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云间

身處陰溝,仰望星辰,做個不完美的人。

柯基被撲殺在上海街頭,然後呢?...

如果給他足夠的權力,明天被拍死街頭的,很可能是人。

4月6日的事我看了。視頻評論,都看了。有什麽東西梗在喉嚨裏,什麽話也説不出來。我沒有養過寵物,但我看到新冠陽性的主人被帶走,可愛的柯基飛奔出家門找自己的主人,卻被白色制服下藏著的惡魔活活打死時,我能夠想象,那位主人有多難受。

爲什麽要殺死它?説是防疫,這麽長時間,沒聽説有哪隻狗得新冠了吧?

好,就算寵物有可能是病毒載體,但讓它活著,就那麽難嗎?

你不讓它跑,可以。哪怕你給柯基主人一點點時間,讓她給它拴上狗繩呢?就算你必須帶走主人,拿個筐給它扣上也行啊?爲什麽一定要殺了它?

哦,我想起來了。那個工作人員真不一定是個天生的虐待狂。面對黨和政府,他比狗都忠誠。壓力的發泄,和對權貴的唯命是從,促使欺軟怕硬的他,將鏟子揮向弱者。清零政策,就是把所有人囚禁起來,身體和思想。新冠陽性,就是死罪。不配合者,格殺勿論。我算是看明白了。所謂極端防疫,就是你怎麽死無所謂,只要不死於新冠。偉大領袖們的烏紗帽還在,憑什麽管你平民的死活。

孕婦流產,老人哮喘,多少上海市民沒有物資,以至於餓死,上吊自殺。現在呢,這麽大個上海,連一隻柯基也容不下嗎?

防疫到底防了什麽?

防住了生命,勉强防住了病毒,但永遠防不住人渣。

要養家糊口的人無依無靠,為權力下跪的人肆虐猖狂。

我不認識那位工作人員,更與他無怨無仇。但是,當他將鐵鍬揮向那隻無辜的柯基時,我希望他被自己的良心譴責。我希望他能想想,自己發泄壓力也好,執行命令也罷,那身白色的工作服應該隔離病毒,而不能隔離人性。

有人説,至於嗎,爲了條狗?但是你想想看,如果給他足夠的權力,明天被拍死街頭的,很可能是人。

如果這是在文革那十年,他一定是冲在最前綫的劊子手。

新冠該防嗎?當然。我從未美化疫情,得新冠的時候確實不好受。但是,該這樣極端嗎?不該。

防疫不應該以剝奪最基本的生命權利爲代價。

以命換命,就是在本末倒置。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