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inei開著家流浪

獨遊成癮的臺灣女孩遇上靦腆的西班牙巴斯克男孩。兩人在臺灣相識,在西班牙相愛。拉著登機箱在世界流浪兩年後,只要有彼此就是家的他們決定建造一個實體的「家」,開著家流浪。

【開著家流浪】暫別了,三步生活

上週末,我們搬進老公華衞爸媽的透天房子,暫別了開著家流浪的生活。

此次回去,主因是爲了陪華衞爸媽,其次是爲了避寒。華衞爸不久前遇上傷心事,火腿愛好者如我決定花大錢買一隻火腿安慰他(其實是自己想吃),故我們 10 月初買了 75% 的伊比利火腿後匆匆回到西班牙馬拉加。此時西班牙內陸夜晚溫度已低於 5 度,現在回來正好,馬拉加太陽海岸白天均溫仍有 25 度,夏衣還不用收呢!

其實這次回來我們很緊張,因爲除了和之前的民宿房東一起吃過飯外,我們從 1 月底到現在都沒有跟其他人聚會。

我只是在視訊裡跟在馬拉加的西班牙好友說我們快回來了,他就很興奮地嚷著:「我們一定要見面!」

看到我僵掉的臉龐,他又再加一句:「如果你覺得方便的話。」

即使我再怎麼渴望和朋友見面話家常,我知道現階段不能這麼自私,就婉拒他了。

回到馬拉加,我們勢必得因人情壓力而和家人聚會。華衞爸媽比較少跟外人接觸,我最怕的是愛跟朋友聚會和跑夜店的華衞姐。我們強烈反對華衞爸媽跟姐姐見面,但我們回來後一定會全家群聚,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該怎麼做。


是說,擔心這個太早了,我們首先得處理華衞爸媽干擾我們居家檢疫的問題。

由於華衞爸已 90 歲了,我們堅持在他們的透天厝自主居家檢疫後再和他們見面。

華衞爸媽的防疫意識不好,封城期間有兩人偷溜出去散步被抓到兩次的記錄。想當然耳,當他們聽到我們要居家檢疫時,就哀嚎說現在西班牙疫情沒有很嚴重,我們幹嘛這麼大驚小怪。

最近每日增加 1 萬多個案例,且檢驗量也不知夠不夠,這樣的疫情原來在他們眼裡不嚴重。

我們一搬到透天厝,兩老就開始用碎念、利誘和溫情攻勢想讓我們提早跟他們聚會。我覺得最好笑的是華衞爸說要帶我們去吃我愛的巧克力配西班牙吉拿棒、海鮮和火腿,誘惑我們現在就跟他們一起吃美食。

我當然不爲所動,然而我知道直至居家檢疫的最後一天他們都不會放棄盧我們的。


除了封城時住過民宿,我們已一年多沒住在大房子裡了。

因爲我們習慣了露營車上的三步生活,剛搬回來時真有些不適應。以前從客廳去廚房和廁所只要兩步,去房間只要3步,需要什麼東西時,只要在車上叫另一半直接丟給自己就好,但現在不論去哪或拿什麼都要走上十幾步,好累喔!此外空間小的 fufu 在晚上很容易被我們的體溫、呼氣和炊火加熱,而現在空蕩蕩的房子特別地冷,冬天還是住在 fufu 上比較舒適。

不確定這次停留的時間多久,短至 3 週,長至年底,希望我們能平安健康地度過這段時間,儘快回到相對安全的露營車生活。

禁止媒體或個人未獲許可轉載任何內容,截圖屬於重製行為,切勿侵害著作權。

¡Hola!我是采妮!歡迎追蹤我的FacebookPlurkTwitter喔!

歡迎追蹤我們開著家流浪的生活,我每月都會在 Instagram 分享露營車生活花費、推薦景點,也紀錄了製作露營車 fufu 的過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那些露營車照騙沒有告訴我們的事

歐洲封城下的露營車隔離生活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