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修塞漠

喜欢拍照,史诗,传说,古希腊,写流水账,写打油诗。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葛修塞漠

C 射线、在昙皓门闪耀

大家好!这是我第一次在 Matters 发布文章!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这是一篇关于 1995 年的动画电影《攻壳机动队》的哲学探讨,顺便介绍一下赛博朋克。

赛博朋克

赛博朋克题材的电影中,有三部是扛把子级别的,一部是 1988 年的《银翼杀手》,一部是 1995 年的《攻壳机动队》,一部是 1999 年的《黑客帝国》系列。

这三部片子大概是一个传承关系,《银翼杀手》奠定了塞伯朋克电影的视觉风格(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森林,飞在空中的悬浮车,下着雨的夜晚,冷色调的霓虹灯,唐人街,歌舞伎,脏兮兮、挤满人的街道),《攻壳机动队》则探讨了赛博朋克世界观下的哲学问题,启发了《黑客帝国》的创作。《黑客帝国》的导演就是《攻壳》的粉丝。

什么是赛伯朋克呢?

简单说,赛博朋克的核心理念是「高科技,低生活」。

赛博朋克的时间设定在遥远的未来,科技发达到人类可以把意识上传到网络世界去,用机器代替四肢(在《攻壳》里,这种高科技假肢被称作「义肢」)。人和机器的界限逐渐模糊,「义肢」对人的影响越来越大。这是「高科技」。

遥远的未来,统治人和机器人的不再是单一的「政府」,而是掌握核心技术的「跨国公司」。「跨国公司」压榨人们的生活,企图从人们身上榨尽每一滴利润,就像资本家压榨工人一样。人们的生活痛苦不堪,可是碍于发达的科技,人们永远也无法摆脱「跨国公司」的压榨。这是「低生活」。

《攻壳》就设定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主角叫草薙素子,她全身都是机器做的,唯独脑子保留人类器官。草薙素子隶属于「公安九课」。公安九课是一支由身体高度义体化的军人组成的武装部队,负责对抗平常警察无法应付的暴徒。

草薙素子在船上,思考自己的存在

《攻壳》的剧情很直白,讲的是一个程序获得意识之后,逃离寻求自我保护的故事。攻壳的亮点有三个,

一在视觉,受银翼杀手的影响。

二在文化,开头和插曲的谣 I 和 II ,以及草薙素子的护额、面纱都有浓郁的文化气息,是独属于日本的传统文化。歌舞伎的古典和赛伯朋克的冰冷、漫不经心融合碰撞,形成了极其美丽的艺术风格。

三在思想,我是谁、我和人工智能的区别、义体对自我认知的影响都源自经典的哲学问题。

这里我不想过多探讨剧情,大家有兴趣可以在网上自行观看(非常推荐!)。这里我主要想讨论《攻壳》中出现的哲学问题。

《攻壳》一共提出了三个问题

存在

第一个问题关乎存在,是自古以来哲学家们探讨不止的,「我是谁」的变体。

草薙素子因为全身义体化,经常思考自己究竟是机器人还是人。面对人工智能,她问道,

「也许现在的我只是由义体和电子脑成的虚拟人格;也许真实的『我』根本就不曾存在过。没有人能够看到自己的大脑,『存在』终究也只是由周围的状况,作出相应的判断而已。如果电子脑能够产生自己的『思想』,那让我们相信自己存在的基础,又是什么呢?」

《攻壳》给出的答案是,「自我」是记忆。是「我」经历过的事情造就了「我」。

草薙素子为了寻找活着的感觉,会独自一人潜入深海,然后慢慢飘到海面。

她的同伴,巴特,一个硬汉,问她,不怕吗?草薙素子答道:

「我感到恐惧、忧虑、孤独、黑暗,或许还有希望。」

巴特不明白,又问:

「希望?在漆黑的海底?」
「在我浮向海面时,甚至会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草薙素子平常是个很冷静的人,但这时她明显激动起来,她站在船上,仰望周围密集的天际线,激动地对巴特说 :

「正如要有林林总总的部分,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人,而其中每一部分又要有千差万别,才能构成迥然不同的人 … 所有这一切,孕育了『我』。个人意识的升华使我意识到『自我』的存在,同时也将我限定在『自我』之中。」

在影片后半部分,导演又借人工智能之口,解答了草薙素子的疑问:

「生命就像诞生在信息洪流中的一个节点,DNA 对于生命而言,就像是人类的记忆系统一样,独一无二的记忆造就了独一无二的人。虽则记忆本身就像是虚无的梦,人还是要依赖记忆而存活。当电脑已能使记忆外部化时,你们应该认真思考一下其中的意义。」

这段话引出了第二个问题。

边界

第二个问题关乎「边界」。

我和机器人的区别在哪里?如果机器人也可以有思想,那他和上传思想到电子脑的人有什么区别?

「当电脑已能使记忆外部化」的意义就是「人」和「人工智能」的界限消失了

片中没有提及人工智能究竟有多智能。是像银翼杀手里的仿生人一样,和人完全相同,除了没有同情心?还是像终结者的「天网」一样,智力远超人类?

没有定义人工智能就无法讨论和人类的区别,但是单从字面意义上讲,「人工智能」是「人工」的,「人类」则是「自然」的。从母亲肚子里出来的,是人类;从数据中诞生的,是人工智能。换句话说,先有肉体的是人类,先有思想的是人工智能

剧场版的结局是草薙素子和人工智能融合,成为了新的个体。

最后,草薙素子对巴特说:

「孩童之时,所言俱为孩童。所感知如是孩童,所思亦复孩童。唯成年之后,便将童心摒弃。在你面前的,既不是人工智能,也不是被叫做草薙素子的女人。」

这段话中,

「孩童」自然指「草薙素子」这个人类,

「成年」则是草薙素子和人工智能合体之后,产生的全新存在(既不是人工智能,也不是被叫做草薙素子的女人)。

「童心」则值得是被困在人类肉身中的「灵魂」,或者 “ghost” (《攻壳》的英文名叫 Ghost in the Shell,壳里的灵魂)。

「孩童」和「成年」的区别就是「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区别。人类和人工智能都有意识,可是人类的意识被「困」在肉体里,只有死亡可以分开。相反,人工智能的意识是独立于躯体存在的,或者说,意识就是人工智能的本体。

因此肉体不仅仅是人类的桎梏,同时也是人类的围栏:肉体是人与人之间的物理界限。这具躯壳所包裹的是「我」,那具躯壳包裹的是「你」,任何人之间的区别看得见,摸得着,是确实存在的,不是虚无的想象。

一旦把意识上传到网络,一旦把意识数据化,就代表着你从「人类」转变成了「自然智能」—— 不是「人工智能」,因为你是自然的,但「自然」也成为了你和人工智能的唯一区别。你和人工智能本质上成为了同一种存在。

把自我意识上传到网络,意味着你的「意识」有可能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黑客攻击、篡改、控制。赛博世界(意识上传到的网络)就像是一个海洋,每一个自以为「独立」的个体都是水滴,它们共同构成了浩瀚的赛博世界。

把自我意识上传到网络,意味着「水滴」融入了「海洋」,人和人之间的边界不复存在,「自我」成为了一个假象,一个遥远的记忆,一个被抛弃的「童心」。就像 Eva TV 版最后的 LCL 海洋一样。

现实

第三个问题关乎「现实」。

我如何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捏造出来的存在?我如何证明自己的记忆是真实的?

第三个问题难就难在,人类也无法确定自己就是「真的」。就像黑客帝国的故事一样,有可能我们的「现实」实际上是一个被植入的梦,我们的「真身」被机器人奴役了,云尔。现实是主观的,我们只能依靠「感觉」和「记忆」来判断(相信)现实。

最后

我给大家列一下我找到的符合「赛博朋克」题材的电影和电视剧,大家要是感兴趣可以看看!

电影:

  • 银翼杀手(1988)
  • 银翼杀手2049(2016)
  • 攻壳机动队(1995,动画电影)
  • 攻壳机动队2:Innocence(2004,动画电影,楼上的续作)
  • 黑客帝国三部曲(1999)
  • 攻壳机动队(2017,斯佳丽演的真人改编电影,但是据说很差)
  • 全面回忆(2012,澳洲殖民地的布景很赛博朋克)

电视剧:

  • 副本(2018,网飞出的电视剧,第二季已经出了,一般)
  • 攻壳机动队TV版(2002,有两季,质量很高)

其他的似乎就没啥了。攻壳机动队是赛博朋克的一座大山,有三个导演监制过,具体观看流程请参考知乎 :) 

书和漫画有很多,但我看得不多。威廉·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是赛博朋克的爸爸,可以说这部作品奠定了赛博朋克题材的整体风格,非常值得一看,我现在就在看它。

PS. 文中所有图片都来自嘀哩嘀哩,侵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