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inei開著家流浪

獨遊成癮的臺灣女孩遇上靦腆的西班牙巴斯克男孩。兩人在臺灣相識,在西班牙相愛。拉著登機箱在世界流浪兩年後,只要有彼此就是家的他們決定建造一個實體的「家」,開著家流浪。

歐洲封城解禁第一天,留?不留?

發布於

04.05.2020

封城今日解禁,我們全副武裝出門,小心翼翼保持社交距離地去尚未造訪的市中心晃晃。

舊城區好美。

街上人不多,約60%「帶」口罩,其中一半的人則真的會戴上口罩。這比我們預期的好多了。

畢竟封城解禁了,即使上次說做任何未來規劃只是徒勞,現礙於疫情和越來越高漲的氣溫,我們勢必得儘早做出決定:留?不留?

在此,得先分享一個露營車生活的現實面:露營車在高溫下是超級溫室,除非口袋深能裝露營車專用冷氣且有足夠的電力,否則炎熱夏季待在露營車上絕對是NO-NO。

之前的西歐酷暑我們就受不了了,南歐夏季待在露營車fufu上我們一定會被熱死。

怎麼辦?看現況,近兩個月可能都禁止旅遊,故我們無法開著fufu到涼爽的地方生活。

留?不留?

華衞想在島上租間冷氣房度過這段時間,我則渴望搬回華衞父母在西班牙南部的舊家。

雖然我每分每秒都想回台灣,偶爾甚至會悲觀地想象自己客死異鄉的畫面,但相較下回台灣比回西班牙更困難,且我怕不小心帶病毒回去,故回第二故鄉西班牙是較合適的選擇。

最重要的是,我需要吃能安慰我心靈的西班牙火腿(Jámon——發音:哈夢)!

華衞抱持反對意見。因島上禁止到本島的船隻,不知何時開放,且若開fufu回去,勢必得經過疫情嚴重的災區。不但如此,由於各國限制旅客回國的交通時間,我們得在24到36小時跨越一個國家。

他的分析非常有道理,但我就是想要哈夢嘛!

美食是我心靈的慰藉,我每個毛細孔渴望著、叫囂著的就是我心愛的哈夢,要說我現在活著的目標就是吃哈夢也不爲過。

留!在島上租房是最佳解,但我有個條件:一定要租到一個可以家門口停fufu的房子。

當地本就治安不好再加上疫情造成的經濟蕭條,導致fufu隨時暴露在被偷竊的危險中。我們的玻璃心可承受不了再一次的偷竊打擊。

沒租到合適的房子再看要怎麼辦吧!

留?不留?

今晚想這事想到頭開始痛了起來。

暫且將其拋到一邊。

至少,在天天開伙的兩個多月後,我們今日終於買了外帶烤雞!即使小小一隻烤雞有點貴:7.5歐,烤雞口味偏鹹,感覺得出廚師正在找回做菜的手感,但我還是感動得眼角泛淚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寫在封城解禁前一天

在疫情肆虐的歐洲,遠離人群2個月後

在疫情肆虐的歐洲,我們爲封城做的準備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