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賴。」

陳智輝

這個有期限有時候會讓自己產生一種期待,但不太確定有這樣的期待是好還是壞

同理心的边界

陳智輝

「和自己不同的人相处并非易事,了解他们的故事意味着承受自己的价值观随时被撼动的危险,也意味着自己深以为然的信念可能需要重新审视。然而,只有敢于承受这样的挑战,不同群体才能展开对话,群体之间的关系才能从对立走向沟通。」

節錄筆者的這段話,有時候其實唯物主義者某種程度可能才是真正同理心的展現,因為他講自身拉出,具體的重新檢視自己及他人的價值觀,這樣的拉出,並且重新檢視,進而在建構出新的價值,進而能夠創造前進的可能,反倒唯心主義大多停留在個人的思維內。

「快樂。」

陳智輝

突然有種被打到的感覺,暫時說不上來,但成長的環境真的影響很大

「肯定。」

「質疑。」

陳智輝

雖然有些假話好聽,但其實心裡蠻害怕的,心裡渴望真話,但有時又被真話弄的有點受傷,但或許終究還是得面對,如果想要的是真正的看見自己了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