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轻海峡

喜歡研讀、細讀文學作品,鑽研文學翻譯,也喜歡把社會與政治當作文學作品研讀。

谈美国与中国、仇华与经济——回应Cherryyoko櫻桃陽子

發布於
修訂於

几个小时前读到Cherryyoko櫻桃陽子发表的非常有趣的文《怎樣看待美國人仇華的情緒》,获得诸多灵感。櫻桃陽子基于她个人经验/体验写成的文提到了众多华人所关切的一些重大问题。

美国这次总统选举也显示出华人跟美国人一样在很多重大问题上意见分歧/对立。在一个自由的国家或社会,众说纷纷,意见分歧是常态。但假如在基本的重大事实和价值观问题上意见分歧或对立,那就是应当担忧的事情了。

如何缩小乃至消弭这种分歧对立,依然是华人和美国人面临的重大挑战。本文(本回应)算是应对这一挑战的尝试。但愿这尝试是有益的,至少是无害的,不是适得其反的。

Cherryyoko櫻桃陽子的大作见怎樣看待美國人仇華的情緒? - Cherryyoko櫻桃陽子 (@cherryyoko) (matters.news)

如梦的美国秋日

我的回应如下(为了清晰,在这里发表时有些许修改和添加)

大作非常有趣,让我想到很多。您写得很真实,很真切。

与此同时也应当说,每个人在美国的情况都不一样,每个人的成长背景,家庭背景不一样,因此每个人在美国的感觉也不一样。甚至一家人或夫妻几十年的人也会有截然不同的感觉。

比如,我的一个舅舅和舅妈就感觉不一样,舅舅在美国感觉非常不自在,坚决不要呆在美国,于是早早返回中国大陆了,舅妈在美国就觉得非常舒服,非常自在,就一直留在了美国,早早成了美国公民。两人就这样没有离婚却长期分居了。舅舅连短期到美国来访问都懒得来。

说到美国人对中国人的歧视,歧视也是很个人的感觉。我个人的经验是,我在美国居住还没有感觉到美国人对我这个华人的歧视。一开始我是住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个公寓7年,感觉非常好,期间没有感觉到明显的甚至不明显的歧视。在那里遇到过几个恶人,但那些人是恶,对什么人都坏,不分种族。

后来搬到郊区,有了自己的房子。周围的邻居都是白人,跟我家关系都很好。我在中国大陆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邻居,一个个平时彬彬有礼,互不干涉,相忘于江湖,但到了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他们都竭尽全力相助,而且是全心全,乐于帮助。当然,我们也是入乡随俗,对邻居也是这样。

我们跟邻居相互帮助的例子很多,其中包括我们相互帮忙照看彼此的孩子,接送孩子(这让我们不由得感叹远亲确实不如近邻);我们跟其他邻居一道发现一个邻居家的垃圾桶在路边摆了好几天,便自发紧急行动起来,联络其家人,到那邻居家敲门,查看是否需要帮助,等等。

我猜想这种相互关心和帮助的风气的形成和延续主要是因为在那个居民区的邻居都是教育水平比较高的人,他们的思想开阔,而且也有国际视野,再加上我们自己也有体面的工作,大人和孩子都对人彬彬有礼,也注意入乡随俗,萧规曹随,尽力多做公益,尽力助人,大家也就都习以为常了。

记得有一年圣诞节前夜下大雪,一个出租车司机车的汽油用尽,车开不动了,便敲邻居的门请求帮助。邻居家没有汽油,便再领着那位出租车司机来敲我们家的门。我正好给剪草机用的汽油还有,就踏雪去后院把油罐提出来,给了那司机。

这样的相互帮助让各方都觉得心情心情舒畅。我想,好的居民区(neighborhood, or community)都有这样的良性循环,让身在其中的人都自觉不自觉地努力发挥人性最好的一面。

您提到起美国人的胖,有很多人胖得邪乎,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前年看新闻报道说,美国是全世界工业化国家当中唯一的人口身高停止增长甚至倒退,但腰围持续增加的国家。而且,美国也是唯一的人口预期寿命不增反减的发达国家。现在,有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即武汉肺炎疫情),美国人的预期寿命更要缩短。

这显然是公共健康问题。就普遍性肥胖而言,这跟美国的饮食有关系,而美国的饮食又跟食品生产、加工有关系。公共卫生统计数字告诉我们,美国超肥胖的人多是社会经济地位不高的人(当然,美国现任总统川普也肥胖,他的社会经济地位不低),而那些人没有时间或没有钱买或制作健康的食品,更没有钱没有时间去健身房或户外锻炼身体。

您说到【美國人又懶又笨】,而且这种懒和笨主要表现在数学能力方面,他们的心算能力尤其低得惊人。看到您如此说,我要说您和太多的华人恐怕对美国情况或历史缺乏足够的了解,而且,很不幸的是,华人也常常是最不掩饰的种族主义者。在他们心目中,最懒和笨的人莫过于黑人。

这些华人大概都不知道美国1960年年代追赶苏联的航天项目的时候,美国宇航局雇佣了大批黑人,而且主要是黑人女子。雇用她们做什么?因为那时候电脑不普及,但又需要做大量的精密数学计算,雇用她们主要是做心算,因为她们有耐心,而且心细,心算能力强。

了解这一历史,就可以破除美国人懒笨、美国黑人尤其懒笨的成见。您看到的懒笨是缺乏适当的训练和教育的结果,并不是那些人天生的懒笨。

您说到华人在美国社会地位低,这大概是事实,但这个事实也很容易理解——由于文化传统的关系,由于“个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传统观念强大,华人不善于从事政治。你不善于或不愿意从事政治却想获得跟人家齐平甚至高一些的政治/社会地位,相当于不善跑步却要当径赛一流选手,这当然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在这里要顺便说一句,华人在美国有所谓的“模范少数民族”之称。许多华人误以为这是美称,其实是大错特错。这种称呼其实恰恰是贬低华人的一种种族主义观念的反映,因为持这种观念的人多是种族主义者,他们只是要把华人当乖乖儿,要华人安于做二等公民,不犯上作乱。

说起所谓的模范少数族裔,我们都知道,犹太人一度在德国也是模范少数族裔,而且还是很优秀的少数民族(出产了大批的科学家,艺术家,医学家)。结果如何已经是历史,不必多言。太多的华人不清楚“模范少数民族”之称所蕴含的危险,还自以为得意,显示出政治头脑缺乏。

至于您在上学时明显感受到的歧视,我想那应当是您所在的地区的美国学校以及学生的家人在这方面给学生的教育不太好。我家两个纯粹的亚裔/华裔孩子在美国长大,从托儿所到小学到中学没有感到什么种族歧视或因为是华人而被区别对待。

另外,要说歧视,只有比较才有意义。我想,您在美国学校受到的歧视大概不会比一个华人在日本、在英国受到的歧视更甚。这就是为什么华人(以及其他外国人)更容易融入美国社会,而不容易融入日本或英国社会。

民族的熔炉本来美国的强处,美国的可爱之处,美国的吸引人之处,美国的赖以强大之处。想想美国有多少世界一流的人才是来自美国之外吧。但悲催的是在过去的四年里美国有一个明里暗里支持白人至上主义的总统。这不能不说是祸害美国。

对大作所反映出来的对中国大陆的钦佩和欣赏,我只能说不敢苟同。看看那么多的中国大陆的富豪乃至官员及其子女选择用脚投票到移民美国就知道。他们按理说在中国应是感觉如鱼得水十分自在才对。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要放弃自己的熟悉的生活、熟悉的语言到美国来呢?

中国大陆有一个对子说: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意思是中共官员或其家属普遍偷拿外国护照或永永久居民身份,中共官员普遍养情人)。这个对子虽然有点夸张,但夸张的程度不是很大,可以说很能说明问题。

不错,正如您所说,10年前中国大陆经济发展迅猛,给很多人带来了赚钱的机会。但即使是经济发展迅猛的时候,中国大陆的法治和政治自由也比台湾的老蒋小蒋的戒严时代差得多。我不知知道您作为一个台湾人对台湾的戒严时代有什么看法或什么记忆。或者,您认为只要能生活好,只要有钱赚,法治和自由有没有都无所谓?

此外,我不知道您作为一个台湾人如何看意图在中国大陆谋发展的歌手周子瑜被中国大陆羞辱的问题。周子瑜跟我家姑娘一样大。我想,这世界上哪个政权胆敢如此羞辱我家的姑娘,我会跟它不共戴天,一辈子没完。

顺便说一句,在中国大陆,现在只要上头(甚至一个中共地方小官,比如,一个小县官)一个电话就可以让任何一个人立即倾家荡产,或让一个人不能出国。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的官员和富豪虽然在中国大陆大赚,但还是惶惶不可终日,选择用脚投票,或身藏绿卡,随时准备逃之夭夭。

附记

重读以上的回应,突然想起在美国其实是经历过一次赤裸裸的歧视。那是我在美国大学读研究院时,太太刚刚从中国大陆到美国来跟我汇合。她刚到美国,英语根本就不灵,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英语的习惯,我们有一天在等公共汽车的时候就讲汉语。

那时候,突然一个也在等车的白人老者(七十来岁的样子)走上前来对我们恶狠狠大吼:在这个国家,你们要说英语!In this country, speak English!

当时我以下子给那个老头弄懵了,不知如何反应才好,只好沉默。我的本能是要臭骂他。我的英语能力足以臭骂他一通。但我又怕他是一个疯子,说不定会掏枪或刀来跟我干一架。

在我和太太沉默的时候,旁边一个美国小伙子(也是一个白人)走上前来,冲着那个老头声色俱厉地大声训斥道:你这个老东西是不是喝高了?你这套仇外情绪是从哪里来的?

那个老头被如此劈头盖脸教训,不吭声了。

我看到情况不那么危险了,便尽力语调平缓地跟他说:我知道你说的意思,我们到这个国家确实是要讲英语;但这位女士是我太太,她前天才到这里来,她以前不讲英语;你想想,你要是到中国去,你三天之后能讲汉语吗?

那老头还是不吭声。

我不知道他是觉得我说得有道理,还是更恨我们了。

但那次事件让我知道美国社会确实是有人有强烈的仇外情绪,但也有反仇外情绪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