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PhD candidate,中文世界的移民研究传道士(自居),美国历史政治法律社会问题都有些研究,创办选·美。喜呼朋引伴,过自由生活。

对川普政府时期的美国政治的前景不应太悲观

对于川普政府现状我作为一个常年关注美国政治的人来说也是五味杂陈,一个制度要破坏起来,真的是非常的容易。但之所以走到今天,川普既是之前种种政治败坏的果,也是当下急剧恶化的因。

刘瑜老师有本书叫民主的细节。这么多年,我们除了一些非常肤浅空洞的了解之外,我们对美国这个政治体制到底知道多少呢?美国政治的研究已经非常庞大汗牛充栋,但有时候在我看来又因为过于成熟而陷入细枝末节的,而缺少一个全局式的视角。其实对于大多数观察美国的媒体人来说,其实需要的是一个中观的切入点,既不缠斗于细节,也不失大局的把握。

欧逸文这篇文章写的非常好,但如果说制度无法修复这个问题,感觉也有点太小看美国这几百年经历的大小危机。大选之后我曾和群里一位友人私聊,觉得大家哀嚎遍野实属没有必要,美国的成长并不如我们事后诸葛亮看来一路一帆风顺,而也是经过很多激流险滩,虽然不能高枕无忧,但保持谨慎乐观总是好的。

这篇本来是回复朱逸蕾的帖子,后来晓雅催着我单独发文,我自己觉得写的潦草不敢贻笑大方,但还是决定拿来抛砖引玉

------------------------------

而且川普上台至今,在内政外交上并没有出现太大问题,固然在政策上无法遂了自由派的心意,比如驱逐globalist和环保专家,但美国政府一朝天子一朝臣本来就是常态,为什么要把川普single out呢?如果川普的政策符合自由派的方向,那跟选了希拉里又有什么不同呢?既然他赢了,他按照自己的意志一定程度的塑造政府的priority为什么就觉得天塌下来呢?当然,我们可以说,比如气候变化不可逆转,现在开倒车就是置人类的未来于不顾,但我们在人类没有突破民族国家界限之前,特朗普如果没有信仰气候变化,特朗普的选民没有信任气候变化,那么他们反对气候变化,到底是他们对自己的信仰有问题,还是自由派没有好好地让他们接受一套自己的观点呢?美国政治极化,也不是Fox News一家的责任对吧?

我是一点都不喜欢特朗普,我也是一个institutionalist,所以我对于他对美国政治体制的破坏可谓痛心疾首,但既然有了游戏规则,那么就应该在规则内打败他。我们是可以说他任人唯亲,喜欢人表忠心拍马屁,但法律也没有不允许他这么做,如果这么做能够让他更有效的治理国家。当然,法律也让了我们去批评他,干预他,给他教训,选他下来。

而且川普身边的人固然都有迎合他的作态,但或许也可以想成忍辱负重。国务卿、副总统、幕僚长、国防部长、财政部长等人整体还是靠谱,明的暗得纠偏了很多,国会共和党偶尔偶尔也会有点作用,民主党也充分发挥了反对党的效果,法院则很好的阻扰了他很多施政。且不说穆勒调查和中期选举。

还是那句话,特朗普是美国宪政的一个病毒,美国政治正在拼命生成抗体。

我还是谨慎乐观。

1 篇關聯作品
美國130川普15
111
111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