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書妙

嗨!你好。

湖城人

可能巨人在地上行走時,左腳用力蹬了一下,這片土地扎實地往地心陷落,成為如此低地。湖城的邊緣雖不是懸崖峭壁,仍然陡峻,通往平地的公路不得不蜿蜒,迂迴爬升。

無論當年拓荒者們如何起心動念走往至低點尋找生機,為了低窪荒蕪的湖城如今與平地無異的面貌,他們值得原生住民以及後來移民的尊重。

因為土地面積不足,湖城沒有機場。時至今日,進出湖城的交通還是不易。因此,湖城很少訪客。定居在湖城的居民有各自的理由,當我在這座城市穿梭,順道收集了住在湖城的各種理由。

有一類人是逃過來的,逃兵、逃學、逃婚等。並不是因為逃到了湖城就不會被找到,而是逃到湖城具有宣告的意義。「寧可選擇湖城!」是他們對於追逐者的吶喊。

有一類人是追過來的,追著逃亡者而來。湖城太小,藏不了一個人,當他們追過來時一定找得到想找的人。因此在湖城留下是他們對於逃亡者所展示的決心,恩怨情仇在此了斷。

有一類人是拓荒者的後裔,湖城是他們的故鄉,是他們一生無法承受的輕與重,他們的自卑與自大皆原生於此。他們壓抑了對世界的想像,選擇當安分守己的湖城人。

有一類人和當年的拓荒者一樣,他們帶著對湖城的想像,以及不算大的野心,走進了湖城。他們選擇湖城,其實和選擇平地上任何一個城市的動機是差不多的。剛好在湖城,所以我們認識了。

有一類人迷迷糊糊來了,迷迷糊糊住下,迷迷糊糊習慣了。湖城大多數的居民屬於這一類。

這裡是湖城,我是郵差

湖城的拓荒者

湖城中心的大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