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期待。」

發布於

日期:2022.04.20

地點:高雄市

.

「做為人類,什麼才是我們最應該關注的問題?」

前幾天讀《湖濱散記》時,看到的問題,同時也問著自己。

.

好像也不曉得什麼才是真正值得關注的,甚至此刻該怎麼思考這個問題都不是這麼清楚。想著該怎麼思考這個問題的同時,也正面對著該如何應付自己的下一餐、下一個社交、下一個快樂或是下一個困難。

.

也許就是有太多的問題,以至於不曉得什麼才是最應該關注的。又或者從來都沒有問題需要被關注,只是好像很有道理的結論,心裡卻始終沒辦法被這個結論說服。

.

沒辦法說服,但感覺好像是答案,於是很努力的想做到不關注,不在意眼前看到的問題,但最終還是會忍不住地在意自己此刻的狀態,在意身邊的人跟自己的關係,在意自己生活的每一個發生。

.

「在意」某種程度象徵的是心裡其實有個期待,因為期待著「期待」能夠實現,於是在意著現實的生活,有沒有真的往實現的這條路前進。

.

但我真正期待的是什麼,好像心裡也不是真的這麼確定,從以前到現在,都只確定自己不想要什麼,也因為確定自己不要什麼,大多的心力都用在離開跟放棄。就算真的做了點什麼,本意都還是讓自己可以不用過回原本的生活為前提來做,努力的想要實現所謂的「期待」,但到頭來好像也只是讓自己不要過自己不要的生活而已,是不是真的靠近了「期待」一點,仍然不曉得。

.

大概就像不餓的時候,說著:「我不要吃不好吃的東西。」,不代表現在想要的是吃好吃的東西,理則學雖然說著雙重否定代表的是肯定,但實際的感受似乎不照著這樣的規則走。

.

有時候覺得是不是人生有太多種可能,所以即便有再多的否定,也不一定能換回一個真正的肯定。如果始終都不曉得什麼才是真正想要的,那些所謂的期待還是期待,在意的事真的該在意嗎?

.

想起前陣子跟K聊起以後該怎麼繼續做《走一段路,說一個故事》時,順便聊起了之前做《野營讀書會》的理念,聊起為什麼想做冒險治療,也聊起更早以前不停地帶朋友上山的日子。

.

「其實我只是喜歡大家圍在一起,好好吃頓晚餐,聊聊天,談談心的感覺。」

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最後突然這麼說。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