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轻海峡

喜歡研讀、細讀文學作品,鑽研文學翻譯,也喜歡把社會與政治當作文學作品研讀。

與吳敦義先生討論美國和台灣政治

發布於
修訂於
2020年11月7日,冬日夕阳下的美国最高法院

先前發表拙文《與吳郭義先生討論美國、台灣、中國的良治》,對吳先生提出了比較強烈的批評。承蒙吳先生不棄,對拙文做出了詳細的回應。

我認為吳先生這一次的回應一如既往地展示了他對基本事實和事實背後的邏輯缺乏起碼的思考/省察的特色。

諸位讀者可以看到,我給吳先生的回應明顯地追求娛樂。是的,我的确是在追求娛樂,追求寓教於樂。

請注意,我不是說我有資格給任何人充當教師,我只是願意以娛樂的方式向諸位讀者展示我是多麼有道理,或我是多麼無知。總之,不管我是有知還是無知,我都希望給讀者娛樂。

為了節省讀者诸君翻檢之勞,把我所批评的先生的回應文貼在本文下面供讀者參照。

-----------------------------

尊敬的吴先生,我不得不带着悲痛和悲伤告诉您,我认为先前在跟我争论时反复展示出对美国的基本情况不了解,在谈论问题的时候不考虑事实,或不考虑事实来龙去脉,现在,先生又如此向我,向读者展示,您甚至连基础逻辑和基础华文都玩不转,您太让我惊讶了。

您让我万分惊讶,也让我不禁怀疑您是不是在跟我玩行为艺术,以便向我们的读者展示什么叫语无伦次,什么叫糊里糊涂?

另外我要要求先生為散佈不實資訊,捏造我有以下發言(先生言之凿凿地说我不了解情况,川普只是输了一次)向我道歉我的原文明明是:川普只競選過兩次,還有一次中途就退選了,何來每一次都指控舞弊?

尊敬的吴先生,我对您的这种发言,对您的不讲事实(而且是在被指出事实、被批评不讲事实之后坚持不讲事实),对您这种不讲逻辑、公然自相矛盾的言说万分惊讶。

先生,您真是惊倒我了。

且不说先生的这种发言充满事实错误,就算是我全盘接受先生的话,我当然还是可以一本正经(或顽皮)地问:我津轻海峡说先生不了解情况,(错误地声言)川普只是输了一次,我这话何错之有?先生难道不是到现在还是坚持说,川普只是输了一次嘛?先生,您让我向您道歉?您要我为先生自己说错话而向先生道歉?先生是在跟我开国际玩笑嘛?

尊敬的先生,【川普只競選過兩次,還有一次中途就退選了】这话是谁说的呐?是先生您自己说的吧?只竞选过两次,其中一次中途就退选了,那么,2-1 = ?请问先生,您说川普输了几次?先生似乎是要告诉我,还要告诉全世界,这里的答案不是1,而是别的一个数字。或者,先生是要说,川普在那唯一的一次完整进行到底的竞选中没有指控对方舞弊?

我对先生的这种超数学计算很好奇。请问先生,您认为二减一这道数学算式的正确答案是什么呐?我数学一直不太好。先生再次打击了我的数学自信。致命性地打击呐。

又,我上次已经非常非常清楚地告诉过先生,川普竞选过多次总统,每次失败都以骂人和声言对对方作弊告终(在2016年之前,他就竞选过至少两次)。我感到非常遗憾,吴先生似乎有阅读障碍症,或有事实认知困难症。请允许我把上次跟吴先生介绍基本事实的话语的一部分再贴一次:

【川普只競選過兩次,還有一次中途就退選了,何來每一次都指控舞弊?】我在这里要礼貌地但也是不客气地指出,吴先生对美国政治似乎不太熟悉,或者是对算术不太熟悉。我们知道,川普据我所知至少竞选了三次。两次是在2016年,一次是2020年。两次加一次是三次,不是两次。川普三次都是大叫获胜的(获得选民票数更多的)一方玩欺诈坑了他。
他在2016年说,Ted Cruz参议员获得爱奥华州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胜利是作弊,是窃取选举,应当重选;希拉里·克林顿在总统大选中获得的选民选票比他多几百万是作弊所得;这次拜登得票更多,川普又是老调重弹。我不明白吴先生为什么要选择相信这么一个每次技不如人都要说人家作弊的无赖。
顺便说一句,吴先生应当知道川普上台之后煞有介事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希拉里·克林顿大规模选举舞弊非法得票超过300万,结果是不了了之,最后只是发现大约十来个非法投票的人,其中投票给共和党的人好像还占了一半以上。这都不是什么机密新闻,生僻新闻。吴先生应当看到。

假如吴先生连这样的事实都没看到,或看到了不肯承认,或者连我这样的华文都看不懂,那就真是太遗憾了。而且,我也要说,我为台湾国民党的水平感到担忧。吴先生毕竟是国民党前主席呐。

我还是要说,先生给这一次给我的回应中的不讲事实、不讲逻辑的例子太多,可以说每一条都是,每一句话都是。我不想一一反驳,不想对读者的耐心造成痛苦的考验。因此,我还是举先生给我的回应的开头简短地讨论一下。

我想,我现在已经清楚地显示,先生的言说质量很不好,令我无法认真看待先生的发言,我只能跟先生娱乐,陪先生玩一下。

说完了这个,我不妨再说一说先生这次给我的回应的结尾,以显示我通读了先生的回应,我虽然是喜欢跟先生开玩笑,但玩笑归玩笑,我还是有起码的认真的。

我要说,先生的回应结尾显示先生的华文阅读能力令人怀疑,也令人欢乐。

——我要提议联合国设立一个UN司法总署,提名提名先生为首任署长。(津轻海峡)
歡迎先生的想法。但可惜,先生沒有提名權,聯合國也管不了美國

我觉得先生好像真的是在开跟我、跟读者玩笑。我在拙文中明明写了我这是开玩笑,是讽刺先生。先生居然还认真了。哎,先生,我当然知道我不是联合国秘书长,知道我没有这样的提名权呐。

请相信,这点智力和基本知识我还是有的。这次我要正襟危坐、满脸严肃、一本正经地对先生说:先生,请不要做白日梦,不要妄想自己有可能会被提名担任UN司法总署首任署长。

我希望我这一次是把话彻底说清楚了,先生不会有误解了。

另外,吴先生说“联合国也管不了美国”是什么意思?我觉得这话也是糊里糊涂的典范。按照先生这话背后的明显的糊里糊涂的逻辑,联合国也管不了世界任何国家。既然是这样,台湾何必当初那么看重联合国席位,现在何必要争取重返这样的一个国际废物组织呢?或许弃绝联合国UN就是台湾国民党现在的思路?

吴敦义先生先前给津轻海峡文《與吳郭義先生討論美國、台灣、中國的良治》回应:

记得上次跟先生提到川普是一个输不起的人的时候,先生言之凿凿地说我不了解情况,川普只是输了一次。先生显然不知道,实际上就竞选公职而言,就竞选总统而言,他已经输过多次(他多次竞选总统),每次都以骂人告终。这次则是当上总统干脆煽动叛乱。
上次在我指出先生的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对基本的事实缺乏了解,缺乏思考,先生就没有了下文了。

我想請你回答之前的那個討論串之下重讀我們的回覆。這樣你就能發現,在那個討論串下,最後一個發言的是我。那一則長篇回覆不僅回答了之前的問題也對於川普究竟輸了幾次做了詳細的答覆。但可惜的是,不是我沒有下文,而是先生你沒有再給我回覆了。

這樣的行為不免讓我失望,所以有好幾次先生給我留言我都沒有回覆。直到這一次,我覺得先生的留言對於一些持不同意見的人群是有一定代表性才再一次做了回覆。

另外我要要求先生為散佈不實資訊,捏造我有以下發言

先生言之凿凿地说我不了解情况,川普只是输了一次。

向我道歉。我的原文明明是

川普只競選過兩次,還有一次中途就退選了,何來每一次都指控舞弊?

而這一場討論最後以先生你不在回覆最為結束而不是「我」沒有下文

先生所引用的话(津轻海峡的话)陈述了一个事实,先生回避事实,不看事实,不对事实进行质疑,跟我玩花拳绣腿,声言【討論是否違法沒有意義】。既然没有意义,先生何必还讨论呐。

我真的很奇怪,先生是不是有嘗試先進科學產品的習慣,是不是使用了和主流媒體同款的「部分閱讀眼鏡」。我在回覆的原文中明明就解釋了為什麼討論法律上的問題是沒有意義的。

在230條款的保護下,推特可以刪除任何一個人的帳號而不需要付責任。所以我們要討論的是,這樣的情況是否適當,是否要取消230條款。

我在我的原文中也指出,我們今天要討論的是法律要不要修改而不是推特是否違法。

討論推特此舉合不合法是沒有意義的,在230條款的保護下,推特封禁任何一個人恐怕都合乎法律。但如果說應不應該,推特顯然是不應的。

但是先生不知道為何,就是拒絕閱讀我給出的理由,把閱讀固執的停止在給出理由之前的那個字上。或許,這個世界上確實有人和方可成先生在閱讀方面擁有同樣的障礙,但這不應該成為我被指責的理由。

从这个意义上说,先生在讨论230条款的时候显然是夸夸其谈,显得言之凿凿,但显然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是嘛?

恐怕不是我不知所云而是先生的選擇性閱讀給你造成了這樣的困惑。這樣的困惑讓先生根本就不明白我的論點是什麼,所以在回應的時候只能講述一邊為什麼要制定230條款而不能對我的論點做出反駁。這裡,我會把我的論點再一次陳列,以求這一次可以躲開先生的選擇性閱讀系統,讓先生可以清楚我的論點為何。

如果先生要反駁我的觀點,那首先就要反駁「230條款賦予了一種特權」這一點。在230條款之前,根據1991年Cubby,Inc.诉Compuserve,Inc的案例,平台(distributor)和媒體出版(publisher)所承擔的責任是不一樣的。然而,230條款允許推特有善意編輯的權利但又指推特不是媒體出版。這不是特權又是什麼呢?先生對於人人所知的常識性內容的重複和我的論點又有何關係呢?如果先生缺乏捕捉對方論點,知曉如何反駁對方論點的能力,其他人對和你辯論不感期待是很可能發生的事。

先生有什么设想可以提出一个具体议案解决230条款的种种弊端,同时又不会造成更大的问题嘛?

我真的懷疑先生並沒有看我的原文。如果先生不看我的文章那又何必跑到評論區裡來留言呢?事實上,我在12月初和先生交流的時候就有提出方案,可惜先生突然就不再對那個討論串做回覆了。在那個討論串和我前天發表的文章中,我都傾向於取消230條款。我甚至在文章中花了整整一段來反駁取消230條款不會產生如方可成所說的後果。我明明給出了答案,先生卻還要再來問一遍,這讓我厭煩也是對我對先生自己的不尊重。

我要提议联合国设立一个UN司法总署,提名提名先生为首任署长。

歡迎先生的想法。但可惜,先生沒有提名權,聯合國也管不了美國

與吳郭義先生討論美國、台灣、中國的良治

川普被封號——方可成先生別再忽略這幾件事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