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PhD candidate,中文世界的移民研究传道士(自居),美国历史政治法律社会问题都有些研究,创办选·美。喜呼朋引伴,过自由生活。

为啥我觉得这次国会听证会是扎克伯格和议员们合演的一场戏

我个人觉得

1. 议员的确不是全知全能,但他们有助理、有专家、有第三方意见可供参考,他们必须做功课再来履行自己的职责吧?但遗憾的是,我没看出来他们做了多少功课。起码,多看看几篇追查这事情的媒体报道也不至于这么丑态百出。

2. 美国国会处理过多少更加专业的问题,有多少会比FB的算法更容易?FB算法会比NASA拨款和登月计划在60年代更复杂?隐私问题会比反恐是否可以用无人机击杀海外美国人更棘手?过分吹捧FB算法的“不近人情”,是不是太小看美国国会的经验值了?

3. 而且美国法律最讲究analogy,也就是把复杂的问题和现象通过打比方的方式切换到普通人更容易理解的场景中来,国会议员们不是法学院毕业的极少,我不觉得他们analogize的时候会比高院处理biotech类型案子的时候更难办。

4. 就干嘛要在国会听证会上扮傻白甜呢?congressional calender是最宝贵的资源啊,国会并不是365天上班,除掉各种Recess各种假期一年没几天在DC的,每个人发言时间都有限,真的要给选民普法,可以事后上NPR或者哪怕Fox News也行,或者给大报纸投op-ed,或者如今的各种自媒体,或者自己组织写手去做类似的事情。

5. 注意看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们的表现,民主党的平均更认真准备更充分,但如今是共和党国会,议程多少快慢更多都被共和党控制,摊手,那些蠢问题有几个不是共和党提的?

不是我悲观,我不知道除了拿钱消灾以外有啥合理解释

1 篇關聯作品
美國119科技99政治264
230
230

回應5

只看衍生作品
  • 我覺得遊老師的這種猜測雖然的確有可能,但還是過於悲觀了。一方面,部分共和黨參議員可能的確就是沒有做足夠的功課,或者即使想做工作也不知道從何做起——這個問題的政治意義真不一定比登月更簡單。登月(以及更廣意義上的宇宙探索)有蘇俄這個當時美國的公敵直接比較,雖然在科學上很復雜,但是在政治上很直接。相較而言,對於個人數據在政治層面上的影響,我們現在依然是一知半解的。即使我們都同意要解決這個問題,那應該如何解決呢?坦率地說,現在矽谷和華盛頓都不清楚。另一方面,共和黨參議員的支持者們有多在乎這件事?相比之下,他們可能更在乎Facebook是否在審查保守派的帖文(參見Cruz的問題),而不是某個擁有他們個人社交數據的公司如何利用算法分析,以及這種分析會帶來怎樣的後果。要指望這些參議員去詢問自己的選民不那麽關心的問題,本身就是很困難的。

    • 嗯,有道理。

      刚才还想起一个原因,那就是共和党不愿意直面川普有可能因为通俄门事件受益的可能性,这也是这个问题在问询中轻轻揭过的原因,毕竟这关乎到共和党总统执政合法性的核心了,所以他们就没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吧。毕竟整个通俄门调查共和党国会起到的作用更多是阻扰的。

  • 我觉得很多人有种美化硅谷科技公司的趋势,觉得他们都是nerd,都是技术Geek,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搞大新闻。但这本身就是科技公司包装出来的假象,微软谷歌在DC的公关办公室曾经都是DC最大的,谷歌请Eric Schmidt就是看中他在实务上的能力,可以让两个技术创始人专心搞业务。Schmidt前年还是希拉里团队技术业务的chair,和政坛深度embedded。扎克伯格自己搞得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本身也是推动包括移民在内的各种政策。没有一个是菜鸟

  • 同時兩個委員會,要能都收買難度是非常高的,矽谷高科技業在華盛頓的影響力並沒有那麼強。所以我不太認為是雙方一起演戲。

    • 我觉得你低估了硅谷的能力,自从微软分拆案以来,硅谷都是未雨绸缪型的介入政治,谷歌等巨头都是从一开始就给华盛顿砸钱的,随便搜搜报道很多,公开数据也很多。

      而且不需要全部收买啊,收买几个关键的就好,比如前面一个问题正问到要害的时候来个插科打诨耍宝的转移视线,没有节操的媒体就别带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