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轻海峡

喜歡研讀、細讀文學作品,鑽研文學翻譯,也喜歡把社會與政治當作文學作品研讀。

观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庭审外景的一点思考

發布於
修訂於

弦子在北京海淀法院诉中共的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12月2日庭审,法庭外几百人的人到场声援弦子寻求正义。

那些人在明知中国共产党当局必定会调遣军警和特务伺候的情况下依然到场声援可谓冒险,但他们也似乎得到了来自社会的同情和支持,显了在被中共当局严厉打杀之后,中国公民社会依然一息尚存。有关的现场报道见弦子和她的朋友们,1202海淀法院声援纪实 - 回声Huisheng (@EchoProject) (matters.news)

从司法公正的角度来说,法院法官应当独立审判,完全是秉持法律与良知判案,不应顾忌外来压力。但在缺乏司法公正的中国大陆来,外来压力、社会压力可能是中国人讨得一点司法公正的唯一途径。

这种局面导致许多中国大陆人甚至一些中国律师认为,在当今中国就是要走通过社会压力寻求司法公正的路子,获得司法公正不能全靠法律。

大约两年前曾经跟一位说这种话的律师的辩论。我说:你作为一个律师这么说,你不觉得不妥嘛?作为一个律师不是全要靠法律嘛?假如不完全靠法律,还能靠什么?当然只能靠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党是领导一切的,必须领导一切。

我这么说了之后,那位律师立即跟我翻脸,拉黑了我。

撇开那位律师的小气及其显然是薄弱的逻辑思维或战略思维不谈,必须承认当今中国大陆确实是有这样的一个法律/法治死结。

司法公正需要法官独立判案,不受外界的压力干扰;在缺乏司法公正的情况下,外界压力/社会压力是无权无势的人获得司法公正的几乎唯一的希望;然而,许多人似乎不不知道如此获得司法公正不但胜算渺茫,或难以持续,而且很容易被中共操控。

因为中共掌握着法律之外的最强大的、社会和公众绝对无法抵挡的力量,可以操控法律,操控法院,操控法官,操控社会,操控舆论。那些主张在性侵问题上就是不能完全靠法律办事的人往往不明白这种主张正中中共的下怀,因为中共一直声言中共才是公正的唯一来源和最终保障。

然而,现在法律和司法确实是被中共掌控,因此在中国大陆主张在性侵问题上就是不能完全靠法律办事也不是空穴来风或思想变态,而是有它的实际意义。于是,中共就可以因势利导,将社会和公众引入其夹袋中。

这种法律和公正的死结、怪圈或英语世界所谓的dead end就是当今中国大陆的现实。如何应对这种严酷的现实,打开死结,走出怪圈或死胡同,眼下依然是一种有待于克服的挑战。

又,几百人到场声援弦子可以是中国公民社会的好消息,当然也更可能是坏消息——中共今后必定会采取更为严厉的打压/打杀措施,就跟中共对香港民主派所采取的镇压手段一样。但公民社会由此望风而逃不抵抗,则正中中共当局的下怀。这又是一个怪圈,死结,死胡同,或恶性循环。

当今中国犹如一架被劫匪劫持的大客机。反抗的乘客会被当场干掉。乘客不反抗,劫匪则可能使飞机撞上大楼或大山,乘客无一能幸免。乘客唯一的希望是劫匪不是要自杀,有足够的技能(操控能力)和人性,让飞机平安落地,让他们走人。但眼下的劫匪又像是要自杀,不像是有这种技能和人性,然而乘客在劫匪的枪口下又无法行动自救。

中共政权在这种问题上倒一直是直言不讳。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英语世界也成了名句("Political power grows out of the barrel of a gun),习近平则反复强调“人民军队忠于党”,也就是中国军队必须是中共的党卫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弦子和她的朋友们,1202海淀法院声援纪实

我们都是弦子和她的朋友

#弦子 今天世上所有朋友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