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NGTUNG

香港;中年未到,青年已過;應該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沒有擅長的東西;有時閱讀。

寫在大選結果前:政客、民眾和國際戰線

發布於

香港人空前的關注美國總統選舉,必然與我們常談到的國際戰線有關。在抗爭運動中,抗爭者發現街頭抗爭成效有限,議會戰線長年原地踏步。為此,更多的香港人發現要反極權必須走出本土,靠國際勢力幫忙。

了解到這個背景,我們便可知香港人關注美國大選的一大原因大抵同香港有關,香港人想知道選舉結果會如何影響香港的局勢。抗爭者討厭中共,因此會希望國際社會都”be tough on China”、”hold China accountable”。而特朗普對中國的政策讓香港抗爭者看到希望,因為他比以往的管治團隊都更進取,不用溫和的外交手段來解決問題。反之,在不少人眼中拜登以至整個民主黨在對華政策上溫和,難以威脅到中共。

要理解撐Trump心態,先要理解很多香港抗爭者對美國政治關注的議題往往同中國和香港有關。


如何做政客的支持者

民眾支持政客是因為政客的某些主張符合自己的想法,選了那政客便可以令那些主張得以實踐。但現實是社會上議題多多,而每人關注的議題不同,即使相同但關注程度也會不同。有見及此,政客便要計算怎樣可以最大化自己的當選機會而在政策主張、言論及行為上調整,以取得更多選民的選票。當然,政客們也有最根本的價值取向,故傳統上我們以左右劃分政黨和政客。

政客要當選,那就同我們日常理解的職業相同,他們為了打份工而調整自我。有些人會相信政客原本都具有建設美好社會的想法,但從素人變成老人的過程中,慢慢有很多妥協,繼而甚至變得因循。

作為民眾,我們不必視政客為正義化身,不必支持他們所有的主張,不必相信他們所有的說話。即使他們的政綱和言論如何合自己的心意,我們也要長期觀察,甚至他日可能會向政客倒戈──因為我們忠於的是自己,不是任何一個政治人物。


如何介入別國「內政」

即使美國的政策或多或少對香港局勢有影響,但絕大多數香港人在美國選舉沒有票。而能夠決定美國總統的人是美國選民,他們關注的議題必然不只是香港,例如Paw Research Center於7月27日至8月2日的調查可見經濟(79%)、醫保(68%)、法官任命(64%)等等是美國人最關心的議題,這些都高於外交政策(57%)的關注度(註1)。故此,我們不要期望美國選民把香港視作很重要的選舉議題。

特朗普的對華政策讓很多抗爭者感到振奮,但美國本土的政治環境未必「明朗」,特朗普未必能夠連任。香港抗爭者視特朗普為反共大將軍,如果這個大將軍倒下,我們又何去何從呢?”China Joe”上場的話,美國是否就be soft to China?國際戰線是否從此收皮?

不管美國總統由誰做,抗爭者在國際戰線上要做的都是一樣──爭取支持。有人到外國做lobbying,有人在網上留言,無論誰當上總統,無論參眾兩院的政黨組成如何。如果我們相信只有特朗普才會”hold CCP accountable”,那他敗選,我們便無事可做了。

國際戰線得以開展,是因為有一些價值我們認為世界應該共享的,這些價值是歐美大部分政黨和民眾都會支持的。於此,我們便可以以中共侵害這些價值、而香港又在反抗的前沿為由,以爭取國際社會、各國手足的支持。我們不可以因總統誰屬而放棄,遊說兩黨政客要做,在網絡上引起對香港和中共議題的關注也要做。

國際戰線本來就是把我們所相信的價值傳播和強化的過程,基於我們認為這些價值是必須捍衛的,我們才可理直氣狀的繼續抗爭。正如,當我們看現世界別處的不公義,我們亦因此有關注的義務,所以才會”stand with Catalonia”、”stand with Thailand”,solidarity就是要不平則鳴,


註1:Pew Research Center(August 13,2020): Important issues in the 2020 election https://www.pewresearch.org/politics/2020/08/13/important-issues-in-the-2020-election/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