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天龙

JD/PhD candidate,中文世界的移民研究传道士(自居),美国历史政治法律社会问题都有些研究,创办选·美。喜呼朋引伴,过自由生活。

254追蹤者0追蹤中
  • 华为诉讼书简单分析

    • 只需要法院令就好了

    • 看起诉书中涂黑部分,不排除任正非也被秘密起诉

    • 创始人级别的欺诈,上一个名人是Elizabeth Holmes,任正非的华为大多了

    • 最后建议中国企业高管绕过纽约吧,这个案子的属地管辖在纽约,感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孟晚舟前几年途径JFK的时候有了不合法行为,以及之前任正非2007年在纽约被FBI审讯中撒谎。不过你不来纽约,这就没生意可做了,EDNY/SDNY活生生把纽约市变成一个大陷阱,想来这里赚钱敲钟的中国企业家们,风险想过没有?

    • 上周听金融圈朋友说HSBC的主营业务就是洗钱😂😂,能把人家吓得不敢做生意,不是HSBC没种,而是华为太不谨慎吧?

    • 转WUSTL朱师:补充indictment里面看到有意思的两个点:首先,Skycom雇佣了至少一名美国公民(第5页);其次,2014年时,被告个人持有的电子设备中有一被删除的文件,其中显示Skycom大致(Mainly)是被告企业的“代理人(Agent)”(第8页)。

    • 我人生第一篇媒体发表是13年初给凤凰周刊的,关于三一重工的CFIUS诉讼,然后自然就看到了同时期华为中兴在美国国会的材料和美国国会的报告,当时报告中的口气就是怀疑两家公司撒谎,因为美国国会掌握了相当多的证据,而华为中兴当时的材料和听证会的表现让我仰望天空——这两傻没有请律师嘛?????

  • 欧逸文写Trump政府排除异己的长文

    • 对于川普政府现状我作为一个常年关注美国政治的人来说也是五味杂陈,一个制度要破坏起来,真的是非常的容易。但之所以走到今天,川普既是之前种种政治败坏的果,也是当下急剧恶化的因。

      刘瑜老师有本书叫民主的细节。这么多年,我们除了一些非常肤浅空洞的了解之外,我们对美国这个政治体制到底知道多少呢?美国政治的研究已经非常庞大汗牛充栋,但有时候在我看来又因为过于成熟而陷入细枝末节的,而缺少一个全局式的视角。其实对于大多数观察美国的媒体人来说,其实需要的是一个中观的切入点,既不缠斗于细节,也不失大局的把握。

      欧逸文这篇文章写的非常好,但如果说制度无法修复这个问题,感觉也有点太小看美国这几百年经历的大小危机。大选之后我曾和群里一位友人私聊,觉得大家哀嚎遍野实属没有必要,美国的成长并不如我们事后诸葛亮看来一路一帆风顺,而也是经过很多激流险滩,虽然不能高枕无忧,但保持谨慎乐观总是好的。

      而且川普上台至今,在内政外交上并没有出现太大问题,固然在政策上无法遂了自由派的心意,比如驱逐globalist和环保专家,但美国政府一朝天子一朝臣本来就是常态,为什么要把川普single out呢?如果川普的政策符合自由派的方向,那跟选了希拉里又有什么不同呢?既然他赢了,他按照自己的意志一定程度的塑造政府的priority为什么就觉得天塌下来呢?当然,我们可以说,比如气候变化不可逆转,现在开倒车就是置人类的未来于不顾,但我们在人类没有突破民族国家界限之前,特朗普如果没有信仰气候变化,特朗普的选民没有信任气候变化,那么他们反对气候变化,到底是他们对自己的信仰有问题,还是自由派没有好好地让他们接受一套自己的观点呢?美国政治极化,也不是Fox News一家的责任对吧?

      我是一点都不喜欢特朗普,我也是一个institutionalist,所以我对于他对美国政治体制的破坏可谓痛心疾首,但既然有了游戏规则,那么就应该在规则内打败他。我们是可以说他任人唯亲,喜欢人表忠心拍马屁,但法律也没有不允许他这么做,如果这么做能够让他更有效的治理国家。当然,法律也让了我们去批评他,干预他,给他教训,选他下来。

      而且川普身边的人固然都有迎合他的作态,但或许也可以想成忍辱负重。国务卿、副总统、幕僚长、国防部长、财政部长等人整体还是靠谱,明的暗得纠偏了很多,国会共和党偶尔偶尔也会有点作用,民主党也充分发挥了反对党的效果,法院则很好的阻扰了他很多施政。且不说穆勒调查和中期选举。

      还是那句话,特朗普是美国宪政的一个病毒,美国政治正在拼命生成抗体。

      我还是谨慎乐观。

  • 为啥我觉得这次国会听证会是扎克伯格和议员们合演的一场戏

    • 嗯,有道理。

      刚才还想起一个原因,那就是共和党不愿意直面川普有可能因为通俄门事件受益的可能性,这也是这个问题在问询中轻轻揭过的原因,毕竟这关乎到共和党总统执政合法性的核心了,所以他们就没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吧。毕竟整个通俄门调查共和党国会起到的作用更多是阻扰的。

    • 我觉得很多人有种美化硅谷科技公司的趋势,觉得他们都是nerd,都是技术Geek,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搞大新闻。但这本身就是科技公司包装出来的假象,微软谷歌在DC的公关办公室曾经都是DC最大的,谷歌请Eric Schmidt就是看中他在实务上的能力,可以让两个技术创始人专心搞业务。Schmidt前年还是希拉里团队技术业务的chair,和政坛深度embedded。扎克伯格自己搞得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本身也是推动包括移民在内的各种政策。没有一个是菜鸟

    • 我觉得你低估了硅谷的能力,自从微软分拆案以来,硅谷都是未雨绸缪型的介入政治,谷歌等巨头都是从一开始就给华盛顿砸钱的,随便搜搜报道很多,公开数据也很多。

      而且不需要全部收买啊,收买几个关键的就好,比如前面一个问题正问到要害的时候来个插科打诨耍宝的转移视线,没有节操的媒体就别带偏了。

  • 美國參議員問 Zuckerberg 的問題,是否太基本了?

    • OMG,这是监管机构好吧,干嘛要代表选民像白纸一样提问,他们的终极目的是行使broad range of legislative power over anything,不是我国的政协人大参政议政的,如果他们跟选民一样傻白甜,怎么Check and balance本来就更专业的行政机关呢?如果他们和选民一样傻白甜,那么搞那么多委员会、培养议员们的expertise就没有必要了啊,那应该整个调整美国的选举制度确保每两年一次选来的议员都是Fresh face and empty brain最好了,不然呆个两年怎么也会比刚来的时候不那么白纸一点了。

    • 我觉得嘛

      1. 议员的确不是全知全能,但他们有助理、有专家、有第三方意见可供参考,他们必须做功课再来履行自己的职责吧?但遗憾的是,我没看出来他们做了多少功课。

      2. 美国国会处理过多少更加专业的问题,有多少会比FB的算法更容易?FB算法会比NASA拨款和登月计划在60年代更复杂?隐私问题会比反恐是否可以用无人机击杀海外美国人更棘手?过分吹捧FB算法的“不近人情”,是不是太小看美国国会的经验值了?

      3. 而且美国法律最讲究analogy,也就是把复杂的问题和现象通过打比方的方式切换到普通人更容易理解的场景中来,国会议员们不是法学院毕业的极少,我不觉得他们analogize的时候会比高院处理biotech类型案子的时候更难办。

      4. 就干嘛要在国会听证会上扮傻白甜呢?congressional calender是最宝贵的资源啊,国会并不是365天上班,除掉各种Recess各种假期一年没几天在DC的,每个人发言时间都有限,真的要给选民普法,可以事后上NPR或者哪怕Fox News也行,或者给大报纸投op-ed,或者如今的各种自媒体,或者自己组织写手去做类似的事情。

      不是我悲观,我不知道除了拿钱消灾以外有啥合理解释

  • 美中貿易戰開打,會怎麼樣?

    • 我对中美关系长期看持悲观态度,就算这事情平息了,给双方民众造成的观感已经足够糟糕。如果2016年大选给我们什么教训的话,那就是实际结果远不如媒体spin出来的印象重要。双方都在民族主义兴头上,起码中国是,而美国民众也很容易操弄,加上双方还都认为自己是双边关系的受害者,类似法国当年入侵鲁尔区后来退兵一样,撕破的脸糊不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