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云间

身處陰溝,仰望星辰,做個不完美的人。

我能救多少人--獻血漿的經歷

溫熱的血離開我,它去往另一個身體裏流淌;它又回來了,帶著希望和祝福。

兩年前,我在美國當地紅十字會捐獻了約500ml的全血,得知我的血型是AB陽性,只占美國常住人口的3%。那時我剛剛18嵗,根據當地要求,我身高160cm,體重至少達到55kg才可以獻血。當時只有50kg的我對自己的身體十分自信,謊報體重完成捐獻,之後還騎了20分鐘的自行車回家(大家千萬不要學我啊,每個人體質不同)。

後來我開始研究血型,才知道,AB陽性血型是紅細胞的萬能受血者(我可以接受任何人的紅細胞),因爲紅細胞中同時含有A抗原和B抗原,但沒有抗體,任何血型的紅細胞都不會在我身體上出現排異反應。反之,其他不同血型的人,即使是AB陰性,都會排斥AB陽性紅細胞中的抗原。因此,我的全血只能幫助相同血型的人,AB陽性全血的需求量也並不大。

然而,我卻是血漿的萬能捐獻者。AB陽性的血漿中不含任何抗原,可以輸送給任何人。所有人需要的血漿就流淌在3%的人身上,而我恰好是其中一位。我想,爲什麽不貢獻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呢?

附近的血漿站比較忙碌,即使是在工作日的上午。護士接待我,查看我的駕照(美國駕照當身份證用),社安卡,並讓我看了段20分鐘,關於捐獻流程和風險的視頻。隨後,我需要完成50題的問卷,裏面包含手術史,傷病史,性生活,和新冠疫苗接種情況。他們還會測量我的體重(統一標準,年齡18嵗以上,體重50kg以上),體溫,心率,血壓,血紅蛋白值和血漿蛋白質含量,還會看看我的耳洞和紋身數量。由於我是第一次捐獻血漿,護士體貼地給我做了個身體檢查,主要是心肝脾肺的聽診。

漫長的等待后,我終於躺在了獻血床上。獻血漿和獻全血流程差不多,只是獻血漿時需要用到血漿分離器,通過離心力原理把血漿和紅細胞,白細胞分開,收集血漿的同時將剩下的紅白細胞重新輸回體内。我體重55kg,大概捐獻700ml。整個過程持續了1小時。

銀針插進靜脈,帶著微微的疼痛。當我看到管子變紅,摸了摸,裏面流淌著我的血液,還帶著點體溫。我用力握拳,加速血液的收集。機器飛速轉動,瓶子漸漸被淡紅色,半透明的液體填滿。綳帶突然放鬆時,紅細胞混著清涼的生理鹽水返回我體内。

我的血漿,能救多少人呢?數量可能不太重要。但重要的是,我做了件好事,幫助了那些需要的人,而這個人,有可能是我的朋友或家人。

溫熱的血液離開我,去了另一個身體流體;我又看它回來了,帶著希望和祝福。

我是在獻血漿時一隻手打字寫的這篇文章。結束後我並沒有任何不適,只是今晚要多吃點飯啦。

放兩張圖吧,暈針的人慎看。

護士貼心地給了我個東西攥著
血漿分離器,右邊那個瓶子是收集血漿用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