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C.

一個在海線工作的醫師,工作之餘寫作、攝影、繪畫,同時也喜歡電影和ACG,歡迎認識新朋友。

用數字說故事:青春最後佔領的城市

發布於
能否把發皺的湖面燙平將起毛球的星空刷洗乾淨,是否尚遺留下一些人事物值得我們去伸手探尋?
城市叢林—攝於台中七期

【青春最後占領的城市】

十六歲秋天,星期六11:00 A.M.

隔壁鄰居一樣時間蹓狗跟澆花

日光的角度精準釘下影子

而影子有著細葉欖仁的氣味

然氣味也不過只是一個早晨


高中的日子已離得很遠

恍如疾行的窗景

並不殘留樹的影子跟夢

那裡的天空蓋著制服的顏色

在不知名的場域

我們一起被時間刷洗得更薄更褪色


十五歲之後

除了文字,便不再見過一面

信中的字句貼近肌膚

兩千兩百個日子

我們只是習慣彼此的溫度停留在信箋

停留在同樣十五歲的妳

擁著我的信件入眠


(屋頂上的風車逐漸被距離支解, 蜻蜓不再復返)


二十歲夏天,星期日,10:00 A.M.

公車上晃蕩的思緒浸入飄渺的冬雨

整座城市是一幀有雨的畫

城市鋪陳的距離同思念的長度

有多想念,範疇就能有多遠

海和天空的幅距

說著,也只不過比兩個指節多那麼

一些些


11:30 A.M.

雨聲漸漸淡了

如同被轉小聲的收音機沙啞著低迴的頻率

“見面後第一句話該說什麼?”

是否該擁抱對方?

是否 尚存有彼此的回憶跟氣息

跳下公車的門階

我也一併攜上這些不完整的思續


草間有露

漸漸凝濕在沾泥的帆布鞋


(多年來我們就像行走在同向的棧道上,

只是一前一後,錯身間有霧)


我大步走向揮手的妳

安靜的夜,整座地表似乎只剩妳一人

還執意站在森林的中央

彷彿相信頭上的星子又能齊刻亮了起來

但時間過去

荒唐的日子也隨之老舊

於是你決心不再豢養一整片星空

逐一讓它們決議自己的明滅

此刻夜空的霓虹比以往壓得更低

光中有獸

眼角熠熠閃爍著光芒


那一晚妳告訴我

或許我們喜歡的不是彼此

妳和我都不過僅僅是

逆風在找尋

當初闖入彼此生命的晦澀涵義


夜晚結束之際

有幾句話尚低伏在我的耳畔

印象中只隱約記得

抬起頭來

比星空更遼闊的該是妳

也該是我的

關於青春最後占領的版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