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轻海峡

喜歡研讀、細讀文學作品,鑽研文學翻譯,也喜歡把社會與政治當作文學作品研讀。

暴民攻入國會大廈凸顯美國政治制度穩定

發布於
修訂於
图片来自网路

2021年1月6日,成千上萬的美國暴民在瘋子總統特朗普(川普)的鼓動下圍攻並攻入美國國會大廈,令眾多的美國人和美國的盟國震驚,也使美國的敵國暗自或公開慶祝。

在這種大形勢下,說暴民攻入國會大廈凸顯美國政治制度穩定這種話顯得好像是不可救藥地脫離實際甚至是惡搞,正確的、靠譜的、符合實際的說法應當是民主政体是多麼的脆弱。

然而,凡事都要有個比較。沒有比較,我們就難以做出恰當的、靠譜的判斷。在判斷某種社會政治制度究竟是強韌還是脆弱的時候也需要進行比較。

這種比較對認識當今美國,認識當今中國和展望中國未來都極端重要。

---------------------

星期三(1月6日)脑残川粉(特朗普粉)一度攻克/攻占美国国会大厦的新闻(以及最近的美国政治动荡的新闻 in general),引发了无数的评论。但迄今为止,评论者、尤其是华人世界的评论者滔滔不绝者甚多,但在我看来大都言不及义。

不错,美国国会的安全警戒给攻破确实是一个严重的事件,从各种意义上说都是。这种局面导致许多美国人惊呼美国民主制度处于危险之中,民主制度多么脆弱。

在暴民攻入美国国会大厦之际,美国弗吉尼亚大学(UVA)的著名政治学者Larry Sabato教授(此人是美国各大媒体最经常引用的政治评论家之一)正在该大学举行一场有关民主制度运行的研讨会。暴民大闹美国国会成了那场网路研讨会上的一个活生生的、实时的例证,democracy is so fragile(民主政体如此脆弱)成为研讨会上的一个话题。

星期三出现的一个特别刺眼的问题是,以美国的警力之充足,以美国首都和美国国会地位之重要,以那帮疯狂的脑残川粉和疯狂的特朗普总统本人提前一个多月就发出了预先通知,美国国会的防守居然还会如此虚弱,可以如此轻易地冲破。

这一切简直像开玩笑,而且是国际玩笑,成为全世界的笑柄。(有报道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内熟悉各民主国家的要害部门保卫问题的专家说,这种事件所以能发生,一定是安全部门内部的调度指挥机制出了问题,甚至是被破坏了。)

然而,在美国人以及其他民主国家的人在惊叹美国会如此脆弱的时候,在中共的媒体也跟着起哄、在众多的中国人也跟着摇头并怀疑民主政治是否稳定的时候,华人尤其是中国人大都没有想到(或只是模模糊糊地想到了但不能明确阐明、详细说明)的问题是:设想那些脑残川粉放了一把火,把国会大烧成平地又会如何?

应当说,这种问题并不完全是一个假设性问题。当年9/11恐怖主义袭击的时候,一架被劫持的客机的冲撞目标就是国会大厦。假如劫机者的目标实现,国会大厦完全可以被夷为平地,就跟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塔大楼一样。可以说,当年美国国会大厦没有被夷平只是因为幸运,而不是它有什么金刚不坏的坚韧性。

我们还可以设想,假如当时国会正在开会,参议院、众议院全体议员以及总统副总统都在那里,恐怖分子把他们都一锅端,全部消灭了,美国会发生什么?会不会天下大乱?会不会群龙无首,群雄蜂起,谁也不买谁的账,内战开打,打个不可开交,像1990年代的阿富汗或南斯拉夫一样?

了解美国的人们可以相当有信心地说——不会,绝对不会。

懂得美国政治、懂得西方政治和历史的人会说(而且也有充足的理由相信),美国社会有强大的定力,即使总统副总统国会议员被一举消灭,美国社会也不会陷入混乱,因为美国社会还有别的公认的权威(宗教,学术教育、工商界、政治界以及其他业界的权威)在危机时刻可以出来统御和收拾局面,使美国社会很快恢复正常,确保美国i不会陷入有枪便是草头王的丛林社会状态。

其实,星期三还有一个极端重要的事实是几乎所有的华人/中国人评论者(以及美国媒体)没有注意的或没有特别提出的,这就是,美国国会乱成那样,但美国军队波澜不惊、纹丝不动、根本就不会听从一个疯子总统的指挥,而且那个疯子总统也知道军队不会听他指挥,所以他也不好意思给军队下达干预政治的命令以免自讨没趣自找难堪,虽然他名义上是美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

但截至目前,华人世界,尤其是中国的评论者大都没有注意、没有意识到美国社会的这一点关键性的历害之处——这个社会有多重的强韧保险机制,不会轻易被颠覆和动摇,不会轻易陷入野蛮状态,即使是美国国会被夷为平地,即使美国总统副总统一下子消失了(死了或发疯了)也不会。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国会即使使一度被暴民攻占了,美国的政治制度依然运作如常。这就是为什么在北京中南海门口只要有人撒一张传单,习近平政权(还有亿万中国人)也要认真地担心可能真要天下大乱。看看那么多的中国民运分子在美国大选期间和大选之后的脑残表演就可以知道,中国不天下大乱可能真是难上难,难于上青天。

我这么说,并不是贬低民运人士,而是指出一个严酷的事实,这就是,民运人士太多的人是文明政治、民主政治的文盲。他们相信造反有理,动辄就要造反,看到不中意的选举结果就要掀桌子推翻现有制度,而且自以为这就是正义。有这样雄厚的动乱基础和人才,中国想不乱太难太难了。

以上这段话并不是要为中共辩护。众所周知,中国时刻处于动乱/天下大乱的边缘,这种局面正是中共70年来不遗余力地消灭中共之外的社会稳定力量、消灭公民社会的建设力量造成的。而且,中共也以此来讹诈威胁中国公众——没有了中共政权的铁腕镇压,中国就会天下大乱。

总而言之,透过美国首都华盛顿之乱和国会大厦被攻占,太多的中国人没有看到美国社会政治制度的强大所在——即使是有一个疯狂的总统一心一意想颠覆它也颠覆不了,即使是他提名了三个最高法院法官,那些法官也不跟他走。

美国之所以即使总统副总统和国会议员一夜之间被消灭也不会陷入动乱,是因为美国社会的权威/权力是多元的,最终的权威和权力不在总统,而是在别处,在各行各业群体同仁那里。且不说美国对国会议员和总统被一举消灭的情况早有应对预案,即使是没有,我们也可以相信在危机时刻,美国社会的权威仍在,不会陷入天下大乱的境地。

这才是真正的美国,真正的美国文明。很可惜的是,中文世界没有什么人指出这一重要事实。绝大多数人都是在瞎起哄或鹦鹉学舌。

美国人和美国的盟国哀叹美国的混乱是有道理的(暴民轻易打入国会大厦当然是坏事),但中国人则应当惊叹和羡慕美国政治制度的超稳定,即使是一个大权在握的疯子总统千方百计要摧毁它,颠覆他,使出浑身解数包括策动成千上万的暴民打入国会大厦还是没能摧毁颠覆它。

我们也应当说,星期三发生的令人震惊的事件向全世界确凿无疑地显示,美国的民主经受了截至目前最严峻的破坏性试验,但是美国离天下大乱还相距甚远。

当然,对美国人和美国的盟国来说,这种破坏性试验最好还是少来点为好。

1 人支持了作者
9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