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姐的德國日子

S姐本人 | 南台灣姑娘 | 德國媳婦 | 轉職菜鳥女工程師

寫了五年的德國生活,我還是常常掙扎該不該寫

發布於

最近臉書上常常提醒我們,幾年前在做什麼
於是,有機會回顧了一些,剛到德國時寫下的隻字片語
老實說覺得非常感動,有一種“啊!原來我當時是靠著這樣的信念撐過來的呀”
但為什麼在德國生活五年後,我又很少寫文章了呢?
今天看見一篇晚安詩,裡面有一句話,深深打動我
"每一瞬間都是蓓蕾",於是有了這篇文章.

-
開始少寫文章,差不多都是這幾個原因 :
1. 怕誤人子弟
我最近回來台灣,開始轉職,希望成為一個軟體工程師.
由於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加上年紀稍長(比起五年前,長了五歲呢),於是面子好像成了一種束縛.
我開始覺得,還沒有成功的人不適合寫文章,因為可能誤人子弟...
而這樣的想法,也不只有我有.
班上一個很厲害的男生,說也想提筆寫點東西,但因為“怕誤人子弟”,於是還沒開始寫,想等“準備好的時候”,再寫.
2. 覺得自己的生活實在是太無趣,沒什麼好寫的了
剛來德國的時候覺得一切都很有趣,去了一個新的地方,就會想寫些什麼東西
來了五年後,不論去什麼城市,開始覺得,都是一樣的
Rathaus (市政廳), Kirche (教堂), Schloss (城堡) ...不斷巡迴
久而久之,家鄉的月亮開始比較圓,什麼人去哪間新開的火鍋店打卡
在我眼裡看起來都比我又去了哪個市政廳還有趣...

-
大概就是以上兩點,構成了我不寫文章的理由
不過今天看到的那句話 - "每個瞬間都是蓓蕾"
加上讀到了自己以前寫的文字,給了自己力量的感動,讓我又開始想提筆寫字
(還有,轉移到 Matters 看到可以賺 likecoin的動力 (笑) )

-
針對“怕誤人子弟”這一點(不知道為什麼想到最近的艾莉莎莎...)
其實,如果文章本身不是工具文,而是抒情文,我覺得是可以寫的,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溫度.

很多經驗,在成功之後寫,就失去了當下徬徨的溫度
我現在每時每刻,都有成為菜鳥工程師的惶恐,深怕自己無法勝任這個職位
就跟我五年前剛剛到德國,每天都怕自己無法在德國留下來一般,有股深深的惶恐
但是,現在的我,已經不覺得要在德國留下來有多麽難.已經無法體會為何大家那麼想來德國...要不是有這五年來寫下的那些文字,我甚至忘記了自己曾經是那樣的徬徨
而現在已經在德國太久的自己,是無法寫出如此打動人心的話語了

“每個瞬間都是蓓蕾” - 而那個蓓蕾,也只綻放在那一個瞬間

-
對於 “我的生活實在是太無趣” 這點,我也有點想法
寫文章本就非我的本業,確實在無趣的時刻也不用強求自己發文.
不過,也不用在有趣的時刻,自我貶低,想像別人對自己的生活沒有興趣,而不發文
我們每天都在IG或臉書上發動態了(又或許只有我,哈)
何不把想法更深層的化成文字寫下來呢?(畢竟每天我陷入沈思的時間有這麼的多)

-
以上,大概就是我又開始提筆寫字的原因了
最重要的大概還是溫度那一點,因為我實在是太想保留著我現在的惶恐
以讓五年後的自己回顧
因為,五年前剛剛到德國的自己,著實深深鼓勵到了現在又在一條未知道路上的我

期許我的文字,不堅定,很誠惶誠恐
但能帶給一樣在人生路上摸索的你們
一點力量.

#寫在即將飛德國的今日 #轉職 #軟體工程師 #德國 #S姐的德國日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