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兒

隨手寫,隨心寫。

一篇付有通感的腸胃炎

如題,我想寫一篇令大家有通感的腸胃炎,相信每一個香港人也試過在香港鐵路系統中,需要上洗手間,但在車間不斷前進,但是仍沒有到終點的那種困。
Photo by Paul Trienekens on Unsplash

有時人被自己的形象捆綁得太緊,傾訴的對象不是沒有,但不願破壞自己的形象。但馬特市既是匿名,即可以讓我暢所欲言屎尿屁。

如題,我想寫一篇令大家有通感的腸胃炎,相信每一個香港人也試過在香港鐵路系統中*¹,需要上洗手間,但在車間不斷前進,但是仍沒有到終點的那種困。

那天早上,上班的時刻,在一個小時的車程內期待最後兩個車站的到來,屁股的肌肉緊緊的夾着,以免那一個令人羞恥的場景發生。回到公司,拋下一切,直衝洗手間,那種傾刻之間解禁的壓力,揚起一陣又一陣的水花,是解禁,也是羞恥,氣味洋洋灑灑地佈滿整個洗手間,我能確認旁邊的同事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那個咫尺空間。惟有跟自己說一句,今天,我包場了。

尷尬又豈止一刻?再來每隔幾分鐘就需要離開座位去洗手間一趟,然後自己也有一點不好意思。或是為自己的一秒放鬆而滴下了冷汗。到了午間的時刻,終於發現自己頂不住了,決定往家裏返。

卻又是一陣的操心大意,忘卻了新界牛*²由港島回家的距離,地圖上這麼近那麼遠。一次又一次,反覆的核實衝出之氣體在強大壓力下,是否帶有一份黏稠?此刻默默地咒罵自己,怎麼可以把衛生巾*³忘記?看着自己淺色的裙子,飄逸的外衣,毫不忌諱地隨風飄揚,心中慎重使用餘下不多的力氣,控制那一道早已沒法好好控制的括約肌。幸好,也許睡眠是最好的良藥,一直睡過去,再回來已是有洗手間的地方。

回家後,宛如黃金的流沙一直傾出,沒有終止的打算,安靜地躺在床上坐立不安,心神不寧,不能讀書,也不能寫字,感謝科技的威能,唯有以錄音先記下這一篇近乎瘋狂的文章。真奇怪這樣的事,自己感到羞恥寫下來卻有一點趣味,或說 趣 及 味,不知看見的你們又是否色香味俱全?

註1:香港鐵路系統,基本上有洗手間的車站少於10%。
註2:新界牛,香港流行用語,是源於香港有香港、九龍、新界三個大分區,新界普遍是住宅和郊區的地方,沒有太多辦公室設置在此,所以住在香港和九龍的人,會覺得新界是四處有牛,且還有農作物的地方,但是這是普遍的謬誤。但實在的是,普遍在新界居住的人上班的時間都需要較遠的車程。
註3:衛生巾,錯位的放置,在腸胃炎時出奇的好用,是男生女生必備之物。(我曾經給腸胃炎的老公試用,得到男生的認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香港人的習慣性悲傷:3個10年在巴士上的飲泣

三十歲的工作觀 -- 是否仍有那個尚未崩壞的地方?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