在樓梯口聊天,那是個容易滿足的年紀,每個平凡的日常。

現在想起來,都是一些模糊的對話了,畢竟畢業已第八年,畢典後也再沒有見過她,還記得她有時㑹趴在樓梯的轉角,偷偷看著座位在窗邊的我,等我抬起頭來才發現她在那邊等著,我想她並不是喜歡我,只是想看我的表情是如何,或許埋怨她的樣子她覺得很有趣。畢業前我曾經告訴她要保護好自己,她告訴我,以她的個性,有天醒來可能就不是處女了,想到這種事,便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

畢業後,一直有試圖聯絡她,卻始終聯絡不上,但如果我再積極一點,我想是可以聯絡到的,只是懶散的我覺得來日方長,便暫且把這件事擱在一旁。

大約一個多月前,在我的手機通訊錄裡頭,看到好久以前存的她家的電話,打了過去,卻是預錄好的語音信箱,聽起來是她父親,因為打了好幾次都是一樣的結果,只好留了我的姓名和手機號碼,卻遲遲沒有回音。

今天偶然想起,或許可以找找她的IG,想說只要是妹子應該都喜歡用IG,或許能找到什麼資訊也說不定。從以前留的電子信箱,順利找到她的IG跟臉書,但更新都是停在去年的某一天,晚上搜尋她曾經tag的一些好友,看到她好朋友的文章,才知道她過世了,當下的我罵了好幾聲的幹,我不想接受這件事。

我翻著她的臉書記錄,在她過世的前幾天,她幾乎每天都有發文,看得出來為了某些事在難過,但她的一些朋友以為她在開玩笑,我想如果是我,搞不好也會以為她在說笑吧,因為她總是笑得那麼開朗阿混蛋。在她過世的前一天,她約了一群朋友一起唱歌,照片的她笑得很開心,文章最後卻是寫下最後一唱 the end。而最後一篇文她寫著「我愛我的朋友,我愛我的家人」


Lin ,

妳愛妳的朋友,就不要讓妳的朋友那麼難過啊....八年了,雖然我連妳的聲音都忘記了,但我還是掛記著你這個好友,這麼多年來雖然不是很積極,但我一直在找妳,妳這個笨蛋,應該已經忘記我了齁,對不起,沒能在妳難過的時候,跟以前一樣給妳一個即時的擁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