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轻海峡

喜歡研讀、細讀文學作品,鑽研文學翻譯,也喜歡把社會與政治當作文學作品研讀。

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第三彈)

Published at
Revised at

從事寫作(無論是學術寫作還是文學創作)的人大都有一種難以為外人道也的苦惱,这就是时常會覺得文思凝塞,即i英文世界所謂的writer's block,寫手腦迴路堵塞,寫不出東西來,不知道寫什麼好。

謝天謝地,感謝網路,現在的寫手在感覺文思凝澀或堵塞的時候可以藉助網路打開自己的思路。如何打開? 《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系列文就是一種來自現實的示範。

這種文學寫作試驗的設計思想是,假設我們想寫當今中國司空見慣的留學生學渣,但我們自己不是學渣,怎麼才能把學渣寫得惟妙惟肖,活靈活現呢?

借助互聯網,我們可以貼近學渣,進入學渣的大腦和內心,讓學渣把他們如何渣給我們活生生地展示出來。

最妙的是,寫手可以由此得到最火爆的素材而且免費。

当然,這一切需要寫手有足夠的技巧刺激學渣做出做充分的表演。這是對寫手的一個重大挑戰,要求寫手必須有充足的知識準備,能恰到好處地刺激學渣表演,而且是忍不住地表演,把他們的渣貨色充分抖落出來。

我現在正在試驗的一個對像是@Buergermeister 。自稱留學德國柏林的B究竟有多麼渣,從我呼籲他要說理不要使用流氓暴力語言他給我的回應就可略見一斑:

哈哈哈,什麼流氓暴力)?不是自由Amerika麼。
再說Berliner管你文縐縐那一套,先揍了再說。反正揍完之後和你們這群人講道理,你們才就真的嚶嚶嚶開始講道理了:)
賤不賤吶?

B後來的發言收斂了一些流氓暴力色彩,我於是寫了以下的回應,一方面給他讚揚和鼓勵,另一方面繼續刺激他,誘導他拿出更多的表現和表演,我也由此繼續進行我的網路時代的文學寫作試驗。

我現在試驗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文學寫作方面的,是要看看寫手可以如何利用網路的互動性來製作和收集寫作素材,另一個是測試寓教於樂的教學方式會有什麼成效,多大成效。

--------------------------------

亲爱的Buergermeister,你文明发言就对了,别学流氓,别耍流氓。用流氓无赖的口吻说话,那不是i什么光彩的事情,只是会让你成为众人眼中的笑柄,被人唾弃。亲爱的,你一定要赶紧明白这个道理。

另外,你和@伙们 在德语翻译问题上对我的色厉内荏的攻击让我再次认识到,谷歌翻译软件已经非常成熟,翻译出来的东西可以顶住恶意的挑剔,可以屹立不倒,不能撼动。

你和他诈唬叫唤了半天都没挑出谷歌翻译的任何实质性问题。这说明至少就我挑选的卡夫卡片段而言,谷歌的德语-英语翻译已经足够好,好过你这样的自称精熟德语的糊涂蛋不知多少倍。

你们俩的出色表现也再次让我见识了什么叫学渣——学的是德语,居然在辩论德语翻译问题的时候什么也说不清楚,除了喷粪之外别无所长,完全辩论不过一个不懂德语、只是借助谷歌翻译来翻译德文的人。你们太厉害了。怎么能把德语学成这样子?

你说,你们丢人不丢人?这是不是叫丢人现眼?

我还是要说,我为你爹娘哀叹,为你爹娘的好银子哀叹。他们花大钱送你们出国,还以为你是出去留学深造,哪里想到你是学渣,学的只是如何胡混。哎,你的论文都是花钱在国内找的枪手代写的吧?

从你跟我的交往言谈来看,你完全不具备说理能力,也就是说,你完全不具备写论文的能力。这种情况迫使我得出三个结论:

1.你的课业论文是花钱找枪手代写的(现在中国大陆论文代写枪手行业非常发达,从课业论文到学士、硕士甚至博士论文代写服务应有尽有);或者,

2.你上的是一所烂得不行的野鸡大学,所以你可以写臭不可闻的德语依然可以安然无恙;或者,

3.你实际上是准备花钱买文凭(像中国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全国政协委员杨澜的丈夫吴征一样在美国买了一个子虚乌有的大学的博士学位),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写论文。

当然,我也不能排除你或许还有其他的情况。这就需要你自己来做出进一步说明了。但我猜想你做不出更好的说明。因此,现在你的读者(包括我本人)就只能认为是你必定是上述三种情况之一。

亲爱的,你看,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让我坦白地告诉你吧,我这是在故意刺激你,诱导你,让你进一步自我暴露,好让那些正在学习写作的伙伴们看到一个标准的学渣会有什么言行。

截至目前,你学渣还逞能的表演还是蛮不错的。很希望你继续,并且拿出更多的出色表演。Danke。(瞧,我也不是不懂德语耶。)

1 users supported author

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

Matters上的文學寫作試驗(第二彈)

10

Want to read more?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