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云间

身處陰溝,仰望星辰,做個不完美的人。

安心的恐懼--淺談Stephen King《1408》

這是個酒店鬧鬼的故事,你,怕嗎?

您可能對Stephen King這位作家不熟悉,但您應該對他的作品《肖申克的救贖》略有耳聞。《1408》出自短篇故事集《世事無常》,雖然火爆程度不及《肖申克的救贖》,可作爲我讀的第一篇恐怖故事,它在我與恐怖題材作品之間的大門上開了條縫隙。

我這個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看恐怖片。一直以來,我把它當作導致我失眠的罪魁禍首。事情就奇怪在這了。我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突然想本著獵奇的態度嘗試下以前不敢幹的事。《1408》的故事我一口氣看完了。後來覺得不盡興,就把電影版也看了,有四種結局,但因爲版權及一系列原因,我只看得到主角燒房間的版本。電影和故事在劇情上相差甚遠,因此這篇文是故事和電影情節的融合。

酒店鬧鬼題材在恐怖故事裏已經見怪不怪了。類似的還有地下室,監獄,密室,停尸間,這些封閉的,容易渲染幽暗,陰森氣氛的地點。這種環境容易發出信號,傳遞給人類大腦額葉中的恐懼中屬杏仁核,並刺激人體在無意識間做出些行爲,比如起鷄皮疙瘩,尖叫,捂眼睛,逃離。《1408》電影爲了渲染氣氛,會加上些令人暈眩的運鏡,還有高分貝的,引起人不適的音效,例如桌椅撞擊,收音機接收信號的雜音,以及開窗時滑軌的摩擦聲。故事裏則充斥著形象的描述,摘錄一段:

客廳牆上的畫又變歪了,變化還不僅僅是這些。站在樓梯上的那個女人把上半身脫得精光,露出了乳房,她各拿著一個,乳頭上垂著一滴血。她直視著邁克的眼睛,殘忍地笑著。她的牙齒磨得如食人生番的牙齒一般鋒利。帆船的欄杆旁邊,水手不見了,只看到一排面無血色的男男女女。在最左側,最靠近船頭的那個男人穿著棕色的羊毛西裝,手拿圓頂高帽,頭髮從當中分開,光溜溜的,一直垂到眉毛,一連驚愕和茫然。邁克認出來了:他是凱文·奧馬利——這個房間的第一位客人,是個縫紉機推銷員——1910年10月他從這兒跳了下去。奧馬利的左邊是死在這兒的其他人,個個臉上露出同樣的茫然、驚愕的表情。這使他們看起來都有血緣關係,都是同一個近親結婚、極度弱智的家庭中的成員。

靜物畫裡的水果變成了割下的人頭。橘黃色的光線滑過凹陷的雙頰,嘴唇鬆弛,呆滯的雙眼往上翻,香煙放在右耳後。

當然,這只是從生理上最淺薄的角度理解,至於恐怖故事爲什麽恐怖,還有很重要的心理原因。我發表自己的一點淺見,歡迎大家反駁和討論。

有人説“無知者無畏”,不知道危險的人自然不會怕,這點恕我不能苟同。我認爲,恐懼的來源之一就是未知。擧個例子,美國監獄的死囚在行刑前大約要等待十几年。這十几年裏,他們大多會焦慮,狂躁,即使他們被單獨關押,沒有展示這些情緒的機會。可但他們知曉何時會被推上注射台時,甚至到了行刑前一天,他們的情緒反而是平靜的,因爲他們了解了自己的命運。

再講講房間號碼:西方把13這個數字當成禁忌。所以,西方的大樓會跳過13層,或用12A代替。嚴格來説,1408號房間就處於13層。還有,各位把房間號碼加起來看看。

主角呢,他了解這個房間號碼的意思(雖然他不信13的詛咒),知道房間裏曾經至少有30人自殺,也在不少案發現場安然入睡。作爲“有知者”,進到房間后怎麽還心驚膽顫?這就是恐懼的第二個來源:意外。主角作爲一個有經驗的恐怖故事作家,自然身經百戰,面對一個乍一看沒什麽兩樣的房間,儼然一副“我不信這邪”的樣子。誰知,房門又歪了,畫作又變了樣,還流著像膠水一樣的液體。菜單,房間設施,一眨眼一個樣。還有電話裏不像人,又不像機械的詭異聲音:“我是9!9!我們殺了你的朋友!現在他們全死了!我是6!6!“這些都是他沒想到的。

恐懼還有一個來源:罪惡。我曾經犯罪那段時間徹夜難眠,怕警察敲門,怕魔鬼纏身。爲什麽?因爲我做了坏事。我的良心告訴我,作惡必遭報應。即使哪一天,我的衣櫃裏突然跑出個黑無常,讓我下地獄見閻王,我也無法逃脫。因爲那是我應得的。

主角的罪惡并非殺人放火,而是對家人的漠視。電影中,主角得了慢性病的女兒離世,而他至始至終都沒有好好陪伴過她。在1408房間裏,他見到了他離世的女兒,隨之,心裏的防綫徹底崩塌。

2007年電影《1408》

故事裏出現的是主角離世的哥哥。關於哥哥離世的原因,主角説法不一,有肺癌,烟草大戰,被康涅狄格公路旁雪地裏的狼群吃掉。他甚至拿去世的哥哥開玩笑。我無法判斷哥哥准確的死因,但我可以確定,主角對他哥哥并不關心。所以,1408房間給他製造了男孩和狼群的木雕,時刻提醒並譴責著他。

1408裏的很多現象我無法解釋,科學也無法解釋。比如,那個電話裏的聲音到底是誰?畫裏,墻裏有什麽?如果要我解讀這個房間,那有可能是1408要懲罰那些住客,讓他們喪失意識,被内心的罪惡吞噬。那些住客可能也經歷了相似的事情,或者内心有不敢面對的罪惡。唯一不同的是,他們選擇消亡,而主角選擇反抗。他用一根火柴,點燃了整個房間,也點燃了自己。從突然下陷的地毯上走過,逃離了鬧鬼的1408。在他逃離1408的那一刻,它的目的就不是懲罰,而是救贖。

主角在逃出1408之後説了這樣一句話:“(墻裏的東西)肯定不是人。鬼至少曾經是人。“我把它理解爲,墻裏有在他看來比鬼更可怕的東西,而這個東西應該是人的内心。1408這個房間是真實的也好,是虛構的也罷,它的目的,就是逼迫心裏有鬼的人直視自己心靈深處最真實的東西。所有鬼神論,都是勸人向善的。

我本以爲《1408》會把我嚇得魂飛魄散,但它沒有。雖然如此(也可能正因如此),我依然很愛這個故事。我不認爲嚇人是鑒定恐怖故事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相反,好的恐怖故事會讓讀者在經歷並頂住强烈的刺激后,更加珍惜現實生活中的平靜和美好。恐懼讓人安心,《1408》完美地做到了。不只是恐怖元素看多了,心裏有了建設,更重要的是,我和主角一樣,能坦然面對未知,並消滅内心的罪惡了,那,我還怕什麽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