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ainei開著家流浪

獨遊成癮的臺灣女孩遇上靦腆的西班牙巴斯克男孩。兩人在臺灣相識,在西班牙相愛。拉著登機箱在世界流浪兩年後,只要有彼此就是家的他們決定建造一個實體的「家」,開著家流浪。

在佛系防疫的歐洲遠離人群一週後

發布於

說來諷刺,2月22日歐洲爆發大量案例時,我們剛好參加當地嘉年華,現場唯一戴口罩的就是打扮成防疫人員的當地人。

1月底剛從台灣回歐洲時,我提醒老公華衞應該戴口罩,也害怕亞洲面孔的我會被欺負。當時老公安慰我:「我們在歐洲最安全的國家,不需太過擔憂,而且他們看到我們戴口罩會很害怕,還是不要引起騷動好。」故當時只得入境隨俗,沒戴口罩趴趴走。

殊不知,2月22日義大利發現大量案例,接著臨近國家也發現案例,案例數快速攀升。

早耳聞許多台人抱怨歐洲親友對疫情的不在乎,很幸運地此次華衞跟我站在同一陣線。

上有近90老父和快滿百的外婆,華衞特別擔心他們的健康,不停呼籲他們做好防疫措施,儘量不要去人多的密閉空間。

24日我們果斷將我的身體檢查延期,戴著口罩和手套直衝超市囤了兩週食物。我們打算遠離人群一段時間,邊觀望歐洲的疫情變化。

在超市時,只有我俩戴口罩在掃罐頭食物,其他人仍維持一般生活,一點也不擔心疫情。當時,我看見一位婦人流鼻水,他邊用一張小小、溼掉的面紙抹鼻子,邊用沾滿鼻水的手挑蔬果。

若在平時,我不會那麼在意他的行爲,但在非常時期,這驚悚畫面使我火速推著滿滿的購物車衝到超市的另一端。

滿載罐頭食物、傾倒露營車灰水、黑水和垃圾後,我們把露營車開到一個偏僻的免費停車場,開始與遠離人群的生活。

以前會抱怨我們的生活方式和個性讓我們太孤僻,但現在卻是我們的優勢。反正本來就沒有社交生活,只要戒掉喜歡外食、尋覓公廁和逛購物中心的習慣就好了,我們感受到落差並沒太大。

這周除一次去購物中心的藥局買保險套和洗衣服外,我們都過著離群索居的日子。最近的生活模式大概是這樣:

💻週一至五:

早上和下午做遠距工作,下午的休息時間做7分鐘鍛鍊和雙人瑜伽,晚上閱讀、學習、玩電腦遊戲和看電影。

⛰️週末:

星期六去爬山透氣。我們運氣不錯,因爲陰天,山上沒有人煙。週日休息。

在唯二與人群互動的經驗中,我們體會到當地人普遍對疫情的不在乎。

第一次,在購物中心只有我俩戴口罩,許多家長祖父母帶著小孩參加購物中心嘉年華,即使小孩到處亂跑,髒兮兮的手亂摸,鼻涕口水到處抹,人們仍一臉愜意地享受天倫之樂,那畫面好不驚悚。一位男生經過戴口罩的我們,竟故意對華衞的臉咳嗽,嘲笑我們杞人憂天。

第二次,洗完衣服後,戴著口罩走回fufu的路上,剛好一台車開過,裡頭的年輕女孩探頭出來對著口罩指指點點,不停嬉笑。

雖過於擔憂並將自己隔絕於人群外對身心健康不是很好,週遭人的態度和行爲卻讓我們不敢貿然恢復一般的生活方式,公共的密閉場所還是少去爲妙。

¡Hola!我是采妮!歡迎追蹤我的Facebook、Plurk、Instagram、Twitter喔!

杜康不只解憂,也會讓我寫作功力爆發,

飛速完成下篇分享。謝謝~

用啤酒打賞我吧!

Photo by Michael Amadeus on Unsplash


在疫情肆虐的歐洲,我們爲封城做的準備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