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PhD candidate,中文世界的移民研究传道士(自居),美国历史政治法律社会问题都有些研究,创办选·美。喜呼朋引伴,过自由生活。

刘强东案涉及的其他法律问题

本文写于2018年国庆假期,本以为常识性的法律问题已经无需赘言,所以就关注了一些边缘议题,没想到到了8021年还要和朋友们解释"不予起诉"和"无罪释放"的区别、"举证责任"和"陪审制诉讼"的程序……好烦
————分割线————
可以说,自月初案发至今,针对此事的中英文报道已经汗牛充栋,但意外的是,本案所反映的美国校园性侵问题、CEO涉事导致的公司治理问题和个人涉嫌犯罪而导致的移民与签证问题却鲜有人提及。

校园性侵问题
刘强东的性侵调查虽然因刘的身份而看似不寻常,但从另一个侧面却再度反映了女生在美国校园中面临严峻的性侵危险。据统计,美国女性被强奸概率的风险区间最高峰在16-24岁期间;美国女大学生在校期间,有20%-25%的人沦为各种类型性暴力的受害者;性侵施害者往往是相识之人,绝非出没于黑灯瞎火人迹罕至处的陌生人;事发情境也是在约会和住处等私下场合,容易为第三方误会;而案发高峰期则一般是大学生涯前两年,尤其是入校转校后的第一周。可以说,如果此案案情属实,那么几乎是符合所有统计特征的教科书案例。

虽然美国校园性侵如此普遍,但是真正给受害者公正的时候则少之又少。美国教育部数据显示90%的受害者因为担心受到敌意的对待、不被司法或医疗机构所信任、学校对性侵行为的不重视、家人和熟人所得知或缺少足够证据等原因而选择了不报案。而在处理少数报案的时候,学校也会因为诸如缺少专项资金、缺少足够培训、为了学校名誉乃至排名而对其冷处理,甚至转向打压受害者。在调查过程中经常出现“什么都不做”、“约谈行凶者得悉另一个版本的故事后什么都不做”、“调查进度缓慢长达数月乃至数年”、“调查方式偏颇给行凶者更多保护”、“认定行凶者有责任但不采取惩戒措施并且不为受害者提供进一步的保护避免被报复”、“认定行凶者有责任但却给受害者制造学习生活上的麻烦”、“要求受害者不得将此事告诉家长在内的任何人”,乃至“强迫受害者与行凶者和解”,甚至“在事件捅到媒体之后指控受害者酗酒以及行为不检”。前几年还出现地方法官为了保护施害者的前途,而枉顾受害者利益,对已经被陪审团定罪的斯坦福大学学生给与区区六个月刑期这样让舆论为之哗然的咄咄怪事。

在如此宽松的环境下,校园性侵施害者更加有恃无恐。早在1993年有调查发现高达35%的男生表示如果不受法律制裁的话他们都会选择强奸,而缺少执法力度的环境则让他们成为累犯。根据已有的校园性侵报案的研究发现,性侵男生中63.3%的人会一犯再犯,平均强奸次数高达6次,并在性侵中伴有诸如殴打、虐待和攻击等多达14项暴行。

CEO涉事问题
CEO或者创始人惹上是非导致公司遭遇困境的例子在资本市场可谓屡见不鲜:2016年美国联邦检察院以CEO涉嫌欺诈为由调查加拿大制药巨头Valeant,2017年美国证监会调查美国三大征信机构之一Equifax的高层在用户信息大规模泄密曝光前大肆出手股票的丑闻,2018年麻省博彩业管理局调查赌场连锁企业Wynn Resorts的创始人兼CEO的性侵丑闻……如今,性侵案缠身的刘强东也加入了这一的名单,而且不论结果如何,本案已经、且还将对京东的股价、运营和商誉造成极大负面影响。我们可以通过几个美国近年来针对CEO不当行为的研究来估测此事对京东的影响几何。

2015年一项研究调查了219起上市公司CEO涉及的不当行为,包括不当性行为、履历作假、药物滥用和暴力行为等等,其中一半与性有关,三分之一和各种类型的欺骗有关,而涉事的CEO往往是累犯。该研究发现,如果CEO涉及不当性行为,该公司的股价几乎会马上暴跌,平均将在三日内跌掉2.26亿美元的市值;而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该公司的市值平均下跌11-14%。因为CEO的性丑闻,该公司在那个财年的运营状况也会受到司法部或者证监会调查的严重影响,而有时候往往是“祸不单行”。

在另一个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的研究发现,CEO不当行为对公司的商誉造成的伤害非常巨大且持久。每一起丑闻平均会被媒体报道超过250次,而该丑闻在媒体上被“记忆”的时间跨度则平均长达4.9年,个别案例达到十数年之久。而该研究还发现,三分之一CEO涉事的公司在短时间内都会遭遇失去大客户、被联邦调查、被股东诉讼、股东代理战等一系列动荡;54%的公司在事发后会遇到与此事完全无关的公司治理难题,比如账目问题、其他诉讼乃至破产。

更糟的是,遇到这类问题的公司,不管是否炒掉CEO都不会拯救公司的业绩和士气。在这个研究中,有四分之一的案例涉及到公司创始人。因为创始人往往在董事会享有更大的权力,所以受到公司董事会的监督也越少,也因此更容易犯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京东不久前才获得了谷歌的投资,之前早就和腾讯展开了合作,这两家公司将会因为京东的问题遭到多少影响也颇值得关注。

个人签证问题
而另一个问题则涉及到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签证与移民事务法规。申请过签证的人都知道,几乎每个国家的签证申请上都有犯罪记录的背景调查,不少时候还需要提供无犯罪记录证明。虽然国与国之间对于这类问题宽紧不一,但在美国加拿大,申请者哪怕五十年前的微小过错也基本上会断绝签证批准的可能。而在中美关系恶化的当下,很难想象对移民严刑峻法的特朗普政府会对世界第三大电商创始人网开一面,没有将其树为典型在集会上借题发挥就不错了。

根据《美利坚法典》第8章1182节(a)(2)(A)(i),“任何人被法院定罪或自承犯罪”,则不具有申请美国签证入境的资格。法典对于罪名定义非常宽泛,不仅包括“违反(包括试图违反或阴谋策划违反)美国联邦或某一州的法律法规”,还包括定义含糊的“犯下、试图犯下或阴谋策划犯下涉及道德沦丧的犯罪”。而根据《美利坚法典》第8章1182节(a)(2) (B),如果被定罪多项罪名,申请者也将无缘再度踏上美国国土。

京东作为一家美国上市企业,如果创始人和CEO自己无法前往美国,想必会给公司的正常运营带来相当的不便。众所周知,刘强东和美国缘分颇深,很多京东的变革都来源于他在美国考察同行的结果。而美国在科技、教育、资本等领域的优势明显,注定京东未来的发展必然还需要更多与美国各界的互动,而很多事情却无人可为创始人代劳。

法律38
54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