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連天

在台英屬港人,斜槓工作營生。自命意識分子,醒了不願裝睡。喜探索新事物,也選擇性懷舊。

忠孝與奴性

我只相信人類幾千年來的進步,源自仍有一部份人能克服奴性,敢於向權威説不。作為父母或教育工作者,我們的責任是協助下一代鍛煉獨立思考的能力,把奴性病毒「隔離」。

父母看到年幼子女順從己意,都會說聲「乖」表示欣慰,但乖就是順從嗎?不知別人如何想,但已為人父的我,卻有另一翻體會。年少無知,選擇聽從父母意見,令其欣慰的其實是那一份信任!但如果早已有獨立判斷能力,還為了做乖孩子迎合父母而把圓説成方,是為愚孝。

可見成年人講的孝道要小心詮釋,我認為對父母存孝念,是一份感恩心,從而產生尊重,不會懷疑其對子女的善意,但絕對可以否定其意見。父母因為知識所限,或關心則亂,作出不當行為,子女不必照單全收或啞忍,但也不應懷恨在心或口出惡言,反而給予體諒,這才是盡孝道。但行孝道也要因人而異,天下也有不是的父母!

孝如是,忠更如是。我們為何會對領袖忠心?父母有養育之恩,領袖有知遇之恩,可見孝與忠都是有條件的。(順帶一提,對別人包容也是有條件的,否則就是「左膠」!)對英明而善待下屬的領袖,盡忠並非做條應聲蟲或唯命是從(這叫愚忠),而是給予信心及信任,不作背叛之事,體諒對方的難處,這就夠了。但世上又有幾多才德兼備值得盡忠的領袖呢?退而求其次,現代管理文化強調忠於組織的體制,不忠者繩之於法。

愚忠雖然可悲,仍有令人同情之處,但要求別人愚忠卻極為可恥!從古到今有不少極權領袖,對不(愚)忠者施予極刑。某些「進化」的國家,不好意思赤裸裸地攪個人崇拜,就把「忠君」包裝成「愛國」,而「國」的概念偷換成政權!令人齒冷的是在政權核心以外,會有政商文教各界人士樂於配合宣揚愚忠思想(即使其人本身是變色龍)。這些人大多衣食無憂,也不見得生命受到威脅,仍甘於把人類作為地球高級生物的水平拉低,如何解釋呢?

衛斯理小說有一部叫《本性難移》,「本性」是指人類根底裡的奴性,一旦發作起來可以導致成萬上億的人失去獨立思考,為無道政權歌功頌德,指鹿為馬。小說中設想有科學家做實驗,把對人體無害但卻能減低奴性的物質灌進某城市的蓄水湖,令人聯想到某時某地數以百萬計市民罕有地獨立自發出現反抗強權的行為!只可惜奴性根深蒂固,過了一段時日又會把群眾馴服。衛斯理另一部小說《另類複製》,進一步設想奴性是人類幾千年前遺傳下來(始作俑者懷疑是外星人)的DNA,難以根除。

是這樣嗎?我當然沒有答案。我只相信人類幾千年來的進步,源自仍有一部份人能克服奴性,敢於向權威説不。作為父母或教育工作者,我們的責任是協助下一代鍛煉獨立思考的能力,把奴性病毒「隔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