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轻海峡

喜歡研讀、細讀文學作品,鑽研文學翻譯,也喜歡把社會與政治當作文學作品研讀。

Matters上的政治與戲劇素材

發布於
修訂於
北京香山梁启超墓。梁启超生前呼唤与世界文明接轨的少年中国

政治,尤其是政治辯論常常會令人覺得乏味,無聊,令人頭痛。然而,假如政治辯論帶上了戲劇性,情況就不一樣了。比如,以下頗富有戲劇性的辯論。

辯論的起因是,我讀了【各色人間】在Matters上發表的一篇文章,對其文章中所明顯表現出來的為中共當局做宣傳的觀點和口吻感到好奇,我就忍不對他提出質疑,挑戰,希望藉以得出一些社會科學方面的發現。

於是,就有了以下的辯論。诸位讀者朋友可以看到,我們的辯論一開始還有些一本正經的架勢,但很快便進入戲劇性的境界。越是到了後來,我蓄意加戲的成分就越明顯。

【各色人間】在辯論中發表了很多有趣的甚至是驚人的觀點,我因為忙於跟他辯論,逗他玩,就沒有一一追問。他的驚人觀點包括他贊同中國大陸當局對人民實行言論表达管制。

作為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人,作為一個知道許多大陸人痛恨中共當局剝奪他們的表達自由的人,我為【各色人間】的這種思維感到悲哀。我也知道大陸很多人跟他持有同樣的觀點。但由於大陸禁止獨立的民意調查,我們不知道這種人在大陸人口中佔多大的比例。

但是,對台灣人和香港人來說,【各色人間】所說的最驚人的話或許是,“就像當年美國佬跟鄧公談人權,鄧公說我給你一億人,你給他們人權,怎麼樣?”

【各色人間】在這裡所尊称的“鄧公”是鄧小平,也就是在1989年做出決定出動軍隊鎮壓天安門廣場和平示威者、釀成震驚世界的六四屠殺的當時中共實際上的最高領導人。

且不說【各色人間】所說的鄧小平跟美國人談人權,威脅要把把一億人給美國並以此來訛詐美國、要美國不要再跟中國談人權的具體出處和細節真實性問題,單說他這種得到中共官方認可而且在支持中共政權的人當中流行廣泛的說法的思路就足以令人感到驚心動魄。

一個政權及其支持者為了消除人權的麻煩可以認為把一億人處理掉不是什么问题。持有這種思維的人當然不會認為處理掉香港七百萬人或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有什麼好值得大驚小怪的。

面對這樣的中共政權,面對這樣的中共政權支持者,香港人、台灣人應當怎麼跟他們溝通?有没有可能跟他們溝通?

假如對方把你當作他可以隨便處理的東西(中共政權及其支持者歷來是把人民當作可以隨便處理的東西),你能怎樣說服他把你當作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可以隨便處理的東西?

在人權觀念已經是普世價值、在所謂的落後的非洲國家也沒有多少人或政權給予蔑視的今天,面對一個不把人權放在眼裡的人,那個人還為自己蔑視基本人權而感到自豪和i驕傲,跟這樣的一個人對話當然是戲劇性十足——令人毛骨悚然的戲劇性。

在這裡我要明確說明的是,我發表以下的戲劇性對話是得到【各色人間】的許可和一再督促的。不是我存心要他難堪,而是他相信發表這樣的對話/辯論記錄會讓我難堪,讓他顯得明智。

我當然樂意成全他。烏拉~

============

津轻海峡

【就短暂的观察看来,这里的群体绝大部分应该是大陆海外移民和港台人士,还有零零散散的其他群体。再加上政治味道浓重,所以大概就奠定了这里以批判大陆为主旋律的基调,实在是有些无聊和无意义。事实上,我期待的是以自由思想的碰撞,或者说从世界主义、人类共同体的角度的思考。但这种批判大陆的基调就像一个圈一样,圈住了所谓自由。】

您这些话很是可圈可点,符合陶渊明的“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的标准。为了节省时间,恕我说话直率,直截了当。

我觉得您这些话是典型的假大空(假话、大话、空话的简称)。而且,比假大空还低一个或N个档次,因为您似乎不屑于讲逻辑,所以说起话来犹如梦呓。

政治味道浓重,怎么啦?人就是政治的动物呐。

另外,来自大陆的人多,对大陆比较关心,对大陆也熟悉,爱之深,责之切,不是很正常也很自然吗?

批判大陆的种种不公不自由,即有具体意义,也有普遍意义,怎么就无聊了呢?怎么就像一个圈一样,圈住了所谓自由呢?

敢问您心目中的自由是什么?就是画地为牢?在中国大陆不能批判中国大陆,在中国大陆之外也不能批判中国大陆,哎,您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宣传部驻Matters的特派员或舆情监督员吗?

还有,您的世界主义、人类共同体又是什么意思呢?抽离了具体的个人、国家、族裔的世界主义、人类共同体是什么玩意儿呢?

感觉您的“人类共同体”类似于中共当局所说的“人民”,没有具体的个人,只有一个抽象的集体,是一种看不见也摸不着的存在。

顺便问一句,您说的“人类共同体”和中共当局所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什么关系?

不好意思,您的话确实让我感到困惑,也感到好奇,我斗胆提出这些问题来。很想听听您的高见。谢谢。

各色人间

那我就先挑简单的说,,世界主义或者说人类共同体的概念,你要不知道呢,可以谷歌一下,谷歌是个好东西。社科书不想看的话,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也不错,那个作者的角度可以说就是世界主义。

至于你问的“人类共同体”和中共当局所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什么关系?

我想大概是一个意思,所以怎么了呢。。说话三句不离中共,一个概念的好坏和谁说谁提出的有关系吗。这个概念国际是在实际维持的,不然联合国、wto、who干嘛用的。新冠肺炎这么大范围影响,你不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热核威胁、全球变暖等等议题你不知道为什么存在?

自由很复杂,但至少不该是单向度。移民的应该不少吧,作为美国人、加拿大人、欧洲人等等的你们,还是一天到晚谈大陆,这视野不单调吗?就算谈,起码深挖一下,来个对比分析什么的。。但是打眼一看就是肤浅的逻辑批判,各种以偏概全。你说我不愿意谈逻辑,确实,因为我看到的文章基本就是发泄而已,根本就没什么逻辑。如果只是单纯地表达感想感受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总是喜欢举个旗帜标榜一下就很荒唐。

而且动不动就谈特别宏大的社科议题。从信息的支撑到逻辑的推演基本大多是笑话。也就理念的出发点还不错。

本来就是想看看出走世界各地的人们的多元化的文化和思想,,闹了半天,不管是大陆人、港台人,还是已经是美国人、加拿大人、欧洲人的你们,还是全在谈大陆,不无聊吗。

作为美国人的你们谈谈黑人运动、美国大选、美国医疗,美国教育体系,不能吗?

作为澳大利亚人的你们谈谈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所作所为的看法,不能吗?

大陆有个什么事儿,都跟吃了兴奋剂一样,别的地方的事情就跟没有一样。这不无聊吗?

至于你说的假大空,我承认一个大。假不假空不空,那就取决于认知了。社科议题本来就这特点。你那一句“人是政治的动物”,才是典型的正确的废话,无懈可击但毫无作用。

谈政治是挺好的,事实上也是辩是非,不过请回顾巴巴拉少校那个片段。。

津轻海峡

中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有其特定含义的,这就是,它可以自由地四处扩张,但却禁止中国人自由,甚至中国人出了中国也不能有表达自由。

想问您是否认可这种人类命运共同体?

自由是多维度的,但中共的自由却是它可以自由地有权任性,公民只能乖乖听话,不得妄议中央。想问您是否认可中共这种自由观?

你在澳大利亚或中国当然可以批评澳大利亚。但您的话让我想起了苏联笑话:西方记者对苏联记者说,我们有充分的表达自由,可以自由地批评我们的总统。苏联记者回答说,我们有充分的自由,可以自由地批评你们的总统。

先生,您还生活在前苏联是时代吧?感觉您还是生活在中共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中吧?

要说什么是废话,对懂得人是政治的动物的人说,人是政治的动物,那当然是废话。但对您就不是了。我引用的您的那段话清楚地显示了你主张不要谈政治,尤其是不要谈中国大陆的政治。

哎,您是带着党国的任务出来的嘛?

由此可知,您的话有假。而且,您的话也空——你不要别人谈政治,但却大谈给中共帮腔的政治,由此可见你说话是不算数的,空洞的。

我在美国自然会对美国的政治有强烈的批评,但我们这是在一个面向更多的大陆读者的平台上,我谈一点涉及中国大陆政治的事情有什么不妥呢?

各色人间

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你这话不就这个意思。这和西方的的民主自由搞双标不也一样。

就比如正义,我想说的是什么是正义。你却来跟我说政府的正义。牛头不对马嘴。

津轻海峡

亲爱的,你赞同成龙的观点,这就是,中国人不配自由,得严管,是吧?这是党国的观点呐。当然,你也可以说,党国的观点怎么啦?党就不能有正确观点啦?我的回答:当然正确,伟大,光荣,正确呐,伟光正呐。

西方民主自由怎么啦?西方认为西方人可以民主自由,中国人只能被严管嘛?西方认为西方媒体可以自由,可以揭露本国的腐败,包括调查报道澳大利亚军队的问题,中国的媒体不能自由,尤其是不能报道中国军队半点负面的消息?你想说什么呐,亲爱的?感觉你脑筋不太清楚呐。

各色人间

成龙?没听说过什么观点,就看过几部他的电影。换换信息渠道吧。这种人的言论能有什么价值。

言论管制过严我认同这一点,我也期待着变化。但并非你如此激进。从纯粹人权的角度确实值得批判,可惜难以纯粹。这也不是一两句评判说得清楚的。。就像政治,我并没有说不谈。我只是反对无聊肤浅的泛泛之谈。

大陆不能妄议中央,美国人可以自由的骂总统,就喊这没自由,那儿有自由。扯淡,有这么简单吗。就美国这一条,就是扯淡。美国的主宰是华尔街和美联储,,根本不是美国政府,摆个傀儡而已,骂骂当然没什么了,还能让人民觉得自己是权力的主人。

就像当年美国佬跟邓公谈人权,邓公说我给你一亿人,你给他们人权,怎么样?

还敢谈扩张,美国这遍布全球的军事基地建着玩的?中东亚洲就那么香?非洲南美怎么不去呢?

扯淡,谈政治,到最后都会归于利益,什么意识形态都是扯,什么自由民主都是口号。都是嘴上谈主义,心里想利益。

所以我说的是谈论可以啊,别什么都挂着政府,有说的那么简单吗。要谈也拿出点儿干货。

推荐你一本书,佛朗西斯 福山《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那才是真知灼见的的讨论。多看大学者的书,别一天到晚靠新闻,网络小文章获取信息,建立价值体系。。

浪费时间。再见。

津轻海峡

言论管制你认同,好,中共党国底色亮出来了。

再问你呐,

你认为怎样才算不激进?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1年多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看到变化?700年后?813年后?

先生,你可以不这么无耻嘛?

先生,我看你这点水平,也别跟我推荐什么书了。说实话,在正规的辩论场合,我捏着半边嘴都可以轻易驳倒你啦。

各色人间

我看出来了,你根本理解不了我的话。怎一个蠢字了得。再见

津轻海峡

我不明白,五毛培训手册里是怎样讲道理的呢?外国人可以民主自由,因为他们是人;中国人不能民主自由,因为他们是人下人?

要说蠢嘛,先生,你真逗。我把我们的来往问答发表出来好了。让读者看看谁蠢。好不好?

各色人间

思想要海纳百川呀。而且,我说那书呀,美国学者写的,也是民主自由的支持者。你还是看看吧,增加点儿深度。

津轻海峡

先生,大概在你穿开裆裤,或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知道弗兰西斯·福山了。我还是说,截至目前你的表现很差劲,你真的是没资格给我推荐什么书呐。而且,你推荐的书你自己都看不懂呐。福山对中国的政治说了什么,你知道嘛,亲爱的?

各色人间

说你还不服。我是说没听过他对于这些理念的观点,不是不知道成龙。这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理解错误。

所以别扯了。阅读要注意理解。也补补逻辑学的知识吧

你这可真看不出来有读过福山的书。目测你没读过。起码如果你读过《历史的终结和最后之人》,你反驳的第一句话估计就是你读过。如果读过了还是这个水平,那就是我说的你理解不了他书中的内容。

津轻海峡

亲爱的,你是说成龙写书了?成龙是美国学者?你到底说要说什么呐?瞧你这么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的。【他】对这些理念的观点?他是谁?对哪些理念的观点?瞧你说话行文一盆浆糊呐,还来指导我读书?你不觉得你可笑嘛?

各色人间

我说的是福山。你这阅读理解能力也是够了

津轻海峡

亲爱的,说你逗,你可真逗。我不是讽刺你说话颠三倒四,含混不清,一盆浆糊嘛。你自己糊涂,表达浆糊,就说我阅读理解里不行?你可真行呐。

亲爱的,福山是个学者,而且是一个好学者,但他提出的观点/理论只是众说之一,我就算没读过,怎么啦?所以,我就该认同你的观点,这就是,中国人下贱,西方人可以享有民主自由,但中国人不配享受民主自由?假如这是你所谓的福山的观点,那就让这样的福山见鬼去吧。你对我这个态度有什么评论,亲爱的?

各色人间

思想海纳百川,这六个字你不理解什么意思?那我给你解释解释:就是说你要去多阅读各方思想体系的书籍,去理解和融汇。。给你推荐个书,只是让你开开眼界,,怎么就是支持书里的什么观点了。愚不可及。

很明显看出来你不会联系上下文进行阅读理解呀

津轻海峡

亲爱的,你还是真逗呐。人说你写的烂句子让读者晕头转向,你就说读者不会联系上下文?疯子和傻子都可以这么说人不能理解疯话或傻话呐。

亲爱的,你可以不再逗我了嘛?全世界我认为比福山更好的政治理论家多得很,我一辈子都读不过来,而且,你迄今为止的表现也让我对你的学识和见识很不放心,所以,我选择轻蔑/无视你的推荐,你认为我的这种态度不合情理嘛?

各色人间

这就典型的没有逻辑。我只是推荐一个福山的书,你又开始扯什么学者水平。你愿意干什么我当然管不着呀,所以只是推荐呀。我觉得你更该学学逻辑学

给你一句评语:你的知识储备和思维能力不足以讨论这些。。还是多看看书再出来吧。。福山的《历史的终结和最后之人》确实不错,不要拒绝学习。。。哈哈哈哈。。。再见

津轻海峡

亲爱的,你可以不这么逗好嘛?你可以不逗死我,乐死我嘛?说不好听的,我在这发表的任何一篇文章所展示出来的水平,你大概是一辈子都达不到。这一点不是我自吹,读者可以看得很清楚呐,亲爱的。你迄今为止的表现也展示得很清楚呐。

各色人间

有意思,哈哈哈。又是典型的逻辑谬误,应该属于是诉诸权威。而且你这权威的认证就先不说。就粗略浏览了你的文章标题,基本属于文学领域,

要说文学呢,大概我承认。本人个人认知很清楚,文学艺术看得少,也不太感兴趣,确实水平垃圾。但是我说的是社科,不是文学,不是文笔。

还有你这比的很没意思呀。模糊或者说偷换比较领域,无聊。。你要这么说,我本身还是科技领域的呢,那我摆个公式你不就蒙了。

就事论事,保持主题好吗。你这要搞辩论,论着论着怕是得跑题。

文学不注重逻辑,这就是你不可避免积累下来的毛病。

请再研读研读逻辑学。

津轻海峡

亲爱的,我迄今为止就是从逻辑和社会科学的角度来跟你辩论呐。你一直还看不出来,你也是太slow啦。你看来是个地地道道的学渣,完全玩不转社会科学,玩不转逻辑,所以可以被上轨道的辩论对手随意玩耍。所以,你真逗,好阔爱。

各色人间

又一逻辑谬误之强词夺理混淆视听。你这理解力还真是有问题。回答都是回答你上一段话。你又把范围扩大到整个辩论。可笑!

你前一段话是想用你写的文章质量作为论据来证明自己的水平。但是你的文章基本都是文学,证明不了。我是在说这个。

你的逻辑思维实在有待提高。

津轻海峡

先生,我不得不怀疑你是豆腐脑。请问,就算是我迄今为止在Matters上发表的文章多是文学评论,怎么啦?文学评论跟逻辑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不能展示逻辑嘛?你这是玩什么豆腐脑,浆糊脑游戏呐,亲爱的?

各色人间

你在混淆概念。不注重逻辑和没有逻辑是两种意思。文学的属性本来就是如此,逻辑是次要地位。而且我是说你逻辑思维有待提高。我从来没说过文学评论和逻辑势不两立。你这还玩自抛自给的手段。不好意思,跟我这儿玩不转。

你自己平心静气看看你的措辞,你的言语逻辑吧,乱七八糟。

津轻海峡

既然你从来没说过文学评论和逻辑势不两立,你还再继续跟我争什么呐,亲爱的?我说我发表的那些文学评论文章所展示的水平,你一辈子都达不到。你不是承认了你确实是不行嘛。文学评论没别的,必须逻辑严谨呐。文学评论不是抒情诗或散文,明白?

各色人间

我从一开始说的就只是你逻辑思维不行,还有就是文学不注重逻辑。是你不断的以混乱的逻辑给我掰扯,我只是在纠正你和帮助你理解我的观点。

你的文章我没读过,因为对文学没兴趣。我对你的认知是你的社科知识储备和逻辑思维不行。至于文学评论,那是另一范畴,我不懂,你的这方面的水平高低我也没评价过。你不需要用这个来显示你的优越,或者说去切换讨论的主题。文学评论有文学评论的逻辑,但我说的是社会科学的逻辑。我想这是有差别的,而且不小。

此外呢,你说你的水平我一辈子达不到呢,我还真认可不了这句话。文学什么难度都是有共识的。金字塔尖的文豪水准确实不容易。但是四五六七八流的水平呢,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愿意投入时间精力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大都不愿意而已。这是现实。至于你的水平,属于几流呢,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据我的推断呢,呵呵。

本来谈的是社会科学,你非得拿你的文学评论来掺和,实在无聊。想得到认可,最好还是就事论事围绕主题的说。别东扯西扯的,没用。跟我这儿摆专业,笑话。专业我都不愿意提,在人文社科面前扯科技,这个流氓我都不想耍。

津轻海峡

亲爱的,我对你颠来倒去、语无伦次的陈词滥调已经失去兴趣了。你就歇歇吧。我也歇歇,好不好?

各色人间

要想谈社科,还是多读书吧。还有逻辑思维。。。不然就不要跳出文学的圈子出来卖弄。别喊你亲爱的,吓人。不管是示弱还是你利益驱动的惯用语,都不喜欢。听着总是有点类似淘宝上那个张嘴就来的“亲”一样。

我追求的就是理性自由,带点儿深度的交流。是你总在胡扯八扯,没有重点。

很好,我早就想歇歇了。

津轻海峡

亲爱的,你真是逗死人了。我一开始给你提出一连串的问题,非常充分地展示了你的语无伦次和跟从中共的宣传鹦鹉学舌,你拿不出任何像样的、体面的回答。任何一个有羞耻感的人都会脸红遁走,但你却在这里言不及义,喋喋不休,语无伦次,东拉西扯,还指导我读书。你太阔爱啦,亲。

各色人间

唉,孺子不可教也。

津轻海峡

亲爱的,你太阔爱,真逗死人啦。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